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桂花开始和江祺讲述她想起来的记忆。

    和老约翰升二星时只想起了一些莫名其妙零散失的片段记忆不同,冯桂花的记忆大多十分完整,能够串联起来。

    老约翰的记忆就像是一块拼图,每想起一些就拼上一些无关紧要的图片,最关键的那几片藏在最后,必须要到升三星的那一刻才能知道这个拼图到底是什么。

    冯桂花的记忆就像是一册画卷,只不过这册画卷是从尾缓缓展开,一步步展到头。倒着看确实有些麻烦,但也不至于看不懂。

    冯桂花想起来的记忆,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艰苦的中年岁月。

    冯桂花所属的世界基本和江琪现在所属的世界差不多,算是一个没有太大区别的平行世界。除了有道士有鬼魂,没有建国之后不能成精的规定之外,就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冯桂花生于1931年,死于2012年,人生的大部分都是在艰苦奋斗中度过的。

    “那时候真的是苦啊。”冯桂花一脸怀念地说,“我家老头子就是个标准的庄稼汉,大字不识几个,除了种田什么都不会。胆子还小,不敢进城接零活,怕被骗,怕路上被抢。老了之后要不是为了迁就他,我早就和我家老大进城享福了。”

    “我当年又漂亮又能干力气还大,能挑谷子,能下田,还手巧。缝缝补补做衣服什么的都不在话下,村里谁家姑娘嫁人要做新衣,都会拜托我来做。”

    “我还有一副好嗓子,唱歌好听,十里八乡的谁家有个喜事都想请我过去唱两嗓子。”

    “我家老头子怎么命这么好娶了我?”

    江祺:……

    冯奶奶,回忆就回忆,夸自己的部分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其他人想起自己过去的记忆,都是感叹生活的不如意,怎么轮到冯奶奶就是感叹自己过于优秀了。

    “不过我家老周人确实也不错。”冯奶奶话锋一转,又开始夸老伴的优点。

    在冯奶奶絮絮叨叨,事无巨细的讲述下,江祺大概了解了冯桂花所属世界和自己的世界有什么不同。

    冯桂花所属的世界建国比较晚。

    冯桂花的世界一直到她四十岁以后才建国,在那之前一直都是军阀割据,成分混乱的平行民国。比汪杏花的世界平行民国要好一些,至少冯桂花这边没有邪修只有正统的道士。

    冯桂花这个世界的道士们各个武力值爆表,跟个侠客一样,仗剑走天涯,路遇不平之事能相助就相助,在民间口碑相当好,老百姓们什么事都爱找道士帮忙。

    不过外面世界的纷纷扰扰和冯桂花没有什么关系,她和她老伴所居住的村子在山里,一直到八几年才修路。在那儿之前想出村进城里,就至少要靠脚走3~4天的山路,这也是为什么冯桂花的老伴不愿意进城打工。

    路途实在是有些远,还有极大的概率遇上强盗,没必要为了农闲的时候几个月的工钱把自己的命搭上。….因为不敢出村挣外快,冯桂花一家只能开荒耕地。

    在冯桂花目前想起的记忆中,她和她老伴都没有亲人,冯桂花猜测他们两个可能都是孤儿,以他们两个的出生年份,是孤儿的概率还挺大的。

    因为家中没有长辈和兄弟姐妹的帮衬,开荒就只能靠自己。在家里只有一个半壮劳力的情况下(冯桂花算半个),周老头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开垦了二十几亩农田,每天辛苦耕种。

    天刚亮就起来趁天还凉快去地里干活,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休息一两个小时,然后再顶着大太阳干活一直干到太阳完全落山,实在看不见了才回家。

    在这样年复一年的高强度劳动的情况下,冯桂花和周老头养大了三个儿女,给了他们自己能给的最好的生活,最后留在村里安享晚年。

    “你们小年轻可能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新布有多精贵。”冯桂花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们两边的世界不一样,很多东西没法等量换算。”

    “我们那边到死之前就有智能手机了,唉,就是我再晚死几年没准还能玩到vr游戏,不知道我家老头子玩到了没有。”

    江祺:“……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周爷爷可能不太爱玩游戏。”

    江祺刚刚听冯桂花说那么多,感觉周老头这辈子除了干活就是用收音机听戏,智能手机都出来了还是喜欢用收音机听戏,远远没有冯桂花潮。

    “我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布,你是不知道当时村里的那些人有多羡慕我。”

    “我家老周每年都会用卖粮食攒下来的钱,拜托村里冬天去城里打工的人给他带块新布。每年都要给我买块新布做衣服,年年都有新衣服!”

    “就连村长家的女儿也不可能做到年年都有新衣服呀,她爹每年给她买个新红头绳就不错了。”

    “我家老周还会把鸡蛋省着给我吃,夏天还会下河给我摸鱼。这老东西就是有什么好的都想着我,也不想想平时卖力气最多的是谁,每次都得我生气他才吃。 从剧本杀店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