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昊在水晶宫,这一住,就是两个多月。

    祸水蒲团裂痕中的佛光金气,虽然正渐渐消失,但风昊仍无法通过灵材,将其修复如初。

    归根结底,还是他现在境界不足以驱除那佛光金气。

    老龙王倒是试过一次,但莫名其妙的,他的灵力不但不能驱逐金气,反而像为其充能一般,差点气得风昊跳起来打人。

    两个月来,风昊虽没能把那蒲团修好,倒也托了它的福,对刻阵画法更有心得。

    有那么几次,在唐枫不注意时,风昊甚至可以单纯凭阵法困住唐枫三息。

    仅以自身些许灵力,引动天地之气画地为牢,能困住唐枫三息!

    风昊做梦都差点笑醒!

    这还是在他不怎么“主场”的水下,要是上了岸...

    或许也是因为风昊乾卦定序阵法太过匪夷所思,被困住的唐枫愈发不服。

    与遨冰切磋得也就愈发频繁,激烈...

    也就是水晶宫家大业大,两个月来的损失,怕是凉广城十年的税收,一般人可扛不住。

    风昊看着眼前的祸水蒲团,见逐渐水灵起来的它,面上柔光水嫩,光滑异常,脑中总是不自觉地想到玉蒲团,继而便是肉蒲团...

    两个月来,他和老龙王的关系,倒是愈发紧密了。也不知是否那句“天下色友是一家”的作用。

    不过风昊对这话,多少是有些不认同的。至少作为他风昊来说,与独角兽(uni控)们,就绝不可能志趣相投。

    也不知是否老龙王的破天分水棍引起了什么滔天巨浪,遨游的三姐,遨冰,最近总是会在与唐枫切磋后,挺着轩然大波四处晃悠。

    时不时地暗示风昊,将她手中那杆烟管给拾掇拾掇,升个品啥的。

    风昊也是从唐枫那里知晓,原来遨冰的法宝,正是被她当烟管的凌烟波峰,乃是当年大禹治水,某可定海神针的针头。

    见唐枫时常与遨冰切磋,风昊大致也能拿弄清这优雅美颜成熟的会所老板娘是个什么性格。

    既然唐枫与她有缘,风昊也不在意帮她把法宝升个品。

    这天,遨冰为了表达“感激”之情,特地在寝宫设宴,招待风昊二人。

    几轮酒下肚,遨冰便提出,想要与风昊切磋一番。

    只是二人刚刚摆开架势,准备“大打出手”的前一刻。

    整个水晶宫,甚至东海竟然微微一颤,随后岸边十里出,连起三个漩涡,将周围鱼虾蟹蚌,尽皆卷了去。

    遨冰面色不善地看着东倒西歪的珊瑚茶几,珍珠蚌桌,一时心烦,挥手招来个蟹将,耳语几句。

    那蟹将点头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遨冰的性子,并没有半分冰的意思,优雅起来仪态万千,暴躁起来,那也是性如烈火。

    此时被人搅了切磋雅兴,当时收枪,转头就走。

    风昊也乐得省事,毕竟,他如今是精雕坊药丹部当家技术顾问,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呢。

    此时此刻,东海之滨

    一身高不足一米五,脑袋顶俩丸子头的半大娃娃,着一件大红肚兜,正舞着一条血红绫带,在海中耍得不亦乐乎。

    周围几个寻常人家打扮的男女,聚在一起说说笑笑,而红绫卷起的鱼虾,落雨般洒在海滩之上,引得附近百姓奔涌而至,抢夺不止。

    那娃娃见了,哈哈大笑,舞红绫愈发卖力起来。

    过不多时,海面平起千层浪,一金甲鬼面的巡海夜叉,踏浪而起,惊得周围百姓跑的跑,哭的哭,更有的直接跪在地上,连连叩首。

    夜叉踏浪而至,瞥了眼猝然死掉的虾蟹鱼蚌,微微皱眉,指着那娃娃问道:“娃娃,得了法宝,得意并无不可。”

    “好歹莫在咱们家门口耍弄,舞得地动山摇吧?”

    那娃娃外头斜眼,见四下百姓跪夜叉不跪自己,顿时来气,怎么着?哪吒爷爷,不够威风?

    “呔!丑鬼!小爷哪吒在此洗澡,哪个轮得到你跳出来指手画脚?!当真是不知死活!”

    夜叉一听,顿时大怒,横死的水中生灵暂且不说,哪有在别人门口刷大刀,搅了个地动山摇,反而理直气壮的?

    “小崽子,你可知道,你闹得是哪家宅门?”

    哪吒手掐腰,红绫连甩,再搅起漫天浪涛,“哪家?就是天王老子家,又如何?”

    “俗话说得好,话不投机半句多!丑鬼!速速受死!”

    哪吒话音刚落,顺手由脖上撤下一圈,照着夜叉兜头就砸。

    那夜叉也是忍着脾气与他说理,没想到对方丝毫不讲理?

    堂堂东海水晶宫,竟让个小崽子给欺负着了,这还了得!?

    想到此处,夜叉挥起三股叉,“龙王头上动水!小子好胆量!看叉!”

    本欲荡开哪吒抛来金圈的夜叉,也在那一声“ 疯神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