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人寂,梵音佛语。【梦幻之境】

    宝历小僧依旧为僧,虽时有心魔难泯,但好在得狂笑月歌指点,终于再获新生。在宝历小僧心中,狂笑月歌可为自己第二恩师。惟念大师当为授业恩师,狂笑月歌则是点拨之师。

    宝历本来年轻,严格来说,本性也不坏。只是当他的能力迅速变强之时,他的心境却并没有跟着提升到相应的境界,所以他才会乱性入魔。最后以至于自己做了什么,究竟干了好事,还是做了坏事,自己都根本记不得。

    幸好,狂笑月歌及时指引,将他从走火入魔的边缘,再次带回了正途。虽然,宝历小僧现在也没有完全消除心中的魔魇,但是至少他暂时明白了,如何能控制自己体内的魔性。

    倭寇重新上岸,一路烧杀劫掠,比之以前更为疯狂。宝历终究是个出家人,于是便独自留了下来,要亲自超度这些荒野亡灵。只是让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沿途竟陆续有人遇害,他只能一一将他们安葬,然后替他们超度魂灵。如此两次三番,他自然便和狂笑月歌等人越离越远,最后完全失了他们的行踪。

    然而,宝历小僧倒也不是十分在意,相比狂笑月歌等人,宝历小僧此行的目的,显然又大不一样。

    宝历小僧自知杀孽太重,于是并不想再生杀戮。他能静心下来,将这些冤死之人,全部安葬超度,对他一个有罪的小僧人来说,已经是无量功德了。

    深林之中,梵音不绝。

    宝历小僧又陆续安葬了几人,其中有中原武人,也有贫民百姓,更有烧杀的倭寇。在宝历小僧眼中,众生一切平等。不管是他生前有德、有罪、还是庸碌无为,在佛家眼里,都一视同仁。

    宝历不想让任何人曝尸荒野,于是便都将这些人的尸体,全部找个妥当的地方安葬了。然后潜心打坐诵经,替他们超度魂灵。

    修为的提升,不在于能力无限增强,关键在于一个人的胸怀,有无包容世间善恶的度量。

    小和尚今天也不知超度了多少亡灵,更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对于这些亡灵,有无任何益处。他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只有自己心安理得,善念才会永存于心。

    宝历小僧看着这些入土为安的人,他终于用自己的方式,将他们一一超度,心下略觉释然。这是他一个出家人,能为他们做的力所能及的事,也是他惟一能做到的。

    宝历小僧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小和尚,他并没有阻止世间一个恩怨的能力。换句话说,这世上的任何一人,无论你多么有本事,多么自负,多么心高气傲,你永远无法阻止世间的恩怨纷争。

    因为,自从世上有人的那一天开始,恩怨纷争便已经存在,并且永无休止。

    没有纷争,除非世间没有了人。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宝历小僧朗一声佛语,这一场法师,便算是了结。

    他还要继续前行,不为厮杀,只是赎罪。

    宝历小僧才走两步,忽然觉得天地之间,传来了一阵异动,就好像天地之间,似有无尽的恶魔,正往自己这边而来。

    杀气,无尽的杀气。

    这凶戾之气,曾经在宝历小僧自己身上,体现得十分凌厉。然而,他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了杀气,但是这股杀气,却是从天地间不知名的地方,突然袭卷到自己身前。

    “魔道佛陀,来则是缘!来则相见!小僧有礼!”宝历小僧并没有转身,只是淡声说道。

    他现在也不知道,这股杀气,究竟来自哪个方向?他只是知道,这杀气比自己入魔之时,还要强盛不少。

    宝历小僧现在身形高大,而且肤色粉红,跟他初入江湖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其实,他到了逍遥门之后,本来他就可以见到自己的恩师。可是他却一直躲在暗处,不敢跟师父相见。

    这次正好趁着有倭寇为乱,他才借口先行出来,目的也就是避开师父惟念大师。

    他的变化,竟是脱胎换骨,他不知道师父还能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杀!”

    突然,深林之声,杀阵漫天,似有无数敌军冲阵。然而守阵的之人,却只有宝历小僧一人。

    宝历小僧已经私下立誓,有生之年,绝不再行杀戮。只要自己还有理性,便要一直守此誓戒。

    自己立誓,自己守戒,自己控制,自己监督,这是对自己的负责。

    小和尚双掌合十,却是微笑看着四方,只见向他冲杀过来的敌人,正是手执倭刀,以及另一些奇怪兵器的倭寇。

    纵然是倭寇,对于小和尚而言,他也不想再行杀戮。

    人,犯一次大错,便对此讳莫如深,不敢再犯。

    早有四名倭寇,提刀从四个方向,直劈小和尚而来。小和 剑中影之十大剑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