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沈方卓来不觉才华横溢人,愿意一辈子充当他人马前卒, 车前兵——恩情岂能羁绊猛虎?

——看似疯狂,实则这是在旋涡狂『潮』中,最明智应对措施。

“家主还有言,不论是沈家还是苍狼部族,亦或者是雪域其他部族,若有能协助我,护少爷平安离开者,仇家愿东洲茶道赠送与他,以作酬谢。”略微一顿,她视线移突兀木王子,“若不需要茶道,仇家还能出手,在三年间,寻回有兽神圣骸。”

她后续话一出。

如果贸然踏进雪原营救,就会引发世家联合冲击。如果不来营救,任由嫡系最重要小少爷沦落蛮民之手,对任何世家大族来说,都是一赤//『裸』//『裸』羞辱,不亚于宗祠被人放火。

“家主大人命令我,与诸位一同前往图勒部族,参加万神节, 迎回小少爷。若小少爷有任何闪失,不论原因为何,不论犯者为谁,扶风仇家以扶桑十日发誓,定举族之力以血深仇。”雁鹤衣抬起眼,眉宇间杀气凌厉。

剑气扑面而来,沈方卓神『色』不变,但后背已然瞬间渗出一层冷汗。一直心怀怠慢突兀木王子皱了皱眉,稍微正视起这被沈家主事恭敬中原女子。

突兀木与沈方卓在一边等候。

仇家掌权者们,显然已经察觉到威胁家族地位旋涡风波。

——那是仇家最重要经济命脉!

更何况,仇家震慑十二洲名望基石,奠定在他们“牵一发动身”狠厉,凶悍上。他们能固守第一世家这么多年,便仰仗这种可怕宗族关系,令人忌惮。任何一丝迟疑犹豫,都会立刻引起四方豺狼猎豹反扑。

进雪原救不是,不进雪原不是。

“不惜一切代价。”

沈方卓惊控制不住神情。

检视一遍信筒口复杂青铜烙纹, 扶桑木上气息九神鸟,确认九鸟变化位置无误,拧开信筒, 倒出来自东洲回信。

“不死不休。”

第四十二章

雁鹤衣接过信。

赤鳞龙纹松木鞘内,陡然炸开一道清戾剑鸣。

既然仇家如此郑重,那指定然不是一两条茶道,而是掌控在仇家手下部茶道。

短暂震撼过后,沈方卓迅速醒悟,险些为仇家这疯狂到极点手笔叫好。不,他们不是疯了,他们明是清醒到了极点。

疯了。

东洲产茶,产名茶。

面对这种困境,仇家干脆另辟蹊径,开出惊世筹码,以此来买小少爷平安返回——“东洲茶道”和“兽神圣骸”一出,仇家名望就最大程度保住了。哪怕后续,仇少爷真不幸遇难,他们能以此为借口,容肃清仇敌。

名望,对世家来说,不亚于生命。

一秃鹫盘旋几圈, 落到一赤铜『色』胳膊上。苍狼部族王子突兀木解下秃鹫脚上信,它递给冷若冰霜雁鹤衣,过程没有往信上看一眼, 更没有让沈方卓碰到它。以此保证它完好无误。

“士可杀不可辱”。

十二洲近六成茶叶出自东洲,东洲近六成茶叶出自扶风。以扶风仇家为中心,形成茶道商贸网,被称为“黄金罗”,意思是往来茶叶如黄金一般,流四面八方。一条小型茶道,足够支撑起一小世家有开支。

雁鹤衣语气和缓下来。

真疯了。

一念头划过他脑海:仇家疯了!!!

耐心等到雁鹤衣折起信, 沈方卓方开口问道:“雁姑娘,仇家主意下如何?”

沈方卓半点都不信世家真能为纨绔倾尽力。

比起沈家几位嫡系子弟都不逊『色』太少。

可惜,东洲仇家,横扫人间第一世家震慑实在太大,他这几天不动『色』试探, 不仅没能让雁鹤衣『露』出半点马脚, 反而还引起了对方警惕。为了不打草惊蛇, 沈方卓不不按捺下替家族招揽天才心思。

然而,在仇家, 她竟然是那位小少爷护卫。

雪松绵延在灰『色』调山脉。

沈方卓不『露』痕迹地观察雁鹤衣脸『色』,不放过任何一丝神情变化——不不说, 东洲第一世家底蕴, 实在令人惊叹。以雁鹤衣修为,放到任何一宗门里, 都绝对是年轻一代天骄楚翘。

且不提后边“兽神圣骸”是什么虚无缥缈东西,单就一“东洲茶道”就已经足够让十二洲一起疯狂。

揽山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