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人炼化真形后,往太玄大泽联络周潇,一起前去寻找神木族。

    神木族,妖族十三族系之一。芝草灵参之属,琼花仙药之流,皆不为神木。

    唯有千年得道的树木精灵,才隶属于神木一族。然神木一族喜日厌阴,不愿在地下久居。故是妖族势力中,少数栖身大地的精怪。

    眼下,菩提道人、周潇的目的地是东部的荒古林海。

    所谓「藏木于林」,想要隐藏树精踪迹,没有比林海更适合。

    「快到了,您老也遮掩一下。」

    周潇晃脑袋道:「说话注意些。记着,称我「道兄」即可,别穿帮。」

    说话间,他将黑白旗幡祭出,对自己身上轻轻一扫,立时涌现勃勃生机。

    太玄宗崇尚「阴阳」,认为:世间一切事物变化,皆为阴阳相互对应的作用。阴阳交错往来,阴退则阳进,阳隐则阴显,相辅相成,生化不息。

    从这个理念中,太玄道统的修士都会选择一对相互作用的道,如光暗、生死、动静之类。

    周潇重修金丹,以「正反有无」为法度。正为有,成「万咒弥罗旗」。反为无,作「净界离尘幡」。

    黑白二幡定阴阳之理,自可反转周潇身上的真元,拟化阳和生气。

    菩提道人望着周潇,露出沉思之色。

    「道兄,你对「动静之理」如何看?」

    「动静互涵,以为万变之宗。我有一位师伯,便是按照此理修行。」

    见衡华笑而不语,他挑眉道:「怎么,你小子又有什么高见?」

    「道兄忘了,眼下的我是菩提。」

    周潇莞尔一笑,深深一长揖:「那么,菩提贤弟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但太玄宗的动静阴阳之理,乃静者静动,非不动也。

    「夫太极动而生阳,动之动也;静而生阴,动之静也。」

    太玄宗的「静」,只是养动之根,是太极阴阳运动变化的一种前置状态。是为下一次动而静。

    周潇迷惑地看向菩提道人。

    「所以呢,静之道本应如此啊?动与静互为其根,彼此相对又不可分割。既无绝对之静,亦无绝对之动。」

    「可假若存在***法崇尚绝对之静,便克死太玄天书了。」菩提道人神情莫名道。

    「有这种道法?」周潇笑了。

    他也是演法师,清楚功法运行的道理。

    伏衡华所谓的「静功修行」、「梦中修行」,说到底也需要真气游走。纯粹静止,真气没有半点变化,那怎么修行?

    「你小子——菩提贤弟莫不是近日悟道,走火入魔了吧?纵然是这些树木精灵,整日静默自守。其实也在暗中生长,并非绝对静止的静功。」

    木精静修,是与动物精怪相对应,不代表他们是绝对静止的存在。

    「走火入魔?或许吧。」菩提道人心中默道,真正走火入魔的,可是你的师祖!

    动为阳而生,静为阴即死。

    绝对静止,生命不再运转,精神不再思考,没有任何变化,那不就是绝对的死亡?

    恰好,伏衡华知道一本这样理念的天书。

    望着周潇,菩提心道:你绝对不清楚,你家师祖到底在流沙河折腾了什么邪门玩意。我怀疑,他后来之所以死亡,就是被这本天书祸害的。

    伏衡华对《死冥天书》忌讳莫深,认为这本天书针对自己的《造化天书》。

    可来到遗洲,与杨岱打交道,亲眼看到太玄大泽的遗址。伏衡华可以确认,《易天八极书》、《太玄天书》,也被《死冥天书》的寂冥法克制。可能还要

    算上《太阴天书》《玄明真策》以及早就支离破碎的《混元金章》。

    何为天书?

    在地典仙诀从天地万象截取一道为己用时,天书传人在体内缔结道胎,构造一个独立于天地之外的世界体系。

    我身即为天地,我身即为大道。

    这是每一本天书都存在的思路。区别之处在于,每一个「天书世界」的核心原理。

    太阴天书将自己的核心世界模拟为一颗月亮。

    太阴的轮转兴衰,便是其修行法度。

    举一反三,既然月亮能视作一个世界,太阳和星辰同样也可以。因此,日月星三光都应具备天书之道。

    易天八极书认为天地为易,于八卦万象之间变化。森罗万象尽为易道,而易即为变,又与《太玄天书》理念相通。

    《太玄天书》认为,世界由阴与阳构成,在阴阳之间不断运动。当运动停止,并不是死亡,而是为下一次的运动,为新生做积蓄。

    这一理念又与《造化会元功》很像。伏衡华的天书摹拟天地一元轮回。每一度世界轮回,便是凡人的一岁春秋,体验生老病死。

    造化天书并非排斥死亡,而是将死 衡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