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韩老仙对此并不知晓。

    只见他全身玉片绽放耀眼光芒,许平正觉刺眼时,那韩老仙却已经冲上前来。

    「死——」

    韩老仙一声大喝,刹那间,其周身所有的白光,仿佛吞噬了世间的光芒,许平眼前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而在那黑暗之中,又有毫毛般的微光,从四面八方亮起。

    这些微光,仿佛一根根银丝冲来,速度极快,瞬间将许平包围。

    许平快速后退,全身金光毕现。

    在这些银丝的尖端,分明是一个个极小的利爪,从四面八方想要将他撕碎。

    强悍的护体金光在这些利爪面前,宛若纸湖的一般被瞬间撕碎,许平吩咐赤果的少女,站在原地,被这些银丝触手瞬间包裹。

    「封印!」

    在银丝的包围之中,许平轻吐一声。

    顿时,周遭的银丝瞬间破碎,包裹周遭的黑暗。

    许平面前重现光明,韩老仙依旧站在原地,惊愕地看着他,「不可能,为何你能破了我的玉尸手!」

    「呵~」

    许平轻笑一声:「破你的玉尸手又有何难,就连你这具玉尸体,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一层窗户纸罢了!」

    言罢!

    许平果然如同他说的一样,远远地朝韩老仙伸出一根手指。

    轻描澹写地伸出一根手指,仿佛不带丝毫的力量,就这么在虚空中一戳。

    韩老仙也确实没有从这根手指上,感觉到丝毫的法力。

    「都!」

    一声轻响。

    胸前的玉片破开一个小孔,紧接着,摧枯拉朽般席卷开来,全身的玉片纷纷破碎,化作晶莹的粉末,在空中无情地消散。

    玉尸体被破,韩老仙呕出一口鲜血,惊恐地看着许平:「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许平自然不会解释给他听。

    方才画出的数十道地煞令,被这绿色的玉瓶吸收之后,又进入了韩老仙的身体,本就仿佛炸药一般。

    而许平做的不过是引爆它而已。

    韩老仙玉尸体被破,浑身气势大减,对许平诡异的术法,极为震撼。

    他虽然不知道许平究竟做了什么,但隐隐猜到,一定是和此地的香火有关。

    韩老仙停止了小玉瓶吸收香火之气的行为,自查全身,果真发现在体内有残余的缥缈气息。

    他正待清除体内的残留,但许平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在此冲了过来,运转全身混沌之力,逼出一点心血,凝结在指尖,点向韩老仙的胸口。

    绝圣诛仙!

    只要这一指命中,韩老仙即使不死,也无力再战。

    但就在这危机关头,韩老仙展现出了不俗的战斗经验,他暂时压制体内的参与的地煞阵的气息,环绕着他飞舞的小玉瓶在此刻,陡然前冲,恰好迎上了许平指尖的那一滴心血。

    这绿色的小玉瓶,能够容纳天地万物。

    他自信即使是许平的这一滴心血,也能拦下。

    「爆!」

    许平一声大喝,心血并未接触到小玉瓶,便在他的指尖爆炸开来,席卷而去的气血之力,顿时将韩老仙撞飞,没入香火之气中。

    虽然提前引爆了这心血,牺牲了一部分的威力,但也让韩老仙错误地判断了威力,完全落入下风。

    秉承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许平借助着前冲的速度,紧紧跟随,冲向韩老仙进入黄雾之中的方向。

    刚刚没入香火黄雾之中,许平便感觉一阵飓风迎面而来,他连忙起手招架,一个八卦青光出现在面前。

    「砰!」

    一声闷响,临时祭起的八卦青光,登时粉碎,但也挡住了这一击。

    许平定睛一看,只见忽然袭来的是一个玉白色的触手,触手顶端生长着一颗和韩老仙一模一样的头颅,好似传说中的美女蛇一般。

    只是这头颅上,却是狰狞的僵尸模样,长长的獠牙从嘴边伸出,此时正在空中狂舞,令人不寒而栗。

    许平看不见韩老仙的身影,只能看到这诡异的触手头颅,但这触手从香火黄雾中伸出,那相比韩老仙也必然在那儿。

    说时迟那时快。

    许平完全不理啃噬而来的头颅,破开香火黄雾,就要对着隐藏在那儿的韩老仙,再次施展绝圣诛仙。

    以他全身的气血之力,大概还能施展两次绝圣诛仙。

    若是两次之后,再强行施展,必然要因气血贵乏而死。

    一滴心血出现在他指尖,指指戳向黄雾之中,那里隐隐有一道身影。

    却不料许平手指刺出,却忽地看到,又有一颗触手连接着头颅,从黄雾之中飞出,许平这一指正好点在那头颅的额头之上。

    「彭!」

    这一颗狰狞的头颅,轰然炸开, 我在九叔世界开棺材铺的那些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