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裘壕本来就靠在卧室外的墙上,低着头想事情,等着溪客处理好自己,谁知道过了一会,门开了一道缝。

“水儿,”喊出这两个字,裘壕咽了下口水,水儿还真的名副其实:“有没有哪不舒服?”

溪客羞的说不出话,只能无助的摇着头,缓了半天说了句:“你要不出去等我?”

这个小区可以直接从楼上进到地下车库,但裘壕还是带了帽子和口罩,但是他却忘记了,那天去医院开的是自己的车。

裘壕放心的笑了下,伸手揉了下溪客的脑袋,用手推开门,把软下来的溪客一把抱进怀里,放回了床上。

溪客也没想过会这样,这下彻底的把头埋进了枕头,不愿意起身了,却忽视了这个姿势配上这样的事情,给了裘壕多大的冲击里。

裘壕虽然很担忧,可又觉得两人之间应该有些私密空间,溪客既然不想说,自己当然不会逼他。

“嗯,那我先走了,早饭在锅里牛奶趁热喝。”裘壕亲了下溪客才转身出门了。

“哦,我力量还行的。”溪客认真的摞起衣袖,比划了一下。

之前很多人觉得溪客找了个圈外人觉得理解不了,但是现在裘壕这样的长相,那就什么都能理解了。



结果裘壕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只能让溪客趴在床上,方便自己看,原来线头进去了一些,慢慢的拉了出来,将里面残存的包装拽出来的一瞬间,裘壕傻眼了。

裘壕闭了闭眼,也觉得自己再留下,肯定会出事,“好的。”

溪客摇了摇头,缓了一会才说道:“你能不能出去洗漱啊,我想自己处理下。”

一股水淋淋漓漓的喷了出来,顺着溪客的腿根滑到了膝盖,最终落入了床单,洇湿了一片。

溪客微微的闭着眼睛,脑海中渐渐的浮现的是昨晚的那个梦,梦里的裘壕……想到这,溪客抬眼看了下裘壕。

裘壕不明所以,看着溪客这样,有些担忧:“是有哪不舒服吗?”

“我帮你拿出来,没事的,难受吗?”裘壕问道。

“水儿,床垫很重的,你怎么能自己推呢?”裘壕知道溪客应该是害羞了,但是肚子里有宝宝啊,这样很容易伤到的。

毕竟现在住的地方离C大有点远,裘壕早上的时间都有点赶。

裘壕没忍住的笑了下,然后帮他把衣服整理好:“我今天有课,不能陪你,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最近是多事之秋,不论去哪保镖都必须跟着,厕所也得让他们在门口等你。”

这玩意是不是还是想办法让溪客自己来比较好?要不然这不是忍不忍不住,而是憋了那么久之后,自己真的还能用吗?

爆料一出来,网上瞬间有沸腾了。

溪客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

溪客的小区门口最近肯定有很多狗仔蹲点,一看到这辆车,自然就跟上了。但是大学的小门他们却轻易进不去,可是车开进了大学,其实基本已经坐实了裘壕的身份。

过了快一个小时,溪客才别别扭扭的走了出来,裘壕进去看了下床上的东西都收拾过了,床垫甚至都推到了能晒到太阳的地方。

裘壕看看手上的药体,这玩意就算全漏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水,更别说昨晚自己看过,药体更像是凝胶,就算没有全部吸收,淋出来的也不会是这么一个感觉。

溪客乖乖的点了点头:“等下小吴会来接我的,你要是赶时间,就去吧。”

听到裘壕关门的声音,溪客慢慢的倒在了床上,脑子开始放空,然后想着等会是不是连床垫都要换啊?如果是这样,下面以后是不是垫一床垫子比较好。

“我找不到线头了,东西拿不出来,我是不是很蠢?”溪客的头抵在门上,委屈巴巴的说道。

溪客捂着脸,在床上缓了半天,才慢慢的掀开被子,脱下裤子看了看。

“怎么了?”裘壕看到溪客那张泫然欲滴的小脸,瞬间就有点急了,以为是出什么事了。

结果用手摸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药棒留在外面的线头,扭得腰都酸了,也没有把东西拿出来。

虽然他满脸的担忧,但是溪客的脑海中出现的却是,他脸上布满薄汗的模样。完了!羞耻的要死啊。

“那如果有事你喊我。”裘壕亲了下溪客的脸颊,就站起身出去了,只是担忧的并没有走远。

裘壕关上门就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还好出来的快,刚才自己差点流鼻血。这才第一天,以后每天塞药不会都要经历这个吧?

忠犬的饲主太会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