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想不起来。

徐老爷子嘴里的高小子,也就是她的哥哥,是她妈

美老年,也就是茅山上清派请神一脉的真人,徐琴泉徐老爷子冲穿着病号服的少女扬了扬眉毛。

要不是他见机快,拦了那高小子一会儿,他都怀疑这当哥哥的会找机会直接一脚踹死那抢劫犯。

她这辈子也叫桃桃。

姓柳,随的母姓,全名柳桃桃。

就在桃桃一脸恍然大悟的时候,外头一个慈爱中带着些促狭的声音响起。她抬头看去,一个熟悉的帅脸从单人病房的门后漏出来。

……这人怎么回事?

但是身体告诉她,躺平两个多月没动弹,想什么有的没的呢?赶紧洗洗睡吧!

不为别的,主要是再搭一个好人进去不值当。

……到家了。

“就你那两下子,打个人还把自己魂给拍没了,好意思说自己聪明哦!”

“我说呢,我小时候那么聪明,画风和别人都不一样。”

甜度直追五条悟的奶茶含糖量。

穿着时髦卫衣,脚踏运动鞋,头上却扎着一个道士髻的美老年背着手,以完全不符合他仙风道骨气质的脚步,溜溜达达地走了进来。

再次醒来,人有点酥。

至于会出现这一系列事情的原因……

这老头子他就不管了,毕竟冲孕妇伸手的人渣,活着就该让他受罪。

不过,和在杰的身体里时不一样,她顺顺畅畅地躺了进去。在一瞬间的沉重感之后,另一种温暖如潮水般袭来,就像是在疲惫了一天之后,躺进被妈妈晒过的蓬松被窝,那种软软的、仿佛让她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感觉瞬间抚平了她所有迷茫不安的神经。

精神上的饱满和身体上的疲惫让她整个人都有点割裂。精神告诉她,她很好,现在就可以下去绕着医院住院大楼跑个三圈。

25

桃桃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就像一团还没完全凝固的果冻,又像是时常被她自己捏成团的能量球,在未知力量的作用下,捏吧捏吧,塞进了一个容器之内。

桃桃觉得有点委屈,但生理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让她提不起一根手指去表达自己的反抗,只能随着对方的意思,沉入深眠中。

原来这波啊,她是人生重开!

她悟了。

别人家的小盆友还鼻涕和泥玩的时候,她已经拽着她妈的衣摆,认真催她。

紧接着,就是她被阿戈摩托之眼吸引,星体、也就是灵魂穿越了空间跑去五条悟那里,被他的无下限弹开,钻进夏油杰的身体里面。

“哦哟~现在知道讨好啦?行叭,谁让我就吃你这套呢!”

少女干笑一声,讪讪地喊道:“爷爷~”

就……挺神奇的。

不过,就算这样,那抢劫犯进去了依旧不会有好日子过。

嗯,就是年纪大了点。

……还以为自己是刚穿越,看见杰回一趟家就苦夏ptsd发作,吓得直接往他脑子里塞了二十年份的记忆。

哦,对了,她落在身体里的记忆也全想起来了。

桃桃忍不住露出牙疼的表情。

要多买几套房!

简单的概括一下,流程是这样的。

黑暗再一次袭来。

“怎么样,要不要我替你向高小子求求情呀?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

一个低沉且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怜爱地轻声抚慰,桃桃能感觉到头顶有一双略带粗糙的大手轻轻抚过。

她努力地想要睁开朦胧的睡眼,想要去聚焦那个站在她床头的人。努力了半晌,好不容易感受到一点光,就听见一声低笑,原本顺着她长发的手就轻轻落在她眼皮上。

是谁呢?听起来好熟悉啊!

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睡吧,睡一觉醒过来就好了。”

“哥哥啊……”

上辈子的她死了→变成意识云雾→遇到古一大佬→(不知情)被塞了一个维度→(不知情)被送去投胎→虽然没喝孟婆汤但记忆还是被大佬封印了→出生、长大到15岁→出门逛街遇到抢劫犯,练了几年功夫就jio得自己能行→一巴掌拍过去,结果却用出了星体投射→无意识中用出的能力不受控,抢劫犯没事,自己的意识被弹出去了。

在咒高成为至尊法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