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两天,来远航并没有按照对方传讯说的那般,立即去跟对方通讯和谈话,而是在船上休息和四处晃荡着寻找机会。

    就这样,他精神紧绷着硬撑着到了第三天,也就是4月4号的晚上八点左右,跟对方无声无息地对峙了差不多有五十六个小时。

    而在其间,渐渐养好精神和体力的他,也曾多次尝试去舰桥那边的通道瞄过好几眼。

    只可惜,他发现,那个可恶家伙警惕性很高,对方压根就没有给他机会,只是固执地蹲守在舰桥那里边且大门紧闭,就那么反锁着舱门不肯出来。

    最后,看看没办法,再想想那一船倒地不起的船员,知道再这样继续跟对方耗下去很可能就真的会出现大规模伤亡的他,便不得不随便找了一个没人的舱室躲了进去,然后点开并同意了对方早就发来的那个通讯请求。

    “喔?”

    “你终于肯和我好好聊聊了?”

    “真是难得。”

    “年轻人,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跟我这么执拗下去呢。”

    很快,随着通讯的接通,来远航看到了,对方的那等比例全息影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几乎是同时,看到对方所在的地方后,他心下那最后一点的希望也瞬间破灭了。

    因为对方坐着的那张椅子和那个背景来远航非常熟悉,那不是别的地方,那就赫然正是大唐号的舰桥和舰长的座位!

    曾经那位张仁张舰长曾多次出现在那个座位上并对全舰的船员发表讲话,所以,他是肯定是不会认错的。

    “……”

    但来远航没有急着去搭理对方,只是盯着对方的双眼看了一会之后,看到对并没有任何躲闪或者羞愧的意思后,他才突然开口说道:

    “王叔曼!”

    “男,年龄四十四,汉族,太空动力研究所总工程师兼舰上随舰引擎工程师,舰上编号dt010048,已婚,家庭和睦,育有一个女儿,我看过她的照片,长得很是乖巧可爱,现在应该是六岁了,对吧?”

    “可我不明白……”

    “像你这样的一个人,不缺钱不缺地位,权力应该也有一点,可你为什么要去做那种事情?”

    “做汉奸做间谍,出卖国家的利益,还准备将船上三百……不,是将我们这两百九十九人置于死地,那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究竟是什么让你做下那种事情,还差点害得我万劫不复的?”

    没有等对方说点什么,在愤怒之下,来远航便先发制人地将他通过玉环调查到的关于对方的档案和所有的资料都给一点点地说了出来,并在最后还极力压抑着怒火地大声质问着。

    就如同他说的那般,在接通这个通讯前,他曾仔细看着对方的所有资料并先后仔细地研究了足足几个小时,但是,在最后他就还是没有能找到对方为什么会去做那种事情的足够理由。

    反正,如果换成是来远航自己的话,他就肯定是没法说服自己去做那种事情的。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他还远没有达到那种高度和层次,所以,就没法理解那种层次地位的家伙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些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你现在问这种问题毫无意义。”

    “就算你弄明白了,你能改变什么吗?”

    “呵!”

    “你是想把我送进监狱,还是想要向一千四百多光年外的地球告状?”

    “就现在的通讯条件,即便你能把信息发出去,他们收到的时候也是一千多年之后了,而且你还不能保证电磁波在传递的过程中会不会出问题,也不能保证地球会不会收到,不是吗?”

    耷了耷肩,对方压根没有正面回答来远航的质问,甚至都没有回答的打算,只是摇摇头并叹息着反问道。

    “还有……”

    “年轻人,我不认为你现在浪费时间跟我讨论这些有什么用。”

    “船上还有两百九十六名船员等着你去给他们救命,要是晚了的话,有些人只怕就是要出事的。”

    “就比如……”

    “那位跟你关系挺不错的袁教授,他的年纪大了,身体可不比你我,要是昏迷太久的话,可是会对身体出现某些不可逆的严重伤害的。”

    说完,对方便双手十指交叉,安然地坐在了那舰长的宝座上并好整以暇地看着来远航,等着他的反应。

    “……”

    “那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你不是恨不得我们全都死掉吗?你就是那个始作俑者,你会关心他们的死活?”

    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后,被对方的表情以及那毫无愧疚的眼神和语气给弄得心浮气躁的来远航又沉不住气了,直接就开门见山地咬牙问道。

    “我当然关心!”

    “不管你信不信,虽然我不否认这一切确实是我做 大唐号深空探索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