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睁大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书秀,眼前的女子又哪里还有一分之前的懦弱。

    她的眸子冷静黑沉,周身的气场强大到可怕,重点是,刘二感觉到了她身上的肃杀之气。

    这样的杀意,只有手里有人命的人才会有。

    看她这副冷静的样子,只怕她手里还不止一条人命。

    他虽然平时横行乡里,但是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她这样的女子。

    他哆嗦着道:“你到底是谁?”

    书秀再次拆了一根他的手指:“我方才说了,我问你答,你没资格问我问题。”

    刘二痛得恨不得晕过去,却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法,他痛到极致,却根本就晕不过去。

    书秀问他:“你家二公子祸害了多少孕妇?”

    刘二摇头道:“这个太多了,我也记不清啊!”

    书秀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这里比她预期的还要恶心。

    在书秀把刘二收拾得只恨不得从没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时,棠妙心带着小甜豆在一间极华丽的房间里等着。

    他们进到屋里后,棠妙心便发现这间屋子居然没有外面那种暴发户式的气质。

    里面竟还收拾得颇为雅致,各种物品的陈设,居然还很有品味。

    但是在这些品味之余,里面就充斥着一个字:贵!

    墙上挂着的是名家的字画。

    多宝格上摆着的是罕见的各种玉质摆件。

    就连屋子里用的茶壶,也是某位大师的作品。

    看到这些,棠妙心都要疑心,自己是不是到了江南某个大儒的家里,而不是偏僻贫穷的秦州。

    她在心里感叹,宁孤舟身为秦州的王都穷这副样子,这些人这么富好意思吗?

    最重要的是,她之前听说临渊人经常来秦州抢劫。

    这里一看就是很有钱,居然都没有被抢过,这事就有些不正常。

    小甜豆轻轻拉着她的手问:“娘亲,这里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棠妙心问他:“你觉得哪里不对?”

    小甜豆回答:“他们太有钱了。”

    棠妙心轻轻点了一下头,轻声道:“确实,他们太有钱了。”

    母子两人正在说话,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两人对视了一眼。

    小甜豆立即抱着她的腿,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棠妙心:“……”

    她还没演,这小子先演上了。

    门被人打开,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的五官长得还算不错,但是脸上明显有着纵欲过度疲态,眼窝乌青下陷。

    他的头发披散着,身上穿的是一件云织锦缎裁成的寝衣,衣服雪白,走过来的时候轻轻散开。

    这种料子棠妙心也有,是归潜的供品,十分昂贵。

    她估摸着这位应该就是正主了,她轻声问道:“公子可是华二公子?”

    华二公子在看到她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刘管事说刘二给他寻了个绝色佳人回来,他还不太相信。

    此时他看到棠妙心的样子,他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她无论容貌还是气度,都是一等一的。

    他的身体当即便有了反应,笑道:“是我。”

    他此时只恨不得将她狠狠压在身下,看见棠妙心身边的小甜豆。

    他便笑道:“大人说话,小孩子还是别在旁边听着了。”

    “屋子后面有很多玩具,你去那边玩吧!”

    他说完便欲让人把小甜豆送出去,棠妙心也准备动手了。

    外面却突然传来敲门声,华二公子有些不悦地道:“什么事?”

    刘管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二公子,北面来人了,说有急事找你。”

    华二公子皱眉道:“让他们去找我爹,不要来烦我。”

    这种时候,他哪里愿意被打断,只恨不得好好尝一尝棠妙心的滋味。

    只是他还没有转过身来,刘管事又在外面道:“他们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而且一定要见公子。”

    华二公子知道自己的手下,如果不是极重要的事情,绝不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

    他扭头对棠妙心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棠妙心轻轻点了一下头,手指轻轻一弹,温声道:“我等公子回来。”

    华二公子听到她温软的声音,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酥了。

    他走到门口又扭过头问棠妙心:“小娘子叫什么名字?”

    棠妙心回答:“我姓倪,名野野。”

    华二公子重复了一下她的名字,觉得有点怪怪的。

    他还没有觉得哪里奇怪,刘管事又在外面催:“二公子,他们急着要见你。”
棠妙心宁孤舟鬼医王妃好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