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闻舟叩响桌子,头都快低到书上的同学一个激灵,瞬间清醒。

“救救你家可怜的鱼鱼吧,比如考试复习笔记……”此刻,能救他泽渝的,只有池闻岑了。

“没有笔记。”池闻岑从来没有所谓的学霸笔记。

“整理全部的笔记,时间是不太够了,给你划些重点,讲点易考的。”池闻岑说完,泽渝枕着他手臂舒服的都快睡着了,闭着眼睛,奶白的皮肤上点缀着黑色的睫毛,池闻岑伸出空闲的手,轻轻的拨弄了几下。

“走开,别和我说话了,我要笑出来了!”

一下课,泽渝扒拉着池闻岑校服袖子,“岑哥~”

“哈哈哈哈哈。”

“不麻烦。”池闻岑觉得被泽渝枕着的手臂,有些麻麻的,那股劲一直蔓延到胸口,缓缓的炸开。

而此刻,伟大的池学神居然说想要的话,他整理出来?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双标!

“你想的话,可以。”池闻岑发现他很少拒绝泽渝。

到了放学的时候,因为天气太热,泽渝买了一个冰激凌,打开家门,突然看到一个奶团子在他两步之遥的地方站着,泽渝慢慢的退了一步出来,确定自己没有走错门。

偏头看向池闻岑,和其他同学周边的气氛不一样,池闻岑这儿总是很安静,安静到孤寂。

泽渝嘟嘟嘴,把下巴抵在池闻岑小臂上,“那我怎么办……”他就算最近有好好学习,可量变还没有积累到能成为质变的程度,学习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

“老师,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其实是天生自带的学习免疫……天赋异禀吧,没办法。”泽渝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岑哥都给他开小灶了,他是不是也得帮岑哥做些什么呢?比如融入集体,多些笑容。

全班身体和心理都对考试没有任何感觉的,就只有池闻岑,泽渝都羡慕了,他要是学霸,他也不怕。

“免疫系统坏掉了?那你们也是从小接触学习这件事的,这么就把学习免疫掉了呢?”

泽渝真心觉得这个班不错,没有极品老师,也没有极品同学,都很好玩。

可听到后面,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他没有这样的待遇?曾经的他,就只得到了池闻岑的两个字,没有。

应该是泽渝之前给岑哥表白,现在影响他的思维了,不甜,不甜,一点都不甜,就是很正常的兄弟情,姜浩强行说服自己。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泽渝在他们池神世界里,简直就是个意外。

姜浩也为考试头疼,不出意外的话,这次考完,他就得被断网了。

“鱼鱼回来了?这是之前给你说过的孟阿姨家的

池闻岑以为他是想和班上的同学们搞好关系,毕竟之前的泽渝是被孤立的存在,现在的他身上难以找到之前的影子,但可能以前的经历带来的影响从来没有消失。

“我们免疫系统已经坏掉了!”角落里一个男同学大声喊道。

“那我可以把你划的重点分享给别人吗?”泽渝睁开眼,满眼期待。

对于泽渝想法,姜浩曾经也是有过的,所以听到他们池学神说没有笔记,他完全不惊讶。

池闻岑被小奶音叫的心都酥麻酥麻的,面上却丝毫不显,“怎么?”

姜浩想,他是不是不正常了,居然觉得后面这两位相处日常有点甜甜的?

泽渝头发软哒哒的垂着,池闻岑给他理了理,撤手之前还揉了揉,“想要的话,可以给你整理。”

旁边还有人窃窃私语,“文化人就是不一样,一个上课打瞌睡,人家一年四季都安排上了。”

“你们就贫吧,反正考试你们是逃不掉的。”闻舟耸耸肩,考试的又不是他,他是无所谓的。

“我都佩服那些上课睡,下课睡,白天睡了这么多,晚上也能继续睡的同学,一年四季,春乏,秋困,夏打盹,冬眠,就没清醒过。”闻舟一番话,有同学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闻舟是个很有趣的语文老师,也是一个和同学们很处得来的班主任,不过,有同学就是听到老师声音瞌睡就来,老师声音如同催眠曲。

闻舟听同学们嚷了一会儿,示意他们安静,“这么躁动?你们从小就接触考试,这么多年了,还没免疫?”

“鱼鱼,会说就多说几句!”

泽渝可爱歪头,左半边的脸全部枕在池闻岑小臂上,双眼亮亮的,睫毛像把小羽扇,翩翩而动,长长的,还有些卷翘,“会不会太麻烦了?”

【穿书】学霸的专宠小怂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