[【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而后从怀里摸出一枚龙凤重环的团佩来,与甘姬拿出的那枚竟是一模一样。

后找医官验过,甘姬确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而那段时间萧琥正忙于巡视各边郡……

甘姬豁然站起身来,也不求饶,望着萧元度所在,簌簌泪下。

一室鼎沸中,姜佛桑心道不好:“快拦住她!”

佟夫人转身怒斥甘姬:“贱妇!与人苟且事发,竟还妄想攀咬五公子,险些被你得逞!来人,将甘姬——”

“且慢!”萧元度将真得那枚团佩拿回,又将假的那枚于掌心把玩了一会儿,这才垂眼看向甘姬,“这赝品几可乱真,非是一日两日之功。当真是随口攀咬,还可称是一时糊涂,连玉佩都准备好了,显然是处心积虑。”

萧琥捉摸不透,萧元胤面色凝重,萧元牟索着眉头,萧元承身体不便没有跟来;

“这团佩是邬夫人家传之宝,明明只得一枚——”

之前传看过团佩的那些人纷纷表示愧责:“我等错眼,竟险些害了五郎五叔!”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不可啊父亲!”

姜佛桑暗示甘姬抓住最后一线机会,与此同时,余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场上诸人。

如此一想,众人的心思顿时微妙起来。

目光收回,继续看向甘姬。

甘姬攥着那枚假的玉佩,来回重复一句:“不,这是真的、是真的……”

两枚团佩被放在灯下,经过通玉之人仔细比对过,发现确有一枚为假。

他说着,目光扫过父兄所在,一声哼笑。

鲜血喷溅,尖叫四起。

姜佛桑眼睁睁看着甘姬倒在一片血泊中,死不瞑目,回到扶风院许久,仍然浑身僵冷。

被萧元胤与萧元奚齐齐拦腰抱住。

“五公子这枚是上好的羊脂玉雕琢而成,温润坚密、莹透纯净,年头也很是久远。而甘姬这枚,乍一看是羊脂玉,实际不过是素白玉,雕刻技艺虽称得上精妙,有几道却显粗浮……几可以假乱真,终究不是真。”

屏退众人,只留下菖蒲和幽草。

630shu ,最快更新姜女贵不可言最新章节!

萧琥回过神,噌啷拔出府兵的佩剑就要朝他砍来。

“可这团佩不是早就丢了……”

也是,作为萧琥后房中最受宠的一个,甘姬实在没必要自找死路,也没听她与五公子有什么冤仇。

“甘姬,你久处内宅,也不见召过工匠之流,这玉佩必是有人给你的罢?那人是谁,你只管实说,大人公在此,你若实在有苦衷,当争取将功折罪才是。”

指使甘姬诬赖五公子的会是谁呢?

五公子有少夫人作证,甘姬红口白牙,最要紧是提早准备了一样的玉佩,这是想做甚?难道她早就打定主意要诬陷……

“来人——”萧琥突然发话,“甘姬不安于室、诱引萧彪,将她——”

就连几位堂娣姒都没放过。

在一众为他求情的人面前,如此行径恶劣的让人牙痒。

甘姬蓦地抽出左侧府兵的配刀,横刀在颈,最后看了萧元度一眼,狠狠一划——

佟夫人一脸怒容,卞氏面露沉思,翟氏明晃晃的失望,郭氏则低垂着头……

不对,听五公子的意思,分明是有人指使。

本已明朗的局势,因甘姬之死和她腹中来路不明的孩子再次模糊起来。

萧琥脸色沉黑,没有说话。不过看得出,肝火已不似方才旺盛。

菖蒲:“婢子隐在暗处,一直守在后园入口,萧

私通之事就在一片血色中落下了帷幕。

场面一度陷入僵滞。

这话一出,堂上针落可闻。

“这……”众人呆住,“怎会有两枚团佩?”

“五公子!你既不肯认妾,妾也不怨你,妾会带着咱们的孩儿在黄泉路上等你!”

堂上乱作一团。

“阿母留给我的随身佩玉,我竟不知何时给了别人?”

“好了!”萧元度笑够了,这才抬手制止了这场混乱。

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甘姬。

“阿兄快、快跑!”

-

到此时若有人还看不出蹊跷,那不是瞎了眼、就是瞎了心。

姜女贵不可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