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景朝楚风丢去一个眼神,楚风心领神会,上前提溜起孙德海的衣领,一脚踹出山门。←←爱?阅?读шшш.lσveyùedū.cōm→→

    孙德海麻溜的在雪地里滚了一圈,脸上糊上一层泥浆,气得他脸上的横肉直抖,指着容景道:“好你个容景,你给我等着。”

    说完,狼狈的爬上马车,让马夫挥舞着手里的马鞭,朝着京城方向驶去。

    屠苏苏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不出声,她以为容景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夫,没想到他连皇后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果然低调的人都是不是好惹的。

    陆曜看见屠苏苏还处在一脸震惊的神情中,笑着走到她身旁,压低声音道:“容景是太后的人,连皇上都不敢拿他怎么样。”

    屠苏苏撅嘴,其实她并不在乎容景的身份,这是被人蒙在鼓里的滋味挺难受的,端着一副毫不关心的表情道:“我才不关心容大哥怎么样,毕竟人家的背景是我这等平头老百姓高攀不起的。”

    容景结束了诊治,刚松一口气,耳边就传来屠苏苏阴阳怪气的话。

    “你们俩有空谈论我的八卦,还不如怎么控制住这场瘟疫。”

    容景快步走到两人跟前,脸上愁云满布。

    “这场瘟疫来势汹汹,我用了许多方子也只能暂时控制住,治标不治本。”

    陆曜沉思,“我们不如把染上瘟疫的病人送到十里外的鸿安寺集中治理,不要让瘟疫扩散到京城中去。”

    容景点点头,同意了陆曜的提议,“这样也好……”

    很快,许家村的人都被送到了十里外的鸿安寺住下来。

    京城外聚集的难民,也同样被陆曜安排在了鸿安寺。

    人一多,麻烦就找上门了。

    三日后,原本还能控制瘟疫蔓延速度,而此刻犹如决堤的洪水卷集而来,越来越多的人染上了瘟疫,整个上京陷入一片慌乱之中,家家户户门户紧闭,惶恐不安。

    就连容景也累倒在病床前,染上了瘟疫。

    门外大雪纷飞,大地被掩埋在雪色之中,一片白茫,不见一点颜色。

    容景身子靠在枕头上,整个人瘦了几圈,惨白的脸色下,顶着两圈黑眼圈,眼球里的血丝凸出。

    尽管如此,容景依旧强撑着精神,翻看着手里的医书。

    “不可能,我明明按照医书上的药方子,怎么会控制不住瘟疫蔓延……咳咳咳……”

    容景情急得咳嗽起来,仿佛要将心肺咳出来一般。

    屠苏苏连忙上前拍了拍容景的背,替他顺气,“容大哥你别急,先把药吃了。”

    容景见屠苏苏手里端着的药碗,扬手毫不留情的将碗打掉。

    “我不喝,这药喝了也没有用。”

    屠苏苏看着碎了一地的瓷片,索性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

    “容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这瘟疫也许不是病症,而是中毒。”

    容景闻言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屠苏苏,“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看过所有染上瘟疫而死的人,我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是什么?”

    “人死后,在一个时辰内尸体都会产生尸僵现象,据我所验过染上瘟疫而死的人,都没有产生尸僵这种现象,就连三天前尸体依旧保持着生前的柔软。”

    容景蹙眉沉思,忽而豁然开朗,眉头舒展,认同的点点头,“我这些天一直忙着查找药方,控制瘟疫的方法,倒是忽视了已经去世的人。”

    其实屠苏苏觉得也很奇怪,这场瘟疫爆发到现在,按理说自己应该能看到无数的亡魂。

    可是屠苏苏自从待在鸿安寺,并从未看到一个亡魂出现。

    她甚至以为老天爷大发慈悲收回了金手指,可昨晚阿鸢冒着风雪来鸿安寺找她。

    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屠苏苏站起身来,看向一脸病容的容景,“容大哥,你若是信我,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这怎么能行,我堂堂一个七尺男儿,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儿家冲锋陷阵,快扶我起来……”

    容景掀开被子,艰难的撑起身子,欲起身下床。

    屠苏苏将容景推回床上,拉被子将他盖得严严实实。

    “你就放心吧!我能知道造成这场瘟疫的关键,背后自然有高人相助。”

    容景蹙眉,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屠苏苏,“不知是那位高人啊?”

    “打住……”屠苏苏看出容景想要套话的心思,“高人说过,我不能透露他的身份,所以你先好好的休息,我要回京城一趟。”

    容景看着屠苏苏胸有成竹的模样,心想着自己既然解决不了,不妨让屠苏苏试一试。

    “要不要我让陆曜帮你……”

    屠苏苏一听陆曜的名字,连忙打住,“还是算了,我跟陆大人八字不合,呆在 少卿大人的探案小锦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