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之中,岁奴用泉水洗了一个帕子,在老妇的脸上静静擦拭着,温柔小意。

    凤凰神尊早已打起了呼噜,嘴里还嘟嘟哝哝着什么,邱罗和小鲁守在山洞之外。

    岁奴此时的眼睛如红桃一般,只是已经没了泪水。

    她的嘴角是笑着的。

    她的动作温柔而轻缓,生怕弄疼了老妇。

    待擦拭老妇的胳膊时,看见那一条水蛭的印记,她的心中更是一片柔软。

    这时,肚中空空的老妇悠悠醒来,看见一个美貌的女子看着她,吓了一跳。

    “你谁啊?”

    岁奴笑着道:

    “我们都是进山躲避兵乱的。那瓦剌左贤王的乱军扬言见人就杀,我们都躲在了这山洞里。”

    老妇点点头,随即骂道:

    “皇帝昏庸无能,不但畏惧那瓦剌,还要把唯一的女儿嫁过去给糟老头子做小妾!无耻!”

    岁奴附和道:

    “无耻!”

    老妇舔舔嘴唇,支吾着道:

    “你有吃的吗?我饿了。”

    岁奴从旁边火堆上取下一根鸡腿递给她。看着她吃得狼吞虎咽,还贴心地准备了水囊。

    直到吃饱喝足,老妇才想起来问道:

    “我家里那两个逃命的少年呢?”

    “已经安全离开了。”

    岁奴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老太太极有耐心,说的话也是温声细语。

    老妇这一生很孤苦。

    死了丈夫、死了儿子、又死了妹妹。

    孤苦一生。

    从未被这样照顾过。

    “姑娘,谢谢了。”

    然后,她忽然想起什么,开始在身上四处翻找。发现自己的金子不见了。

    “你……你有没有拿我的金子?”

    岁奴摇摇头:

    “我没有拿你的金子,但是如果你喜欢,我会给你很多很多的金子、珠宝,都可以。”

    老妇眼前一亮:

    “当真?”

    岁奴宠溺地笑笑:

    “当真。”

    岁奴接过她喝过的水囊,将她身上的衣服拉了拉。

    “再睡会儿吧,天亮我们下山。”

    老妇似乎就真的困了,她打了个哈欠。倒头继续睡。

    岁奴站起身,盯着一对肿眼,来到洞口。

    看着泛着鱼肚白的天,她忽然笑了起来。

    这笑伴着泪水,竟是止不住地流下。

    邱罗抹了一把泪,轻声问道:

    “少主,她真的是索桂国师吗?”

    小鲁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岁奴坚定地点点头:

    “巫医一族,即使转世,也会有九世的五弊三缺。克夫克子,却自身命长,最终孤苦一生。”

    “她的手臂上有一条水蛭的图腾,是当年驯服了蛭王的时候留下的。我不会认错。”

    邱罗用力地点点头,难以按捺心中的激动。

    “我们可以把国师带回去吗?”

    岁奴摇摇头:

    “不可以。这刚过了三世,她还有六世的轮回要走。但是,既然知道了她的存在。我,决定要干预一下她的人生。”

    “对,少主,我们不能让她总是受这五弊三缺之苦。”

    岁奴闭上眼睛,静静思量着。

    “让我好好地想一想。”

    ……

    城中,驿馆。

    “既然你看见了,就得死!”

    六公主手中用力,要拧断宫女的脖子。

    却忽然发现自己再也使不上力了。

    全身定在了原处。

    小宫女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哭着发力奔跑,打开门,狂奔而出。

    “谁?谁在算计本公主?”

    秋四从屋顶轻飘飘落下,站到她面前,笑道:

    “小松鼠,脾气不小呀?”

    六公主一惊,瞳孔放大:

    “你是谁?”

    “我?按辈分,你该叫我一声奶奶!”

    “你大胆!”

    秋四凑上前,摇了摇头:

    “我当你有几分灵力,敢为瓦剌人卖命!不过就是杀了自己传道授业的恩师,修为暴涨罢了。你这偷来的东西,又怎么能成功呢?

    我就是你的报应啊!”

    六公主此时已经大汗淋漓。

    她看不透面前的黑衣女子到底是谁!

    “你想怎么样?”

    “小松鼠,你只要说出瓦剌人的计划。我就放你归山,好不好?”秋四循循善诱。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区区人间术士,竟敢在本公主面前逞威风?”
半妖少主:我带全族来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