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是黑森·罗伯?”

    浓郁的雾气中, 达达利亚一边与中岛敦向前走着,一边好奇地看着另一旁的巨狼,“哎呀, 好厉害, 我完全没听过呢。”

    这样的反应多少有些夸张了。

    以达达利亚对这个世界的历史和神话传说的认知程度,反而不认识才是正常现象。如今装作一副震撼的样子,无非是想从中岛敦那里多掏些情报出来。

    但是中岛敦显然不会知道这点, 更何况刚才太宰治也多次提点达达利亚是不需要防备的客人, 是以他认真地解释道:“事实上,如果不是太宰先生告诉我,我也不会看出黑森和罗伯的来历。”

    骑着巨狼的无头骑士黑森、或者说载着无头骑士的巨狼罗伯, 明确分为两个个体的英灵也确实是在历史和传说中毫无瓜葛的两个角色。却不知为何以同一骑英灵的形式被中岛敦召唤了出来。

    “还真是奇特的存在形式。”达达利亚有些惊叹地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从者竟然是你召唤出来的?我还以为它和小杰克一样都是被土地召唤来的。”

    中岛敦点了点头, “是的,召唤从者是太宰先生的吩咐。”

    达达利亚微微眯眼,“哦?那位首领大人居然知道从者的召唤流程?”

    “捡到杰克没多久后, 太宰先生就拿了召唤词和召唤阵法给我, 大概是杰克告诉太宰先生的吧。”中岛敦说道。

    “……这样啊~”

    杰克告诉太宰治召唤词?

    通过刚才短暂的接触已经差不多摸清开膛手杰克的达达利亚半点不信。

    不论为什么外在的形式如此独特,达达利亚可以肯定,除却强大的力量外那就是个小孩子,魔术方面的造诣说不定还没有跟着达·芬奇学了个片鳞半爪的自己多。

    看样子,那位首领大人不仅对自己、连对忠诚的部下都隐瞒了不少事情啊。

    大致摸清这一点的达达利亚在心里记下,又换了个话题:“那么, 你的首领有告诉过你, 不要轻易将从者的真名透露出去这回事吗?”

    “哎?”中岛敦怔了怔。

    “看样子是没有呢。”达达利亚笑了笑, “从者的存在形式与历史传说息息相关,知道了真名也就等同于掌握了传说中明确存在的弱点,甚至连死亡原因都会成为克制的对象。就像我刚才知道了黑森·罗伯的信息,那么我完全可以按照传说中的死亡复刻罗伯的死。”

    身旁的中岛敦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紧张了起来。而那只巨狼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一双黄色的兽眼目不转睛地看过来,其中是稳定而森然的属于野兽的寒意。

    “别紧张,放松放松。”达达利亚摆了摆手,“我这么说可不是要让盟友为难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敌人已经近在眼前,最好注意一下这点。”

    “我可不想目前各方面表现都还算不错的合作方提前减员。”

    随着他的话语,浓雾中逐渐出现了几道凑近的人影。

    熟悉横滨异能者的中岛敦仅仅是看见雾中的剪影便皱起了眉头,“你们是……原属高濑会的异能者?”

    在港口黑手党首领太宰治的铁血统治下,许多组织要么灭亡消失,要么逐渐走向衰落,只能与其他组织一同分食港口黑手党指缝楼下的小恩小惠。曾经能与港口黑手党分庭抗礼的高濑会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哪怕他们比起已经完全消失的GSS要好上太多,却也不可能不对造成这一切的港口黑手党怀恨在心。

    因此,在浓雾笼罩横滨、普通人无法外出的前提下,再次看到了推翻港口黑手党统治希望的他们,在听说了“反抗军”的存在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举手加入。

    “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全是那个所谓高濑会的成员。”听完了中岛敦介绍敌人的达达利亚微微环视一圈,“看来是自作主张的围杀啊,你们。”

    不论这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暂时加入了反抗军,既然是一个被称作“军”的组织,那么为了保证其完整性与执行度,就必然不能存在统一的两个声音。这是身为愚人众执行官的达达利亚明确知道的道理。

    从太宰治那边的态度能看出,对方的军师是个相当聪慧的人,不可能不明白这点。这些同属高濑会的异能者们就算出来执行任务,也必然不会被分配到一个任务中。

    不是公务,那就是私仇。

    “达达利亚先生,还请稍等片刻,这是针对我的行动。”中岛敦上前一步,说道,“请容我解决了这里的私事,再带您去到目标街道。”

    无意与这些看上去就不够强的对手战斗的达达利亚耸了耸肩,后撤一步将战场留给了中岛敦。

    来自高濑会的杂兵的确不是中岛敦的对手。

    若仅有中岛敦一名异能者,要解决这么多的敌人可能还有些费劲。但中岛敦的身边还有一个黑森·罗伯。

    站在战场边缘看着中岛敦主从平推高 达达利亚是Archer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