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最后使用了与坊主类似的能力,透支了自己的力量,导致时限过后,产生了巨大的反噬。

    他虽然没死,但整个人像一块烧红的碳,皮肤已经到了碰一下就掉渣的程度。

    要不是于晓及时为他输送灵力,恐怕在路上也已经死了。

    由于这次考试伤亡惨重,几乎所有的弟子都被送去了青丹峰的药阁,宇阳由于受伤太重,专门为他空出了一间房,绘制阵法疗伤。

    夜间,他的房内出现了一道人影,循声望去,看见是于晓端了一碗药,走了进来。

    宇阳现在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了,就是看着吓人,但灵脉已经在修复中。

    于晓进来,将碗放在桌旁,雪亮的刀光乍现,就在宇阳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已经人头落地。

    -------------------------------------

    颈间剧烈的刺痛经过了几秒钟的滞后,才传向了宇阳的神经。

    昏暗的车厢中,突然一阵意义不明的数据流出现,渐渐幻化成一个人形。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休闲装,有着少年人独有的青涩,正一脸骇然地摸着脖子,确认了几遍才相信,自己的脖子还好好的在身体上。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眼前的操控台。

    于晓不仅没死,还变成了自己原本的模样在操控台附近重生,看样子他现在还算是td_01号,只要核心没损坏,无论死多少次,都能依靠这里的数据重新活过来。

    他又想起最后的一刀,喉结艰难的动了动。

    操控台上提示现在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三点钟,不知道疗养院中的情况怎么样了。

    之前他带走了顶楼的“恐怖分子”,惊动了那里的守卫,估计现在他们已经把整个疗养院上上下下全搜了一遍吧。

    想到这里,于晓决定出去看看。

    一方面是了解一下,这边的世界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另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天古派的鬼域对这里是否造成了影响。

    虽说他现在还是投影的状态,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找回了记忆的他,在鬼域里已经不再受规则影响,成为了一个拥有身份的局外人。

    所以可以选择利用td_01号的特性,顺着网络爬出去,也能像现在一样,直接伸手推开门。

    “咔...咔...”

    金属大门似乎受到了破坏,已经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流畅的打开。

    宇阳只好从缝隙中钻了出去,走廊中的景象让他眉头微挑。

    喂喂...他是估计外面的情况不会很好,但也不至于糟到这种地步吧?

    原本还算干净整洁的地面上,已经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机械残骸,有的还在抽搐,近看还能看见蓝色的电弧。

    墙壁上也都是裂痕,可以预见这里曾经发生了多么激烈的战斗。

    难道是顶楼那些守卫,为了找到“恐怖分子”,一怒之下屠了整个疗养院吗?

    他顺着楼梯开始往上走,渐渐的,他开始发现了问题。

    虽然这是一间为机械提供服务的疗养院,但怎么可能没有一具人类的尸体呢?

    这么多机械,不可能一点都不反抗吧?在他印象中,就有不少攻击力极强的存在,难道...

    于晓想起了肯,难道这里的人类死后,都会像肯一样,被房子吸收?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脚下的地面,真的是一栋房屋吗?其实他该不会是在什么怪物肚子里吧?

    现在他已经来到了四楼,黑刀已经握在了手中,可惜凭他的实力,灵识只能覆盖在周身一米左右的距离。

    尽管如此,他还是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谨慎。

    很快,四楼就被他走了个遍,前面的房间,就是“育婴师”的屋子了。

    这间屋子的门显然也遭到了强力的破坏,整扇门都向房间内倒去。

    于晓悄悄靠近房门,里面的一幕,让他瞳孔微震。

    他曾经来过育婴师的房间,当时除了墙壁上有一个控制她的装置外,可以说是空无一物。

    但此时,这里正摆着密密麻麻的“机械卵”。

    看起来应该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用外面的机械零件改造过,依稀还能看出原本是属于那些家伙的。

    虽然造型上,机械卵只是看起来是卵的样子,但是实际上,由于金属零件本身的造型不一样,所以他们也有大有小,棱角分明。

    只不过这些东西顶上都会像模像样的安装一些五官,但ai系统应该是已经没有了,这些五官都在无意识地做着翻白眼或者咔咔咔地张嘴之类的动作。

    因此,房间中也充斥着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

    随着于晓的靠近,他也看见在 我在科幻世界里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