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丹说这话的时候,不由看向了牧盛,牧盛是他见过的人之中,修炼天赋最好的一个,年纪轻轻都能到达阴阳镜,这是极为少见的。

    但牧盛同时也是一个炼丹师,这就注定了牧盛最后的修为会停在三界,再也不能进步,这对牧盛来说也算是一个打击吧。

    牧盛确实是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不由下意识的看向丹无痕,丹无痕微微点头,肯定了韩丹的话,看着牧盛的眼神带着怜惜。

    在他刚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就想到了牧盛,顿时就为牧盛担心起来,他知道牧盛是个不肯服输的性子,但是这若是罗天大人定下的规矩,那么牧盛也是不能改变的,这让他对牧盛很是心疼。

    看到丹无痕点头,牧盛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淡淡的道:“没事,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是罗天定下的规矩,大不了以后我将这规矩改变就是。”

    听到牧盛这话,三人顿时一脸的错愕,要不是他们三个对牧盛多少都有点了解的话,必然会认为牧盛是在说大话,但是看牧盛那认真的表情,三人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韩丹作为一宗之主,脑子自然是不差的,立刻就想起了什么,有些惊讶的看着牧盛:“难道你也是罗天序列之子中的一个?”

    牧盛一脸淡然的点头,彭扬也就明白了过来,而丹无痕在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当初他在打通古脉之后,就被带到这圣丹宗来了。

    圣丹宗本来就是一个中立的态度,从不参与其他王界的事情,而六王界也没有出现罗天序列之子的候选人,所以别说是圣丹宗,就是整个六王界都对这个事情不是很在意,自然也就不知道牧盛居然是候选人之一。

    而牧盛既然是候选人之一的话,只要成为了罗天道子,那么自然是能得到罗天的一部分权利,想要改变丹药师的桎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是这还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够完成,而叶书英显然是等不到那个时候的,所以牧盛在点头之后,看向韩丹道:“宗主,你能告诉我,你们当初等得到仙丹的那个洞府在什么地方吗?”

    韩丹看向牧盛,却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这本来就是他们想到的主意,只是现在被牧盛自己提出来了而已:“自然是可以告诉你的,但是我们不能确定那洞府是否在还那个地方,而且那地方极为的危险,你确定要去吗?”

    牧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坚定的点头,表示自己一定要去,毕竟叶书英的身体不能一直这么拖着,若是不能及时改变他的体质的话,叶书英最多只有几年的寿命了。

    所以别说是危险了,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牧盛也是不会放过的。

    看见牧盛点头,三人也不意外,在找到这些记录的时候,丹无痕就说过,只要牧盛知道,牧盛就绝对不会放过这机会的,那时候丹无痕还想过要隐瞒牧盛,毕竟这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只是后来看到牧盛对待叶书英的态度,顿时就想起他当年的事情,这才决定要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的。

    牧盛点头了,韩丹也就不迟疑,将手里准备好的,关于那丹仙洞府记录的书递给了牧盛:“所有的记录都在这里面了,你可以自己看,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直接问我或者是彭扬,到时候我给你准备二十个好手跟着你一起去。”

    对于韩丹说要准备二十个好手给牧盛,牧盛还是有点意外的,毕竟这算是他的私事,不是圣丹宗的事情,韩丹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而且韩丹说的所谓的好手,应该是圣丹宗的储备力量。

    二十个虽然不是很多,但绝对是能够帮上很多事情的,而且这种事情,人太多也不一定就是好事,二十个是三人商议之后觉得最合适的人数。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行。”

    牧盛想了一下还是拒绝了,这不是说牧盛自大,而是他刚才翻开书本,看到记录上,这丹仙的洞府并不在陆地上,而是在海底才做下的决定。

    要知道陆地和海底是不一样的,不管一个人的修为多高,只要不达到大圣的级别,都不可能长时间待在海底,而且就算是能够进入海底,他们的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的。

    牧盛想起自己有玲珑玉,之前在姬家宝库的时候,姬家老祖说自己可以随便拿任何东西,自己当时随手收了一个避水珠,他记得程无涯说过,这玲珑玉加上避水珠的话,不管什么地方他都能去,包括水里,才会这么说的。

    只是丹无痕他们不知道这些事情,还以为牧盛在客气,韩丹不由笑道:“没事的,带上吧,怎么说你现在也算是我名义上的徒孙,就算我让二十个人保护你,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韩丹的话让牧盛觉得好笑,但心里也是一暖,只能把自己有玲珑玉和避水珠的事情说了出来,韩丹几人这才明白了过来。

    圣丹宗号称六王界第一大宗,但是因为主要的方向是炼丹,所以收集的各种药材和丹方丹炉之类的都比较多,关于宝库就比较逊色了,而牧盛说的两样东西,他们也只有两 第一豪门女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