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什么笑?”

    就在这时,一声厉喝响起。

    龚力威势十足的扫了一圈在场的新兵。

    “怎么,你们的战友被罚,很开心吗?你们也去跑五公里!”

    一众新兵的脸色顿时变成了苦瓜色。

    说话不能说,笑都不能够笑吗?

    见到这些新兵似乎并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龚力掰了一下手指,发出一阵脆响。

    “哟,这一届的新兵胆子挺大啊,才刚来第一天就不服从命令了。

    再过个几天,岂不是得骑到老子头上拉屎了。”

    看着龚力这仿佛要吃人的严厉目光。

    一群新兵脸色一苦,不敢再触龚力的霉头,只能够乖乖的去跑步了。

    九个班长以及龚力这个排长,就看着新兵们绕着空地不断跑步。

    “都怪你们两个话多,害的我们这些人一起受罚了。”

    一个新兵跑到陈铭面前后,很是埋怨的说道。

    要不是陈铭,他们也不至于第一天来就要被罚跑。

    陈铭笑了笑,没有反驳。

    反正自己在新兵里面的名声已经够差了。

    其他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陈铭也知道。

    不管他说不说话,龚力都会找个由头让这些新兵跑步的。

    这在军营里面算是惯例了。

    新兵来了之后,别的不说,先给个下马威。

    这样,以后才好管教。

    当然,即便没有之前陈铭的事情,龚力也肯定会挑一两个典型,杀鸡儆猴。

    但是现在有了个陈铭这只鸡,倒也没必要去整其他人了。

    一群新兵稀稀拉拉的在操场上跑着步。

    也有一些人想着偷懒,半跑半走。

    然而,只要他们稍微慢一点,就会有一个班长上来踹他们一脚。

    “没吃饭吗?一个个跟个娘们似的,这才到哪呢?”

    新兵被班长踹了一脚,顿时疼的龇牙咧嘴,但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快速跑起来。

    九个班的班长和龚力这个排长就站在操场边看着新兵们跑步。

    只要有哪个掉队的,就上去给一脚。

    新兵们叫苦不迭,但也不敢反抗,老老实实的跑起来。

    但是,这些新兵毕竟没有经过系统性的训练,韧带都没拉开。

    才跑了两三公里,就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基本上跑一步走三步,边跑还边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阵酸痛传来,他们甚至想直接躺在地上了。

    不过一些常年干农活的,倒是还好一些,能够勉强坚持的住。

    几个班长见到新兵蛋子速度慢下来,虽然皱起了眉头,但也没再上前踹人。

    毕竟这才刚来第一天。

    跑不完五公里也很正常。

    “排长,我看要不算了吧,五公里对这些新兵来说,确实是有些多了。”

    一个班长跑到龚力面前开口说道。

    “哼,这怎么能够算了。

    这才刚来第一天,我说了要让他们跑五公里,要是我现在说算了,那以后说话还能不能算数了?”

    “这都是些新兵蛋子,不跑也行,但是,就算是用走的,甚至是用爬的,也得给我爬完这五公里。”

    龚力坚持道。

    而在所有新兵之中,表现最为突出的自然就是有着特种兵体质的陈铭了。

    相比起其他速度已经慢了下来的新兵。

    陈铭依旧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甚至都没有出什么汗。

    “高明辉,对不起,连累到你了。”

    陈铭跑到高明辉身边,低声说道。

    “大哥,你这说的啥话,俺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天天跑十几里路去割猪草,这算啥。”

    “倒是你要小心点了,俺看排长对你意见大着嘞。”

    高明辉倒也没有责怪陈铭的意思。

    他也明白,进来当兵,肯定是要被整的。

    整不整他没关系,只要部队给津贴就行了。

    陈铭点了点头,心中暗道。

    高明辉这个朋友,能处。

    “放心吧,不用替我担心,我也练过几年武,一般的事情难不倒我。”

    高明辉听到陈铭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过想到陈铭家里那么有钱,练过武似乎也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行了,我加速了。”

    陈铭说完,便直接开始了提速。

    很快,陈铭就超过了在自己前面的那些人。

    一马当先的跑在了队伍的最前列。

    跑在最前面的这些新兵突然感 违背祖训:开局选择去当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