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新一期《大同月报》出炉,各大酒楼纷纷购买,然后让识字的伙计念给食客听。

    这也是招揽生意的一种方法,而且特别时髦。。

    店伙计站在板凳上,端着报纸摇头晃脑念读:“月末朝会,皇帝与大臣论及律吕。《尚书·尧典》有云:禹舜……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律度量衡,四者国之大事也。秦始皇虽统一度量衡,而律吕向来有所偏差。《礼记·礼运》有云:故圣人作则,必以天地为本,以阴阳为端,以四时为柄…”

    店伙计越念越晕,字他虽然都认识,但连起来就有些搞不懂了。

    酒楼大堂的食客,也多听得迷迷糊糊,只有少数人能理解是啥意思。念到后面,二楼的贵客,也纷纷走出包厢,倚着栏杆听店伙计读报。

    “据钦天院数学院,诸博士、硕士、学士验算,《史记》于律吕记录有谬,或太史公誊抄错误耳,确值为《梦溪笔谈》所载……今特更正之,并告诸天下。”店伙计念到这里,隐约感觉自己念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轰!”

    大堂里一片哗然,读书人纷纷发声。有人对数学馆破口大骂,认为司马迁不可能弄错,也有人想回家自己验证。

    “着令钦天院数学馆,协助礼部修正律吕。现行法尺,依修正之律管而修正,

    天下田亩已丈量者不变…”

    少数几个懂行的士子,当场惊得站起来,然后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才好。

    律度量衡,是连在一起的,律吕可不只是音乐那么简单。

    黄钟的律管必为九寸,而测量长度的尺子,就依黄钟律管来定标准器。历代都有标准器,各地官府以此制造地方标准器,民间又按地方标准器制作尺子、秤砣等等。

    明代的中央标准器已经找不到了,各地的标准器都有误差。比如一尺,有的地方32厘米,有的地方33厘米,甚至还有31厘米的。赵瀚之前丈田,用的是江西吉安府的标准尺,每尺大约32.6厘米。

    现在钦天院数学馆修正律吕,那就以修正后的黄钟律管,确定真正的国家标准尺寸。

    这不会干扰民间丈量和买卖,因为必然存在误差。但标准尺寸必须统一,礼部会制作标准器,下发到各地官府作为参照。

    与此同时,报纸上还说,重量单位接下来也会制定标准器。

    各地的律度量衡,只允许小范围误差,错得太离谱的全部取缔。特别是当铺、

    票号之类,其尺子、秤砣、秤杆都要检查,一旦误差过大必遭惩处。

    店伙计还在念报纸:“钦天院掌院萧时选,开创数学微积分之术。加官……太子少保?”

    突然间,全场安静。

    太子少保,属于三公三孤里的最低级加官。可一个研究算术的,居然能加官三孤?

    店伙计嘀咕道:“我也会算术,算账可快了,咋就不给我封官呢?”

    “微积分是啥?”一个读书人问。

    同桌之人说:“我怎晓得?”

    有食客大喊:“店小二,报纸上可有说,什么是微积分之术?”

    “有有有,我立马就念……念,”店伙计突然苦着脸,“不知怎念啊,我读过三年小学,数字倒是都认识,可这些符号就跟鬼画符一样。这太子少保,还真不是寻常人能做的。”

    有个食客跑过来,目光往报纸上一扫,自言自语道:“果然跟道士画的符箓近似,这位萧博士,必然学究天人。想必那微积分之术,暗通天地至理,是传说中的奇门遁甲一类。”

    又有食客扔下筷子跑来,看了报纸之后说:“今后天下道士,恐怕都想来南京拜师,把这微积分秘术给学会了。搁在以前,此必为传男不传女的密辛。而今皇恩浩荡,将秘术公之于报纸,天下有缘者都可以领悟。”

    “你悟到了没?”有人笑问。

    那食客摇头,再看一眼报纸:“此秘术与我无缘,估计要灵根深厚之人才能看懂。”

    旁边这人说:“钦天院的萧掌院,想来出自道家一脉。和尚只会念经,可不会画符…”

    “谁说的?我老家的和尚就会画符。”当即有人反驳。

    …

    翰林院。

    钱谦益手捧着报纸,痛心疾首道:“太子少保啊,太子少保啊,竟被钦天院抢了先。咱们翰林院,也该加快进度了,《明史》的编撰不可再慢慢吞吞。”

    去年冬天似要病死的张溥,如今再次活蹦乱跳。他笑着说:“牧翁眼红了?”

    钱谦益矢口否认:“谁眼红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编修《明史》自当全力以赴。”

    王调鼎已经外放地方大员,钱谦益顺利升为翰林院掌院。他对此颇为得意,换在大明朝,这个职务是有资格入阁为相的。

    可惜没高兴几天,隔壁钦天院就闹出大动静。

    什么是微积分,钱谦益搞不明白,但 赵瀚赵贞芳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