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你说你,这啥眼光啊,挑谁不好,非挑一个最尖酸刻薄的?”

    “我看那梅姐的样子,就知道她是个身上有故事的姑娘。

    就你这几斤几两,要是不被拒绝,那才奇怪呢。”

    “该说你蠢呢,还是有勇气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白,现在被拒绝了,傻了吧?”

    “节哀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有几个人嘲讽,也有几个人安慰了段小龙一下。

    段小龙这才缓过神来,即便是像他这么厚脸皮的人,此时也感觉有一些尴尬,捂着脸说道。

    “我这不是脑子抽了吗?看着铭哥这么大胆的亲嫂子,也想大胆一次。”

    “唉,人家是已经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的。铭嫂更是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追着铭哥到了部队。

    他们什么情况,你什么情况?”

    “真的是,心里一点数没有。”

    “别伤心了,多大点事嘛……”

    一群人一边安慰着段小龙,一边回到了宿舍里面。

    回到宿舍里面,段小龙还坐在床上发着呆,一脸的失魂落魄,别人喊他,他也完全没有回应。

    别人不理解也很正常,段小龙喜欢上梅姐的原因也没有多复杂。

    单纯是觉得这梅姐有些像他娘,他娘在他几岁的时候就走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挺缺母爱的。

    只不过,这人生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了,还是让他挺受伤的。

    陈铭看到段小龙这丢人的样子,摇了摇头。

    “至于吗?不就是表白失败吗?又不是活不下去了,看你那样子,是不是还准备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听到陈铭的话。

    段小龙这才回过神来。

    站起身。

    陈铭还以为这小子真准备做傻事呢。

    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段小龙凑了过来。

    一脸殷勤的问道。

    “铭哥,我滴亲哥啊,教教小弟怎么追女孩子吧?”

    “只要铭哥您帮小弟解决了终身大事,下辈子,小弟一定当牛做马报答你。”

    “还下辈子,你搁这白嫖来了?”

    陈铭白了段小龙一眼。

    而此时,听到段小龙的问题。

    宿舍里的其他人也都凑了过来。

    一脸期待的看着陈铭。

    其实刚刚在打雪仗的时候,他们也对同一组的女兵产生了一些好感。

    训练了这么几个月下来。

    在这偌大一个军营里面。

    他们平常基本见不到别的异性。

    就算是一头母猪放到他们面前,他们怕是都会觉得眉清目秀。

    更不用说,一些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大,活泼青春的女兵了。

    他们虽然不至于,像段小龙那么糊涂。

    直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白。

    但是心里,也多少是起了一些心思的。

    “铭哥,您是怎么追到嫂子那么漂亮的女孩的,传授我们一两招呗?”

    “对啊,咱都是一起生活几个月的战友了,兄弟有难,你做大哥的,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吧。”

    陈铭也没有吝啬,大大方方的把自己上一辈子丰富的感情经验传授给他们。

    “男人想要讨女孩子喜欢。

    最基础的条件。

    只有三个:高,富,帅!”

    “副班长,你这话说的,你直接念你自己身份证号得了呗。”

    听到陈铭的话,有人无语的吐槽道。

    “你们还听不听的了?不听我就不讲了。”

    陈铭瞪着眼睛说道。

    “听!听!刚刚谁说话打扰铭哥思路的,把他赶出去。”

    几个人连忙答道。

    “我说的这三项条件,只要有一项满足,都是一个大大的加分项。

    不过,就算三项条件都没有,那也没关系。

    你们要坏。

    不能够一副老实人的样子。

    尤其是,不能够当舔狗。

    要懂得拿捏对方的心理,要学会拉扯……”

    “铭哥,什么叫舔狗啊?”

    有人很快抓住了陈铭话里的重点。

    疑惑的问道。

    “舔狗的意思就是,明明对方对自己没有好感,还一再地放下尊严,用热脸去贴冷屁股的人。

    这样做,绝大多数的情况,都是没有办法收获爱情的。

    甚至只会让对方更加反感,最终,只是感动了自己而已。”

    违背祖训:开局选择去当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