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栀栀对于自己的嫁衣和参加集体婚礼那天的打扮……并不是十分关心。

    在这个时代,大家的衣着打扮都很朴素。就算是集体婚礼,大家的打扮也不会太脱离现实,所以她一个人搞得那么突出干啥?

    真要在意的话……

    嗯,将来回松市摆嫁女酒时,那她是必须要高调的,没把罗家气死,这口气她就咽不下去!

    虽然栀栀不是很在意她在集体婚礼上要穿的那条大红嫁裙,但是姜女士、应雨时和许云朵很在意。

    许云朵先是一口气把半身裙做了出来,然后让姜女士去供社销里,买回来七八条塑料珠的项链……许云朵熬了一个通宵,拆掉了串绳将这些细小的珠子全都钉在裙摆处;又熬了一个通宵用大红色毛线做成小绒花缠绕在发箍上,这个发箍就是栀栀的发饰。

    栀栀这几天一直在关注李芬的案件,都没有注意到许云朵为了她的嫁衣整整两天两夜没睡。于是在五月三日的下午,她跟郑周说了一声,让他必须陪着许云朵好好休息,然后就带着自己的嫁裙和发箍、以及许云朵用剩下的塑料珠、扣子、毛线等材料,回到了海鸥岛。

    海鸥岛这边,高甜甜也是为了李晴玉的嫁衣,苦熬了一夜。

    然后,大家看到了许云朵为栀栀手工缝制的这条裙子,顿时惊为天人!

    “天哪这裙子也太好看了!裙子上还钉着那么多的珍珠……”

    “这不是珍珠,是塑料珠子!”

    “不管不管!好看就行!”

    “哎栀栀,你这裙子上钉了那么多的珠子,那坐下来的时候会不会硌屁股啊?”

    ……

    众人大笑了起来。

    栀栀也忍俊不禁,“坐上一小会儿也没啥事。”

    高甜甜看着红裙子上blingbling闪闪发光的塑料珠,自愧不如许云朵的审美,“晴玉,真对不起……我帮你做的这身衣裙,没有栀栀的那条好看!要不,我们再改一改?”

    李晴玉直接拒绝,“不用改!我觉得你做的这一身就已经很好看了!”

    栀栀也看了一眼李晴玉的嫁裙。

    不得不说,其实高甜甜的心思也很巧,她为李晴玉做的嫁衣是:一件大红色的短袖上衣,下身是条白底红色的半身裙。

    也就是说,栀栀的嫁衣是上白下红,李晴玉的是上红下花……

    栀栀由衷地称赞道:“甜甜,你真的很会这一方面的搭配呀!晴玉的这一身实在是太好看了!”

    洪禾禾拿着栀栀的红色小绒花头箍,翻来覆去的看,羡慕喜欢得不得了,便提议道:“栀栀的这个头箍好好看,这些毛线扎的小红花看起来不复杂,每一朵小绒花的里头还钉着一颗珠子……好好看呀!我们给晴玉也做一个吧!”

    栀栀的这个发箍,本体是黑色的塑料发箍,再在上面绑好红色绒花,戴在头上很好看。

    但塑料发箍不是新的,是她以前买的。

    现在一时间也不知上哪儿去找。

    高甜甜想了想,提议道:“我们没有合适的发箍了,不如就做成一朵一朵的钉珠红绒毛,绑在黑色一字夹上?”

    众人都说好。

    栀栀也说道:“多做一点,除了我和晴玉,还有六位新娘子呢!明天拿到现场去,万一她们也需要呢?”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于是女孩子们一直忙到深夜,才用大红色毛线扎好了百来朵漂亮的小绒花,又往每一朵绒内的中间钉上一颗塑料珠子。

    忙完这些,众人才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大伙儿又一块儿驾着小船来到了南陵镇。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

    南陵镇知青办这两年来,把群众文娱办得有声有色。

    当然了,这主要还是靠栀栀的推动。

    栀栀来南陵的第一年,原知青办主任因为渎职而被撸,王主任从市里调过来走马上任……然后在栀栀的建议下:

    ——当年元旦就筹备了一场高质量的文艺汇演!

    ——第二年的五四青年节,栀栀提出“人人心中都是少年”的理念,把单纯的知青文艺汇演,改为全民文艺汇演,同时向镇政府申请了一百块钱的贴补,再向市共青团、市知青办各申请了一百块钱的贴补,用来充当文艺汇演的奖品。

    所以全镇十二支生产队,允许每支生产队最多不超过六支队伍参赛,每支队伍的参赛人数不超过二十人。

    奖项则会评出:三个一等奖、奖金十元钱;六个二等奖、奖金五元钱;十个一等奖、奖金三元钱。剩下的为参与奖,每个队伍奖励一元钱。

    ——第三年的时候,知青们经过两三年的相处,有了结婚生子的需求。栀栀就提出,不如在每一年的五四这天,举行一场集体婚礼。因为大多数知青都在孤身在外,家人也不在身边,由集体来安排结婚流程的话,那当然最好。
六零海岛漂亮女知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