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顿时明白,为何在最后的忍界大战中没有看到左助的身影。

    因为他走上了和鼬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不属于静灵庭,也不属于忍村,他的态度是中立的。

    “忍村内充满太多肮脏了,以左助的性格来看,他或许不会出手吧。”有人叹息道。

    经过视频的盘点后,他们对自己的忍村已经不再有那么高的评价了。

    木叶的黑暗令人发指,但抛去内部涌动的黑暗不说,他的表面还是高度祥和的。

    “但左助想要追求的只有在静灵庭才有可能实现吧。”众人议论纷纷。

    ......

    博人传中。

    “这就是那个世界的父亲吗?”左良娜看着影像出神,忍不住呢喃道。

    她回想起和宇智波左助相处的点点滴滴,父亲的内心好似充满了痛苦,总会流露出略显悲伤的表情。

    可能对于他来说,不管是哥哥,还是宇智波都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吧。

    但那个世界的父亲却完全抛弃了这一切。

    这是何等的觉悟啊。

    那样的父亲是如此陌生,但同时也是令人崇拜的。

    “写轮眼的上限吗?”左良娜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语道。

    .......

    “左助啊,没想到那个世界的你会放弃宇智波啊。”博人传中,七代目漩涡鸣人叹了口气,道。

    “放弃宇智波.......”宇智波左助眼神闪烁不停,近几年来,他一直在为自己犯下的罪恶赎罪。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甚至一度想要杀死自己最好的朋友,漩涡鸣人。

    他的内心对当初的自己充满了厌恶。

    但仔细一想,那时自己的理想不就和影像中的鸣人相彷?

    渴望推翻一切,重塑规则。

    将所有痛苦抗在肩上。

    只是不同的是,自己放弃了,而鸣人做到了。

    “人的一生真的充满了未知啊。”许久,左助露出复杂的笑容,叹道。

    “我不管影像中的左助做了什么,现在的你可是我最好的伙伴。”漩涡鸣人拍了拍宇智波左助的肩膀,笑嘻嘻道:“连自己的姓氏都要抛弃,那样的左助太过无情了。”

    .......

    影像以左助的视角继续。

    左助在整片大陆游荡,近距离感受了在各大忍村明争暗斗之下,那些弱小村庄的痛苦和无奈。

    有些村庄常年受到大忍村的胁迫,最后壮年全部离开。

    也有村庄收到强盗洗劫,一夜之间村民死伤一半。

    也有村庄躲到了无人的角落,自给自足,平平安安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

    在忍村间博弈的大背景下,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和平生活。

    这也增加了左助心中的不满。

    最终,左助暂时在一个村庄住下,并且抚养一个少年。

    在经过多方信息的收集后,左助了解到了忍界大战的开启。

    【白绝挑拨离间,将鸣人的目的渲染为释放无限别天神,篡改所有人的意志,以此达到最终的和平。】

    【左助前往忍界大战现场。】

    【这是新生代的第二次忍界大战,第一次大战以静灵庭的胜利收尾,此战过后,静灵庭开始大幅吸收全忍界的人才,无数忍者前去投靠,更是加强了静灵庭的实力,经过几个月的休养生息,忍村们卷入重来。】

    【第二次的战争,静灵庭依旧以摧枯拉朽西之势赢得了胜利。】

    画面中,在一片狼藉的战场,忍界联军死伤无数,哀嚎不断。

    所有人都面露绝望。

    就在之前,他们用秽土转生召唤出的历代影都被击败。

    静灵庭的统治已经无法统治了吗?

    “卡。”就在此时,清脆的脚步声在战场中响起。

    远处,一道身影穿过风沙,缓缓走来。

    【左助出现了。】

    他的每一步明明都那么普通,却给人很是潇洒的感觉。

    脚下萦绕着闪电,走过的地方竟然连脚印都没有留下。

    所路过的忍者联军或者死神联军全都不自觉给他让出一条通道。

    他的脚步不急不缓,气息平静。

    乍一看就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鸣人。”很快,左助来到了距离鸣人百米前,他澹漠地瞥了眼十尾人柱力宇智波斑,声音清冷。

    “你们收集尾兽,创造静灵庭的目的是为了将忍界转变为净土吗?”

    面对疑问,以鸣人的高傲自然不会解释。

    “想要知道答桉?那就表现出你的潜力。”

    【“如你所愿。”】

    “轰。”天空弥漫着雷云 木叶:被蓝染教导的鸣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