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梦幽看着那个正好卡进去的地方,心里其实思考,到底要不要将那工具放在上面。其实她并非是不愿意相信谢一燃,只是对她而言,心中难免有所怀疑。那工具,正正好好的夹在上面,难道不是特意设下的陷阱吗?

    不过,她再想想,便知道自己刚才所想的绝对不可能。这样的密室之内,怎么可能还有什么陷阱?即便是真的存在陷阱,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直接将这密室之内,所有逃离出去的通道都锁住,让人困死在这密室之中,不比设计一个陷阱要好得多?

    浪费自己的心机去设计一个陷阱,真的得不偿失。所以,在季梦幽想到了这些之后,大胆的将那个工具,恰恰好好的放在那个卡进去的地方。然后,轻轻稍一用力,在工具的特殊设计之下,那两面墙壁从中间的夹缝向外面扩张开来。

    紧接着,似乎是唤醒了什么机关。只听见机器的轰隆隆的齿轮声在响,然后两面墙壁开始飞速的向两侧移动。面前出现了一条通道,在谢一燃的一声令下“跑”之后,季梦幽甚至来不及捡起来掉在地上的那个工具,就被谢一燃拉着手跑了出去。

    贵妃紧随其后,因为看见了谢一燃主动去拉住了季梦幽的手,将她快步带了出来,于是还恶狠狠的瞥了一眼谢一燃。然后,她说道:“谢一燃,你做人也不能这样吧!明明知道,即将遇见危险,让季梦幽快跑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提前告诉我一声?还特意只抓了季梦幽的手,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说的双标!”

    谢一燃微微一笑,刚想说话,只听见身后那两面墙壁,又一次的恢复了原状。然后一声啪哒,那两面墙壁变得严丝合缝,那个没来得及捡起来的工具,已经被两面墙壁快速的聚合力,咔嚓一声,便被毁掉了。

    几人瞬间变得沉默了起来,谢一燃再说起话来,也不是回答贵妃的问题,而是一句很严重的话。他说:“看见了吗?墙壁恢复原状了,那个工具就被两面墙壁强大的压力作用下,迅速夹坏了。再听着里面机械的声音,那意味着密室存在的意义不在了。所以,自毁机关启动了。”

    “什么?”谢一燃这一番话,倒是没让贵妃怎么样,反而让季梦幽吓了一跳。自毁机关启动了,可此刻谢一燃,为什么又如此沉着冷静。难道,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吗?又或者,对谢一燃而言,他已经想到了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

    不管怎么说,等到季梦幽自己安静下来之后,她也没有那么紧张兮兮了。至少,这时的历史趋势没有改变。所以在历史的趋势之下,将来的谢一燃一定会平安无恙的登基称帝,君临天下的。既然已经知道未来的结果如此,那季梦幽又为何要紧张呢?

    事情的结果,即便是过程在困难,但在最终的时刻,一定是好结果。她看着谢一燃,开口问道:“王爷,你说这些话,心里不着慌不着急的,是不是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了?如果有办法的话,就快些说出口吧!那自毁机关启动了,此刻可不是说着玩的,我们现在正处在危险之中啊!”

    谢一燃微微颔首,还是不紧不慢的回答说道:“着什么急?自毁机关毁掉的是那间密室,又不是毁掉这整个地方。皇室的先人们,早就预料到了会出现此刻的场景。可是,他们又不能够让这整个第七处地点,只存放一回皇室金库的钥匙吧?等到一切结束之后,还得回来继续存着钥匙呢!所以,怎么说也不会真的毁掉所有地方,又何必着急?”

    这么一说,好像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可是,如果之后再进来这处地点,来存放皇室金库的钥匙,是不是要将那间密室重新复原?这其中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还有时间,恐怕也不是轻易可得的。季梦幽盯着谢一燃,那么一刻,她觉得他说的又对又不对。

    无奈瞥视,贵妃朝着谢一燃撇嘴。她才懒得管这些事情,只想得出最重要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她们应该如何离开这里?

    她先瞥着几眼谢一燃,而后才缓缓的转移视线,移到季梦幽身上。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开口问道:“我不管你们两个究竟在谈论什么,我也不管你们两个究竟决定做什么。我只想问,接下来我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离开这第七处地点。你们可别忘了,我们从那里进来之后,看了四周可没找到任何出去的线索!”

    这话,犹如一颗沉重的石头,落在季梦幽的心头上。她想着刚来到第七处地点之后,她们也确实去四周寻找了,也确实没有找到离开的通道。所以,才有了那个墙壁裂痕,温度低的很还有那间密室的事情。那么真的,找不到离开的道路了吗?虽然历史的趋势没有改变,可此刻想到这些,季梦幽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了。

    她盯着谢一燃看去,不得不说,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过去,三个人什么都没做。这就是真正的浪费时间,虽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间了,但是季梦幽猜测,大概还没有到晚上的饭点。还是那个理论,到了饭点自己会饿,饿了之后,肚子就会咕咕叫。此刻肚子还没咕咕叫起来,说明还没有到晚上的那个时刻。

    只是,时间仍旧一点一点地流逝着。面对虚无的时 重回摄政王的心尖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