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几个嚣张跋扈的青年男子的指责嘲笑,陈阳并没有急躁,而是拿起桌上的红酒上下打量了起来。

    “放下,你知道这瓶红酒多少钱吗?一万多块钱呢。”

    “摔碎了,卖了你,都赔不起。”

    “小子,识相点,留下这美女,夹着尾巴麻溜的滚蛋。”

    刘少的几个同伙,讽刺着陈阳。

    陈阳打开红酒闻了闻,阴冷的一笑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干巴猴刘少面前,揪起他的衣领直接把红酒倒了进去!

    “你!”

    众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满脸惊愕。

    反应过来的干巴猴抖了抖湿漉漉的衣裤,暴吼一声,握紧拳头朝着陈阳脑门上砸去。可拳头还没砸到陈阳,就被掐着脖子拎了起来,扔在了地上。

    “砰!”

    一声闷响,砸的地面一阵颤动,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快,快给凌少打电话,让他带人来!砍死他。”

    其中一个胖子叫嚣着。

    曾五丫没想到身体瘦弱的陈阳力量这么大,看着陈阳,目光里有惊骇又有小小的骄傲感。她没想到平日里玩世不恭的小子,到了关键时刻,却能做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你们几个王八蛋,谁还不服气,就过来!”

    陈阳目光凶厉的指着干巴猴的几个同伴,一步步的逼近了他们。

    “马勒戈壁的,老子拍死你……”

    一个不怕死的小白脸,话还没说完就被陈阳薅住了头发。

    “啪啪……”

    一连抽了十几个嘴巴子,直到看见小白脸吐出一口血牙,陈阳这才停了手。

    众人看到陈阳如此凶狠,都怕了。虽然他们人多,但都不是亡命徒,平日里欺负一下老实人还可以,可要让他们与强悍的对手交手,却退却了。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凌,凌少马上就来了。”

    “小子,等死吧,哈哈……”

    干巴猴男子几个同伙怂的一个都没敢出手还击的,不过嘴硬的倒向煮熟的鸭子一样。

    陈阳听到凌少微微一愣,开口问道:“你们所说的那个凌少,是不是凌三?”

    “是,不过你得叫三爷!在安海市,谁不知道凌少,办你这个土包子也就是分分钟钟的事。”

    其中一个胖子叫嚣着,好像凌三就是武功盖世的杀神一样,把他吹上了天。

    听到他们叫来的正是凌三那个鳖孙后,陈阳冷冷的一笑说:“五丫,来,我们继续吃……”

    这时,西餐厅胖经理快步走了过来,看见闹事的干巴猴及几个同伴,头又大了。十天之前,他们几个刚刚在这里闹过一次事,没想到今天又聚到一起惹事生非。

    这几个官二代,每一次出现在西餐厅,他这个胖经理就发怵。

    “刘少,算了……”

    胖经理来到之后,陪着笑脸劝说了一阵刘少,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淡定自若用餐的陈阳和对面的美女,心里暗暗一惊。这一对男女也不是普通之辈,若不然他们打完架,也不可能如此的淡定继续吃饭。

    妈的,两边都不是一般人。他急忙安排保洁人员,拖了地,打扫完了卫生,向陈阳道了歉就急忙走开了,生怕他们的事粘到自个身上。

    二十几分钟后,外面突然来了三辆商务车,车还没停稳,就从车里“呼啦啦”下来了一帮青年男子。

    “哥几个,跟上!”

    凌三大手一挥,叫嚣着就走了进去。

    为首的正是陈阳的手下败将凌三,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人,还想着为别人出气!

    此时,一直监视者陈阳的两个杀手,看见二三十人冲进了西餐厅立刻坐直了身子。

    “出事了?”

    老鼠眼男子直视着西餐厅说道。

    “我看是,你瞧,他们这帮人好像是围殴那个医生。”

    刀疤脸男子警觉了起来,想了一下凶狠地说道:“改变计划,趁乱之际,给他一刀送他上路。”

    两个人达成默契之后,在车上伪装了一下,就下了车朝西餐厅走去。

    蜷缩在地上的刘少看见凌三带人来了,立即哀嚎道:“三哥,你可来了,你可得替我报仇啊。”

    凌三冷着脸,嚣张地道:“兄弟,别怕,把打你的那个人指出来,今天三哥给你做主!我剁了他的爪子喂狗。”

    “就是他!”

    刘少见靠山来了,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指向了切着牛排的陈阳。

    凌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是陈阳时神色一惊,以为看错了,眯着眼细细打量起来。

    “看什么看?凌大少,不认识了吗?”

    从凌三带人进来时,陈阳就看见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头都没有抬。

    草!怎么是这小子 医道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