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地一声,我炸了!

    从开始尸解到炸裂,不过用了三分钟。

    这一刻,痛苦骤然上升了一个大层次,我痛得“嚎叫”!

    当然,嚎叫不出来的,因为我嘴都没有了。

    我就仿佛一个盲人,只能感应到一片虚无,这甚至不是痛。

    很多人以为盲人看见的是黑,实际上不然。

    一只眼睁着一只眼闭着,闭着的那只眼睛看见的就是盲人看见的这种“虚无”。

    我知道,我已经分解了!

    在巨大的爆炸冲击波中,我肯定散落在了整个二重山中。

    或许血液流入了地底、毛发飘上了高空、骨骼刺入了岩石……

    总之,我跟万物融为一体了!

    这就是尸解!

    我能看见的只有虚无,能感应到的只有痛苦!

    这种情况下,我甚至迷茫了。

    我像个盲人,只知道自己尸解了,然后呢?

    我该干什么?

    什么都干不了,无力感和虚无感侵袭着全身每一寸,当然,现在是侵袭每一滴血、每一块肉。

    “无量天尊,无量天尊!”虚无之中,我听见了道号。

    太先祖颂念道号了。

    这一瞬,我感觉面前出现了光,如同盲人恢复了视力。

    随后,更大的痛苦袭来了!

    因为感觉更加清晰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眼睛去哪里了,但我“看见”了很多东西。

    旁边岩石上的血水、脚下赤红的泥土、空气中飘洒的血珠、远处树上挂着的肉块……

    太多太乱太诡异了!

    这甚至可以说是邪恶。

    但那些都是我!

    我的三魂七魄也分解了,在那些邪恶可怖的万物之中。

    身化万物!

    感觉越来越清晰,痛苦就越来越强烈!

    终于,我看得更清晰了,我甚至“看见”自己的血水流入了地下暗道去,跟泉水融为一起了。

    冰冷无比!

    万物的触感都袭来了,被太阳照射的肉沫滚烫、被风吹拂的肌肤寒冷、被泥土混合的心脏麻痹……

    人世间各种难以承受的痛苦都在此刻大爆发。

    生不如死!

    我继续嚎叫,虽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也不知道如何嚎叫。

    “无量天尊,无量天尊……”太先祖还在颂念道号,他的道号是指引我前进明灯。

    但是,我越听越迷糊了。

    我有预感,失败了!

    尸解尸解,我就是分解了,没有完成万物的千锤百炼。

    我只觉得痛苦!

    “哎。”一声叹息,太先祖显然也知道我失败了。

    我的意识更加模糊了,或者说,我压根就没有意识了。

    我只觉得巨大的痛苦将我压得崩溃了。

    就像一根弦,即将断裂。

    待得某一刻,啪地一声,弦断裂了。

    我的一切都消失了。

    痛苦也没有了,轻松了。

    我“笑”了,想着终于可以死了。

    不用承受痛苦了。

    尸解就这样,当真正承受的时候,什么都不去想了,不如死了算了。

    于是就死了。

    我确信自己死了,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虚无”中无所感应。

    但不知为何,似乎吊着最后一口气。

    这一口气就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一边哭着,一边好奇地打量全新的世界。

    忽地,我听见了水流的声音!

    我最后的思绪飘到了地下泉中?

    不对,那不是地下泉,因为我还看见了颜色,分明是红色的。

    那是一条血色溪流!

    仔细听仔细看,我终于认出了,那就是我的血脉!

    太清血脉!

    我的血肉骨骼肌肤都可以破碎毁灭,但太清血脉不可以毁灭。

    它也尸解了,可在我眼中呈现了完整的“链条”。

    太神奇了。

    哗哗哗,水流声不断,渐渐大了起来。

    痛觉开始恢复了!

    在太清血脉的统筹之下,痛觉恢复了。

    生不如死的感觉又袭来了,我依旧想着不如死了算了。

    可眼见太清血脉都这么坚强地活着,我哪里有颜面去死?

    不能死!

    我一下子有了斗志,不知道在哪里的脑子里浮现了很多人的模样,那是我无法割舍的人!

    不能就这么死了!

    然后,我看见了我的全身每一寸,那些尸解的每一寸,都莫名映入我的眼帘了。

    被太阳直射的肉块正在经 至尊天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