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更何况萧承允的心思也不在看他跳舞,他越是不提这件事,这件事越会往他心上长,花洲的脾气实在太好摸清。

“阿洲,”萧承允亲了一下他的额头,“阿洲,太医要给你拔剑了,如果疼就咬着朕,好不好?答应朕,不能睡。”

“嗯,等阿洲好了,朕带阿洲去猎兔子吃。”萧承允按照太医的意思,一只手臂揽住了他,避免他乱挣扎,影响拔剑。

刺客蝙蝠似的从四周飞升而起,亮出刀剑,招招夺命。萧承允夺了把刀跟刺客拼武,刀刃撞出细碎的火花。

萧承允长刀侧出,将花洲护在身后。

禁军跪下请罪,萧承允瞬间暴怒道:“查!给朕查清楚!凡是有干系的人统统诛了九族!连同今日当值的禁军统领也一并拖出去砍了!”

他必须要全心全意的爱上他。

一个“美”字还没说出口,山中骤然射出暗箭,直朝他后心飞来!

萧承允把另一只手递到了花洲嘴边:“咬着朕。”

但只要稍微疼他一点,为他着想一点,他的心就会立即柔软下来。

花洲抓着他的衣领,紧咬着牙忍耐腹部的痛感。

萧承允一刀砍了持剑的人,接住站不稳往后倒的花洲。

太医被马颠的晕头转向,也一刻不敢耽误的往殿内跑,见了花洲身上的伤先是一惊,如果换了寻常人,这样深的一剑,定然没命了。

太医诊过脉,越发确定了花洲的身份不是人族。世间精灵很多,但未得道成仙,就算寿命长于普通生灵,会些法术,终究肉体凡胎,会伤,会死。

萧承允从不质疑自己的能力,他想做的事,就一定呢能做到。

花洲虽是灵狐,却从未行过害人之事,见萧承允左劈右砍,刀刀见血,躲在他身后吓坏了。

花洲这样的人,越是上赶着逼他做什么,他越是会倔着不点头,什么法子都不好使。

他欣赏着月下美人,拍手叫好:“阿洲真……”

萧承允握着他的小爪爪,应着他道:“好,既然阿洲不喜欢宝宝,那就不要了。”

萧承允没再继续说孩子的事,而是摸了摸他的头发:“阿洲最重要,不提了。”

萧承允捏紧了手里的酒杯,他一定会全心全意爱上他。

“花洲!”

萧承允抱起花洲,轻唤道:“阿洲,阿洲别睡。你听朕跟你说话阿洲。”

千钧一发之际,花洲没有思考就挡了过去,长剑骤然贯腹,一时间竟也没觉着疼,这会儿让萧承允接在怀里,才顿觉疼的厉害,煞白的脸上冷汗直下。

守在外围的禁军闻声迅速往温泉赶来,刺客听到脚步声手上的招式越发凌厉,花洲让剑光闪了眼睛,再睁眼却看到一柄长剑朝萧承允背后的空门刺去。

太医道:“皇上,臣现在要为花公子拔剑,但在此过程中,需要请公子保持清醒。”

花洲腹部的剑刺的很深,几乎就要把他薄薄的躯干刺穿,萧承允检查了一番,也不敢冒然拔剑,只能握着他的手,不停的跟他说话,等着太医来。

花洲又说:“我也没有不喜欢,宝宝小小的,很可爱……”

手指递到花洲唇边,他抬起眼睛,很入神的看萧承允的眉眼。他用凉凉的舌尖触了一下他的手指,牙齿轻磨了几下

萧承允飞快的往行宫里跑,命人快马去请了太医。

骨肉刺裂,一声闷响穿入人腹。

萧承允堪堪避过去,几个旋身到了花洲身边,牵住他的手。

好在禁军很快赶到,将刺客围剿。

他从没见过这么多的血,也没见过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去死了。

三色灵狐一贯的倔强高傲,只有他甘心丧尽灵力,情愿忍生子之痛,珠胎才能结在腹中,否则孩子是落不下的。

花洲吃力道:“不睡……”

花洲披了白纱,学着印象里舞女的模样在月下跳舞。

其实花洲自己也不知道,三色公狐孕育子女的关键,在于心甘情愿。

他跳的并不好,但柔腰细条,单是披着白纱,在月下水旁转几个圈也是极美。

萧承允虽然附和着他,眼里却落寞的很,看得花洲心里很难过。

花洲还想说什么,萧承允没让他说出来,掐了掐他的小脸道:“这么好的月光别浪费了,阿洲会不会跳舞,给朕舞一曲好不好?”

热血溅到他脸上一滴,他打了个激灵,躲在萧承允身后不敢乱动。

暴戾皇帝的美人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