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芊莉有事相求,而且笑得很美,脸上有几丝女人味儿,跟她的性格可不搭。

    她是故意在讨好我。

    我沉声道:“吕小姐,你有事直说吧,不必讨好我。”

    我跟吕秀林也算是朋友,断然不会占他女儿的便宜,吕芊莉真没必要讨好我。

    吕芊莉一怔,又挽发一笑:“李大师不愧是大师,那我直说了,我想找我生父,瞒着我父……吕老板。”

    生父?黄雅雯的出轨对象?

    我心想吕芊莉想找生父很合理,不过她生父毕竟给吕秀林戴了绿帽子,我得谨慎一点。

    我就问:“你吕家权势滔天,你为何不自己去找?”

    吕芊莉苦涩一笑:“我父亲,不对,吕老板已经在找了,他怒火攻心,肯定不会放过我生父,我想提前一步找到。”

    “你要救你生父?”

    “不是,我只想救我母亲。”吕芊莉摇头,眼现迷茫,接着又坚毅起来,“我母亲已经离开东江了,她让我留在吕家当卧底,她两年后还会回来的,那个布阵人也会回来。”

    “到时候才是我们吕家真正的苦难,我不想见到那一幕,可我母亲不肯听我的,我想让生父去劝,顺便让生父逃走,跟我母亲安享晚年。”吕芊莉眼睛开始泛红,内心苦楚可见一斑。

    她前一天还是吕家大小姐,东江女强人,一眨眼成了出轨母亲的女儿,不受吕老板待见,虽然吕少爷保着她,但她以后肯定受尽吕家白眼的。

    说白了,她寄人篱下,已经没有任何权钱了。

    我有点同情她,也觉得她心善,这个时候还想着黄雅雯。

    “吕小姐,如果布阵人回来了,你母亲很可能重夺大权,到时候你可以继承吕家,享受荣华富贵。”我试探道。

    吕芊莉摇头:“不合人伦,我干不出这种事,而且我相信你可以战胜布阵人,我母亲回来只有死路一条。”

    我不说话了,纠结要不要帮吕芊莉。

    吕芊莉见状又道:“我给你两百万,这是我最后的私房钱了,只要找到生父,我就让他跟我母亲安享晚年,绝对不返回吕家!”

    “万一你生父不听呢?”

    这回轮到吕芊莉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忽地落下泪来,近日的委屈全哭了出来。

    我皱眉道:“你别哭了,我帮你找就是了,但你要听我的,而且你生父如果是歹人,我会交给吕老板的。”

    我大发慈悲,但也不会盲目善心,吕芊莉生父若是歹人,那必须交给吕老板。

    吕芊莉没得选择,重重点头。

    我不再多说,伸手摸她头发,她吓了一跳,往后一躲:“李大师……”

    “放心,我要扒你一撮头发作为寻人介质。”我解释道,观察她日月角上方的发际线。

    吕芊莉忙凑了回来,任由我摸她头发。

    我手指在她发际线上滑动,最后锁定左额头即太**上方,用力拔下一小撮发丝来。

    吕芊莉吃痛,但没有叫出声,只是抿紧嘴。

    我将发丝卷成一卷,放在桌台上:“好了,你再去买黄纸朱砂笔墨吧,要是不知道去哪里买就问王东。”

    “好!”吕芊莉恭敬点头,“不过李大师,你拔我这里头发做什么?”

    “头发有灵性,科学来说就是,你的头发DNA跟你生父的是一样的,依着我们风水说法那叫神光感应,父女连心。”我顿了一下,“至于拔你左额头上方的头发,则是源自一句风水古话:左太阴右太阳,太阴太阳管爹娘……”

    吕芊莉听得似懂非懂,再次道谢后出去了。

    也没一会儿,王东竟进来了。

    他一见我就松了口气:“李哥,你吓死我了,我等你好久了,吕小姐家的茶都被我喝光了。”

    他说着神秘兮兮一笑,“你猜,刚才吕小姐对我干了什么?”

    “什么?”

    “她加了我微信,我靠,主动加的,还热乎着呢!”王东脸色红润,感觉桃花运真的来了!

    我好笑,指了指门口:“吕小姐在听呢。”

    王东一回头,果然看见吕芊莉也来了,正在门口等待。

    “吕小姐,你先休息吧,我来照顾李哥!”王东拍拍胸脯,很有男人担当。

    吕芊莉嗯了一声道:“王先生,我想买点东西,列好发你微信上了,你可以照着去买吗?”

    “啊?好好好,我一定买好!”王东笑歪了嘴,掏出手机一看微信,念道:“黄纸、朱砂、毛笔……这不是李哥常用的吗?”

    我笑出声,吕芊莉不好意思笑笑:“是李大师要用的,我不知道去哪里买,所以拜托你。”

    王东老脸一拉,明白吕芊莉为啥加他微信了,敢情是把他当跑腿的了。

    他苦着脸点头,桃花运又跑了,但美人托付,他还是赶紧去买了 至尊天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