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歌手达利乌斯∶【这个华夏人英文不好,建议重读社区大学,颠覆乐坛?不,你只能颠覆你的婴儿床。】

    墨西哥裔音乐制作人伊曼纽:【站在一个音乐制作人的立场,我希望有创造性的专辑出现,但我们都知道,不可能再有,因为现在是2024年,不是1924年,哦对我们都知道,有一个人不知道。】

    作曲人奥滕西:【噢我的上帝,快来看看,有人神志不清醒。】

    大西洋唱片公司首席信息官拉杜【唱片市场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在音乐没发售出来,没人能够预料会发生什么,一个人太傲慢,就是毁灭的前兆。】

    说唱歌手穆里德【《花言巧语的歌手》】

    等等言论。

    拉杜其实说得有道理,专辑成不成功得看风云莫测的市场,但大西洋唱片旗下艺人在发售歌曲时类似宣传用过不知道多少次,多少有点双标。

    对于说唱歌手能马上写出一首diss歌曲,别觉得奇怪,骂人的话张口就来很正常,至少不少说唱歌手能办到,好像霍尔曼也可以。

    「谁让这么高调,也是活该。」霍尔曼幸灾乐祸,他本来也想写歌diss,可考虑到好友雷特昂是铁杆歌迷,霍尔曼忍不住,但忍不住了不代表他不看热闹。

    霍尔曼心情愉快地浏览着对楚枳的攻击,突然想到什么拿起手机瞅了瞅,情绪又开始爆炸:「法克,臭狗屎,为什么日料还没有送到,他难道是走路给我送过来?」

    日料是美利坚挺受欢迎,并且基本是中高端市场,外卖的话随便一点就是五六十美刀。

    他打电话把餐厅臭骂了一顿,店家连忙道歉,解释因为在路上出了车祸,所以耽搁时间。

    「你是在责备我,因为我点餐他才会出车祸吗?」霍尔曼第一反应。

    店家有点懵,他完全没这意思,紧随其后是电话那头传来语速犹如上膛冲锋枪的责备。

    「再有半小时,我要看见我的日料,狗屎谢特。」霍尔曼喷爽了,然后用这样一句话结尾。

    挂断电话,霍尔曼还用手机定了倒计时。

    没拿到外卖的前提,霍尔曼的行为也真不怕别人送点手脚?

    」该死,雷特昂是华夏歌手的忠实粉丝,他看到这些言论不会出问题吧?」霍尔曼开始担心。

    打电话过去问也不是霍尔曼的风格,点开雷特昂的推特账户,没任何动静。

    思来想去为了朋友,霍尔曼作出了一个违背自我的决定。

    霍尔曼:【开幕式有过一次见面,楚是个天才歌手,而天才都希望改变世界,我不认为有野心的展望是需要被批评的观点。】

    欧美唯一公开站出来支持楚枳的,居然是完全没交流的霍尔曼,也是十分荒诞的事儿。

    推特上诸多歌手和娱乐圈人士下场,让楚枳新专辑的热度飙升,就好像失控的毛驴拉都拉不住。

    有人呵呵看笑话,有人期待,有人认为雨我无瓜。

    楚枳和经纪团队这一波属于「求捶得捶」,可别以为这样做只是为炒作。

    炒作只是一方面,飞哥制定目的还包括,提前引发不满。即楚枳一个华夏人,销量打败了小天后吉巴尔迪,世界杯开幕式表演又力压贝尔和梅根,咋这么能呢?

    即便现在不引爆,等新专上一个台阶,迟早也会遭遇一轮莫须有的进攻,所以飞哥才出此下策。

    经纪团队也经过激烈讨论,主要是汪袁完全不同意,因为这种宣传方式艺人肯定会收到互联网的压力和指责,大王身为妈妈粉要是乐意才怪。

    既然现在宣传按照计划进行,证明汪袁最终还是被说服。

    还有()

    一件有趣的事,发声的很多都是少数族群的人,比如奥滕西是拉丁族裔,而达利乌斯是黑人。

    种族平等在美利坚的含义现在是「我的种族要受到平等待遇」,或是「因为我的种族,我要受到超额待遇」。

    「计划很成功。「飞哥语气带着些许兴奋:「万国我们冲一千万销量,达成自15年,首次破千万的专辑!「

    「飞禽,我知道你很激动,但你先别激动,专辑还没发呢。「老钱道。

    擅长取外号的老钱,把秦飞反过来直接变成飞禽。

    公司还差个走兽,否则就有飞禽走兽组合,老钱没满足恶趣味有点小遗憾。

    」我不激动,我一点不激动。」飞哥语调一转,激情澎湃地分析∶「霓虹贡献两百万张不多吧南韩贡献一百五十万张不多吧然后毛熊国五十万张,亚洲其他国家两百万张,这里加起来就六百万。」

    「欧美那么大,还达不到四百万?况且我们这次多出阿拉伯市场、拉丁美洲市场,手里边全是王炸。」飞哥越分析越觉得自己有道理,最后斩钉截铁地道:「如果到不了千万,我把这个显示器嚼来吃了。

    老钱看着飞哥手指的显示器,那是祁秋的电 开局顶流的我怎么会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