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岁奴干过一次了。

    这一次,却是为了救命。

    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上任天宫药王,竟然是一个女人。

    从没听父亲提起过天宫的事,岁奴更不知道天宫事。

    岁奴一行四人来不及等到天亮,就在擦黑的时候,就一头扎进了雪山之中。

    “少主,前面就是灵根谷了。”巧枫大将军的亲兵邱罗擅长辨别方位,这次进山,被派来做少主的前卒。

    岁奴赶得有些急,此刻浑身酸痛。

    现在已近午夜时分,几人终于赶到了灵根谷外。

    “少主,我们可以去灵童的修行洞穴暂且休息一下,天亮再前往采水崖。”

    岁奴看到灵根谷里有微弱的火光,她知道那是灵童们在彻夜修行。这些少年是整个雪原灵根最佳的孩子了。

    他们是整个雪原的希望。

    岁奴没有犹豫,沉声道:

    “皮靴加石!绕道!走上谷顶,翻山过去。”

    三人一愣,随即凛声道:

    “是!少主。”

    他们没有抄近路从灵根谷穿过,也没有去自家灵童的洞穴休息。

    而是选择了一条最远的路径,从入谷口上山,跨越山顶,再到达灵根谷背的采水崖处。

    三人如何不懂少主的良苦用心呢?这些灵童,不能出任何的差池了。

    邱罗无声抹了一把眼泪,仿佛什么情绪也不曾有过,蹲下身,拿下背上的脚石,用力绑在小腿上。举着火把,走在前方。

    山上的雪,更深了。狂风怒号着。

    岁奴的皮靴包裹着小腿,而山顶的大雪,已经没过了膝盖。

    “少主,我来背您吧!”邱罗担忧地看着自家少主,却见少主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不必,走吧!”山顶的寒风愈加狂烈,四人不得不躬身前行。

    眼看快到山顶时,岁奴停了下来。

    在呼号的寒风中,夹杂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停!”岁奴叫停了三人,转身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从斜坡下方的山坳处,声音是路过这里,传进灵根谷的。

    岁奴闭上眼睛,凝神去听。

    那声音小心翼翼依附在山中的寒风之中,似乎有意隐匿踪迹,却在落入灵根谷前,放到了最大。

    岁奴猛然睁开眼,大叫一声:

    “不好,有人往灵根谷假传国主大丧的消息。竟然用的是我雪原的秘丧之音。”

    邱罗大惊道:

    “少主,那可糟了,灵童们要是知道您死了,那一定会立刻启程回城的。城内有疫病,可不能让他们回去啊!”

    岁奴气得肝胆欲裂,双眼登时血红。

    “马上入谷!”

    四人解下靴子上的大石,直接选择丢掉,没了负重的半妖,下山的速度快如闪电。

    片刻后便进入了灵根谷。

    此时已经三更天,星月已退,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岁奴一口气跑到一排洞口前,却看见洞前的火把冒着青烟。

    邱罗急道:

    “少主,他们已经动身了!这可怎么办啊?”

    岁奴牙一咬:“追!”

    几道疾风般的身影冲出山谷,循着踪迹追了出去。

    跑了约半个时辰,终于看到前面的一点点影子轮廓。

    “少主,我有夜视眼。我看到灵童们站在前面和谁说着话。”邱罗是猫头鹰的夜灵根,即使深夜远方,也能视物。

    岁奴用力咬破舌尖,集周身灵力在那口鲜血之中,憋足一口气飞身而起!

    她像一只大鹏鸟,翱翔千米,从半空疾冲而下,落在十八灵童之前。

    看着从天而降活生生的少主,灵童们惊喜万分。周君北哭着瘫软在地上:

    “少主!刚才温良爷爷说,您已经不行了,我还以为……”

    温良?

    岁奴猛然转身,看着双手吞进袖子里一脸憨厚的族人温良。

    眼前的老汉一脸惊喜,喊道:

    “少主,你没事?我以为你……”

    “温良叔!”岁奴打断他,冷冷道:

    “昨夜我出发采水崖之前,召集了全族的男人到祭祀台开会,您没去吗?”

    温良惊讶道:

    “昨日我在盐池旁忙碌,并未接到通传啊!”

    岁奴脸色苍白,方才卸了精气,有些体力不支。

    她不去听温良的狡辩。眼前的这个老汉,绝不是她的族人。她从背上取下九王弓,搭上弓箭,对准了温良。

    “少主不可!”身后一灵童赶紧出言阻止:

    “少主,温良爷爷是我们雪原的元老了。他虽传错了丧讯,但也罪不至死啊!”

    周君 半妖少主:我带全族来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