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片破碎星辰乱滩,总体环境非常混乱,大大小小的破碎星辰不下于数百万枚。

    它们大小不一,散乱地分布在这一片虚空海中,其中小的也就足球大小,大的却像是有一整块大陆那么大。混乱的能量场宛如囚笼一般将它们困在其中,也让这里的环境变得极其复杂,极其难测。

    若是没有强大的探测设备作为倚仗,亦或者对这里极其熟悉,哪怕是真仙境强者孤身进入其中,甚至都可能会彻底迷失方向。

    而晶古遗迹所处的位置,就在这片乱滩的中间位置。这里的碎星辰数量最为密集。

    如此恶劣的环境,对王守哲来说既有好处又有坏处。

    好处是,仙宫可以借着复杂的碎星辰环境,悄悄默默地靠近阿塔纳舰队。

    坏处是,敌军总计有十多艘塔舟,一旦逃跑起来到处乱窜,追击起来殊为不易。尤其是对方那个十五阶战力,绝对不能放他离去,否则后患无穷。

    因此必须一击即中,尽可能减少敌军逃跑几率。这也是为何救援队伍拟定计划中,要将对方瓮中捉鳖最为稳妥。

    此时的仙宫,正将能量运转降到最低,悄无声息的躲在一枚较大的破碎星辰后面。

    这里距离战场已经不远,圣尊大佬撕裂空间一个冲刺突袭,就能冲进战场大杀特杀。

    在这个距离上,对方发现不了仙宫,而仙宫却能凭借【昊天眼】,非常清晰的侦查出对方舰队的一举一动。

    这是个绝佳的埋伏位置。

    「礼物」已经备好,接下来,就等着坛天歌那边按照计划,将对方引入次空间之中了。

    等待的日子总是难熬的。

    在王守哲等一众大佬紧盯着局势,调整作战策略,其他人忙着演练配合,培养默契的时候,王安业和气运之树王宝福这俩个吉祥物却是没什么重要事情。

    一人一树百无聊赖地在仙宫观景台上,闲聊着一些生活琐碎事,例如学习成绩啊,在高等族学里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之类。

    「咦?「

    忽而,王安业发现仙宫隐藏的这枚破碎星辰上,有一抹反光一闪而逝,感觉好像有些东西。

    他们感觉有些蹊跷,便去找了王守哲。

    王守哲用昊天眼探查了几下,结果发现这块破碎星辰内部居然有一条巨大的高等级灵脉,以及储量不明的灵石矿……

    放下昊天眼后,王守哲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王安业。

    哪怕他已经对王安业的运气有了充分的了解,可这小子总是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的认知。

    不得不说,运气这东西,还真的是让人捉摸不定~

    「打完仗后安排再勘探一番吧,算是此行额外的收获了。」王守哲在心中暗暗感慨,面上却不动声色,「以这些绿皮恶魔的耐心,距离他们下一次进攻应该不会太久了。接下来你就留在基地和我们一起等等吧,做好战斗准备。」

    灵脉和灵石矿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留下那些绿皮恶魔。

    紧张的等待之中,时间过得好似异常缓慢。

    这一等,便又是等了十天左右。

    十天后,阿塔纳舰队的沙曼皇子终于再度重整旗鼓,杀向晶古遗迹次空间。

    此次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摸清楚了仙族和晶古遗迹的底细,推断出对方已经没有了其他后手,便重新拟定了战术,以巨型塔舟旗舰为核心,摆开了全军突击的阵型。

    旗舰的能量巨炮配合着贡老,再度撕开了次空间壁垒。

    面对猛烈的进攻,这一次坛天歌似乎终于支撑到了极限,在抵挡了一阵后,忽而后

    继乏力,吐血受伤,率领麾下往后撤去。

    沙曼皇子见状大喜:「看来是那个仙族女真仙之前强行提升实力,遭到了反噬!天赐良机啊~!!快快快!全面进攻!」

    虽然他对仙族的修炼不是很了解,但实力修为,往往都是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要想走捷径,必然会面对根基不稳,遭受反噬,甚至是爆体而亡等等局面。

    一时间,阿塔纳族大举进攻,气势如虹。

    而坛天歌一众人却像是已经黔驴技穷了一般,再也没有冒头,而是依托阵地,靠着晶古能量炮和晶古护盾死死坚守。

    一时间,战局似乎僵持住了。

    「贡老!「沙皇皇子见状却越发兴奋起来,直接看向了身旁的老人,「请您亲自出手,攻破晶古护盾。拿下仙族和遗迹,就在今日!」

    绿皮圣尊领命,本体进入了次空间之中。

    就在这一瞬间,早已经准备多时的仙宫动了!

    「轰~~!!「

    恐怖的能量波动以仙宫为核心轰然爆发。

    这一瞬间,原本沉寂低调宛若岩石的庞然大物猛地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而后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从破碎星辰后 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