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飞机的理由,傻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呆滞了半晌,最终只能选择沉默。

    “行了,强哥,别理他了,我再给你看个盒子!”

    沈锋笑了笑,上前拍了拍傻强的肩膀说道。

    “你们还杀了谁?”傻强下意识的后退。

    “不是人头,我杀人,没飞机那么癫啊!”

    沈锋说着话,将自己手上的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码的整整齐齐的港币。

    “锋哥,这是……”

    傻强现在对沈锋的称呼已完全转化了过来。

    “我那天晚上,和崩牙驹谈妥,我帮他杀摩罗炳,他给我一笔酬劳。”

    说完,沈锋从盒子里数出二十万港币,递给傻强,说道:“这次行动,主要是我和飞机动的手,所以也不分你太多,这二十万港币,留给强哥饮茶。”

    “锋哥,我也没做什么,怎么好意思拿钱呢?”

    傻强虽然这么说,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沓港币。

    他虽然有大底身份,还是靓坤的亲信手下,可是钱却没搵到多少。

    二十万港币,他起码要半年才能赚到。

    现在触手可及,他自然是心动不已。

    不过,心动归心动,他还是很识相的,没有伸手去拿那沓港币。

    毕竟那颗血淋淋的人头还在飞机的手里呢。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不识相,而被打爆脑袋,去盒子里和丧标做伴。

    “拿着吧!”

    沈锋笑了笑,将那沓港币塞到他怀里,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天色也不早了,还要赶会港岛,强哥还是快开船吧!”

    “是,锋哥!”

    傻强点了点头,也迅速发动快艇,驶离澳岛,向港岛的方向而去。

    澳岛到港岛的距离并不远。

    快艇在海面上仅行驶了不足两个小时,便已来到港岛沙田围码头。

    上岸以后,三人开着傻强早就准备好的汽车,回到了在旺角的影视公司。

    来到办公室前,傻强敲门进入,对坐在椅子上的靓坤说道:“坤哥,澳岛那边的事都已搞定,我带阿锋和飞机过来见你!”

    “快让他们进来!”

    靓坤眼前一亮,连忙招呼他们进来坐,然后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斩死丧标那个扑街没有?”

    沈锋点头道:“上午就斩死他了,不过……”

    “不过什么?”靓坤急切的问道。

    “不过有样东西,我说没必要带回来,但飞机非要拿回来给坤哥看一眼。”

    沈锋故作犹豫,吞吞吐吐地对他说道。

    “什么东西?”

    靓坤没觉得什么,心中反而高兴起来。

    毕竟沈锋和飞机自从过挡到他这里以后,沈锋倒是表现的很懂规矩。

    不过飞机就不同。

    平时对他这个大佬,并不是很恭敬。

    而现在,飞机拿东西回来给他看,这不正是懂得尊敬他的表现吗?

    想到这里,靓坤脸上带着笑容,招手让飞机赶快把东西拿出来。

    “好,我这就拿来!”

    飞机走上前,把盒子放在桌子上,伸手打开盒盖,向靓坤展示那颗人头。

    “我挑,你……”

    靓坤低头一看,心中顿时一惊,下意识退后两步,险些跌坐在椅子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飞机杀完人以后,会把人头割下来,还拿回来给他看。

    “坤哥,你看啊,这就是丧标的人头!”

    飞机怕他看不清,还特意把人头的头发掀起来,好让靓坤看个清楚。

    “丧标……”

    靓坤上前一步,低头看着这颗人头,又想起丧标那天对他的羞辱。

    只觉得一股快意涌上心头。

    再看看盒子里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他竟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丧标,你个扑街装不屑和我为伍是吧?但你再怎么不屑,现在你的死人头,还不是被装在盒子里?”

    靓坤盯着人头,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喝骂。

    就这他还不解气,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将烟灰和烟头全部倒在盒子里。

    随后将盒盖扣上,抱起来拼命摇晃了两下,这才随手扔在桌子上。

    “阿锋,飞机,这次你们做的不错,这五十万港币是奖给你们的!”

    靓坤说着话,也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五十万港币推到两人面前。

    沈锋低头看着钱,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先前靓坤答应的是每人五十万。

    招揽手下,开条件画大饼的时候,好话说尽,大把的撒钱出来。

    兑现时却打折扣。

    两天前答应的事情,两天后就直接减半。

    港片:人在洪兴,开局暴打陈浩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