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好的,两位请稍等,很快就好。”索菲亚接过容姝递过来的礼服,带着助理去包装了。

    傅景庭和容姝就坐在沙发上等。

    等了大概十几秒,傅景庭看着身边的女人问道:“一会儿想吃什么?”

    “我还没有想过,你呢?”容姝摇头回道,然后反问。

    傅景庭面带轻微笑意,“我都可以,你喜欢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这样啊。”容姝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思索一会儿到底要去吃什么。

    思索了两分钟,她眼睛一亮,激动的说:“要不,我们一会儿去吃南江菜怎么样?”

    “南江菜?”傅景庭挑眉。

    容姝嗯嗯了两声。

    傅景庭看着她,“可是南江菜出了名的酸,你确定你吃的习惯?”

    南江那边是柠檬等各种味道比较酸的农作物的最好生长地方,所以连带着南江那边的饮食习惯,都比较偏酸。

    很快外地人去那边旅游,根本吃不惯那边的东西。

    所以南江菜,也被誉为华国十大难吃菜系之一,还是高居榜首的位置。

    由此可见,南江菜对于除了南江人以外的人来说,有多不受待见。

    “我吃的习惯。”容姝知道傅景庭在担心什么,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还挺爱吃南江菜的,不过海市南江餐馆比较少,所以我平时也很少吃。”

    “挺爱吃南江菜?”傅景庭眯眼,“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爱吃南江菜了?以前信上你也没有说过。”

    “我一直都挺爱吃的。”容姝笑着回道:“只不过我爸爸不喜欢,所以容家的厨师很少做,而且这种事情,又不是多重要,所以就没写在信上,再加上这几年我也没有吃过南江菜,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

    傅景庭微微颔首,表示明白了,“好,既然想吃,那就去吧。”

    “真的去吗?”容姝这会儿反而犹豫了起来。

    傅景庭轻笑,“怎么?不是你说要吃的吗?现在要去了,你怎么又纠结了?”

    他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我不是纠结。”容姝没好气的把他作乱的手拍开,“我是担心你啊,就像你刚刚担心我那样,担心我能不能适应南江菜,我也担心你能不能适应,万一你不能,我难道要让你饿着肚子看着我吃啊?”

    这种缺德事,她可做不出来。

    傅景庭见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心里软得几乎要化成了一汪水。

    “别担心,只要不是太辣或者太甜的,我都可以适应,再说,虽然南江菜是出了名的酸,但也不是没种菜都是酸的,我可以不点酸的,所以你不要考虑这些。”他抓起她的手,亲了亲她的手背说。

    容姝想想也是,也就不再纠结了,一把抱住他的胳膊,“那行,那我们就去吃南江菜,我知道南江菜有哪些不酸,而且味道还非常好,到时候,我帮你点怎么样?”

    “好啊,那我今晚的晚餐交给你了。”傅景庭微抬下巴。

    容姝笑着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放心,不会饿着你。”

    “我相信你。”傅景庭侧头看着她,眼神宠溺,但心里,却有些复杂。

    他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还爱吃南江菜。

    要知道,顾夫人的娘家就是南江的。

    也就是说,顾夫人在未嫁给段兴邦之前,就是土生土长的南江人,虽然现在顾夫人的娘家已经落魄了,并且搬离了南江去了国外。

    但是顾夫人依旧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南江一次。

    而且据他对顾夫人的了解,顾夫人好像也很喜欢吃南江菜。

    那容姝一个生长在海市的人,却喜欢吃南江菜,显然是遗传自顾夫人的。

    虽然她的长相跟顾耀天和顾夫人谁都不像,只像顾家已经去世许久的老夫人。

    但是她说表现出来的诸多爱好,却像极了顾夫人跟顾耀天。

    如果被顾夫人和顾耀天发现,说不定还会重新怀疑她的身份。

    “在想什么呢?”容姝站在傅景庭身前,弯腰在他面前挥着手。

    傅景庭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神恍了一下,从思绪中回笼,“没什么。”

    他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他的胳膊,从他身边起身了,并且还提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身边还站了索菲亚。

    “没什么?”容姝微微斜眼,“你觉得我信吗?刚刚叫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呢,连索菲亚老实包装好礼服送过来,你都不知道,你再发什么呆?”

    “真没什么。”傅景庭站起来,主动接过她手里的礼服,微微一笑,“在想一些集团的事而已。”

    “很重要吗?”容姝连忙关心的询问,“要是很重要的话,你......”

    “不重要。”傅景庭截断她的话,“重要的话, 傅总夫人又闹离婚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