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玄出手了,以混沌神草为剑,施展混沌剑经,散发出无尽的混沌剑气,朝对面的徐子林杀去。

    混沌剑气杀伐无尽,攻击力无与伦比,似乎能噼开混沌,荡灭世间万物。

    对面,徐子林面色凝重,第一时间祭出星魂吞天兽。

    吞天兽庞大无比,横亘在徐子林面前,大嘴一张,释放出无尽的吞噬之力,有吞噬日月星辰之威。

    周玄的攻击横扫过去,被吞天兽吞到嘴里,荡然无存。

    吞天兽吞了周玄打出的凌厉攻击,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叫。

    它没有受伤,反而变得躁动起来。

    外面观战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这徐子林果然比那芈非强上一截。上一场,周玄只用一剑就伤了芈非,但现在,周玄一剑之下,这徐子林一点事情都没有。”

    数以万计的修士在场外围观,长老殿的长老们在观战,女帝宫天璇女帝也在观战。

    他们很想知道,周玄和徐子林到底谁更强一些?

    当然,他们更多的是对周玄的表现感到震惊。

    周玄更年轻,而且境界更低,能杀到现在,和徐子林交上手,就足以说明周玄的不凡。

    母庸置疑,周玄就是这一次大比试最大的黑马。

    为了增加趣味性,有修士还开设赌局。

    之前,有人就把赌注压在周玄的对手上,结果输得裤衩子都不剩。

    至于那些喜欢买冷门的人,把赌注压在周玄身上,结果赚得盆满钵满。

    主要是由于周玄的存在感太低,以前他们根本就没见过周玄。

    不了解,所以不信任,结果就估错了周玄的实力。

    战场上,吞天兽大嘴一张,吞掉周玄打出的无尽剑气之后,再次出手,祭出可怕的吞噬之力,打算把周玄整个人吞掉。

    对此,周玄面不改色。

    他不慌不忙,祭出充满混沌气的混沌神草,主动迎了上去。

    “天哪,周玄的星魂被吞了。”

    混沌神草被吞,进入了吞天兽的嘴里,这一幕,震惊无数人。

    他们都觉得,周玄输定了。

    就连徐子林也是这么认为,周玄没了混沌神草,那战斗力就会大不如前,如何跟他斗?

    然后,他还来不及高兴,就发现自己的星魂吞天兽发出痛苦的哀嚎。

    只见吞天兽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显然是无法消化混沌神草。

    混沌神草被吞,不但没有被毁,反而生命力超强,直接扎根在吞天兽的体内,以吞天兽的力量为食,开始疯长。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吞天兽的气息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

    最后,混沌神草重新从吞天兽体内长出来,比之前更加茂盛。

    星魂吞天兽受损,一口热血从徐子林的嘴里喷出来。

    他没想到,周玄的星魂混沌神草那么强,居然吞之不死,还反过来以吞天兽的力量为引,消灭了吞天兽。

    他刚吐完一口热血,周玄便挥剑斩了过去。

    周玄这一剑,古朴、悠远,大气磅礴。

    一剑过去,不但斩碎了徐子林身上的铠甲,更是斩得徐子林跌落空中。

    最终,徐子林倒在地上,已经是奄奄一息。

    周玄缓缓落下,站在徐子林面前,一脸的镇定自若。

    徐子林已是半死,但周玄连力气都没有耗尽,状态依然很好。

    “我败了。”徐子林带着血,说出了这句话。

    他哪怕败得不甘心,也得接受现实。

    最终,九长老宣布,这一场比试,周玄取得最终的胜利。

    他看着周玄,内心也震惊。

    周玄表现得这么亮眼,这是要冲击最强神王的宝座啊。

    长老殿,一众长老们看到取胜的是周玄,也极为震惊,久久无语。

    周玄的优秀,已经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不知道,还有谁能在神王境上打败周玄。

    女帝宫,天璇女帝的胃口忽然好了起来。

    她吃着桃花饼,美目转动:“学了那么厉害的剑法,居然还不告诉本帝,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帝了?”

    她和周玄在风雪城相处了好几年,后来哪怕周玄在镇妖塔内,她也会时不时关注周玄。

    只是她也不知道,周玄什么时候学了那种了不得的剑法,真是太奇怪了。

    “学了那么厉害的剑法,居然不告诉本帝,看本帝如此收拾你!”她狠狠地咬了一口桃花饼。

    接下来的比试已经不多了。

    周玄再打两场,就能登顶最强神王的宝座。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既然天璇女帝让他好好表现,他自然要表现得最好,亮瞎那些长老的狗 不科学签到:我在镇妖塔苟到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