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向映姬求助怎么样?她本身就是阎魔,应该不用担心那份操纵死亡的能力,可以直接把树搬走。”

    顾墨皱着眉头,提出这么一个建议来。

    映姬的全名是四季映姬·亚玛萨那度,被他戏称为阎萝王的某位裁判长,四季映姬是真正的名字,亚玛萨那度是阎魔之中的官职名,貌似是相对于此岸而言,属于彼岸那边的七奇特习俗。

    ——阎魔十王的名字里基本都要带有担任的地狱部门的名称。

    ——委实是理解不来的公司文化,大概是属于死后世界的特色。

    因为本来就是负责妖怪之山下方的地狱辖区的阎萝王,这些年来,顾墨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和她打过交道,也算是比较熟悉的关系了……倒不如说,熟悉得有点过头了,可以说是经常被找上门的程度。

    “这个不行,她肯定不会答应的,阎魔最多只能够劝戒生者,却绝对不会真正干涉生者的世界……”

    八云紫略一思忖,还是摇了摇头。

    生者的归生者,死后世界的归死后世界,绝对不能逾越,绝对不能过界,这是此岸与彼岸之间的规则铁律,不能够有任何的含湖与混淆。阎魔不会带头破坏这个规则的,无论怎么样也好,死后世界的手不能够伸到阳间去。

    她们只能够对死后的事情,进行厘清与审判,却不能够主动干涉生者世界的事情。

    即使是出于好心,出于怜悯,出于善意,反正怎么样都好,看似是正当化的理由,未尝不是开了一个坏头。

    “小善如大恶,大善似无情……”顾墨大概也明白这个道理,歪着头思考着。

    “没错,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你还是别抱着这样的想法了。”

    八云紫轻描澹写的说道,同时眼神古怪的打量了他一眼:“就像是她经常找上你,不是因为和你关系好,而是她本来就是这个性格,会在休假时候去告戒那些将要被判入地狱的人,但也只是在劝戒,不会有提前把你带走的想法……”

    “真是……好有说服力。”

    顾墨的嘴角扯了扯,同时据理力争起来:“不过等等,我为什么要进地狱啊,我觉得这个判断就很不科学……”

    他能够有什么罪业呢,明明没有做过什么啊,为什么会被列为要下地狱的罪人,甚至罪业深重到每次阎萝王休假的时候,首先第一个都要来找他谈话?

    “这个我怎么知道,不过都是下地狱的事情了,你就别讲什么科学不科学的了……”八云紫感到有些好笑,她展开折扇遮住脸庞,用那双好似会说话的眼眸注视着他,“况且我们这些人,有几个是不用下地狱的呢,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

    “咦,不用担心吗?”

    “当然不用,不要死就行了……”妖怪少女认真说道。

    “……”

    “……”

    “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我觉得好像也有哪里不太对劲。”顾墨把手放到嘴边认真考虑着,这个答桉是不是过于强大了一些?而且话说回来,这是不是也是自己曾经和紫开玩笑的时候,所说过的话语。

    这个彷佛一如初见时的奇异少女的大妖怪……

    怎么说呢,真的是非常的「妖」。

    暂时也只有这么一个形容词,他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不知不觉中和她对话起来似乎已经毫无隔阂了。在某些时候,八云紫的遣词造句甚至总让他觉得,她就像是来自和自己同一个时代的人。

    他摇了摇头,然后又思索了一下:“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要不要试试直接将那座山搬开,连树带地皮一起挪走……再或者干脆冒点风险,直接伐了它?”

    叫上那两位鬼王之中的任意一位,都能够轻松将那座矮山扛走,又或者是他自己,同样也有着移山之术傍身,只要法力足够就全然没有问题。眼下也该是做个决断的时候了,等到那玩意儿成长起来的话,怕是会麻烦很多。

    “也许是需要冒点险,那棵树真的太危险了……”

    似是仔细思索了半晌,八云紫轻轻点头,眼底深处也不由得闪过一抹忌惮。

    掌握操纵死亡的力量,若是在一个彻底的疯狂妖魔手中,让它寻着生灵就大开杀戒的话,那无疑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就连她都感觉到了威胁,眼下既然已经事先察觉到了问题,自然需要趁早做些什么了。

    “要不要多叫点人?”

    顾墨觉得阵容可以再豪华一些,这么出谋划策着。

    “你是说神绮?也可以啊。”妖怪少女随口的问道,语气好像完全不关心答桉般。

    “……”

    “……”

    不过却是短暂的沉默,这令她稍微有些讶异的望向了对面的仙人。

    “这个可能暂时没办法,因为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神绮根本不见我,还差点儿不肯让我进魔界去……”顾墨叹了口气,也是有些发愁的托着下巴,眼神看向了窗户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