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如同蝼蚁?!”

    毒蝎听到这话,难以置信。

    天王境,可是能产生天王虚影的伟大存在!

    只要天王虚影不灭,他们就能再次复活!

    而这一点,人类做不到,哪怕是战神,也做不到!

    一名初等天王,绝对能碾压数位高等战神!

    他们只要想,是可以轻易毁灭一座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的!

    这样的强者,也是蝼蚁?

    “对,蝼蚁。”赫尔墨斯叹息道,“伟大神明的境界太高太高!哪怕是天王境,在他们看来也不过就是刚刚入道的小家伙。这样的小家伙,他们根本不会当成同伴对待,因为他们只要一个念头,天王就能死一大片。”

    毒蝎一言不发。

    他费尽辛苦达到的境界,竟然在别人面前如此弱小?

    “我们对于伟大神明们的意义,就是成为种子,成为一颗优秀的种子。”赫尔墨斯道,“伟大神明在这颗星球传道,并且创立新月圣教,也是为了选取最强、最有天赋的种子!”

    “你应该见过放在圣教内部那黑色壁画吧?”

    毒蝎点了点头。

    当初他成为护法时,的确接受过圣教传承。

    “那是一种叫做‘魔临千剑’的功法,也是神明们为了测试弟子而故意放在圣教内部的传承!”

    “只可惜,这数百年来......没有人能完全参悟其中玄妙。”

    “但现在,那人出现了。”

    毒蝎呼吸一窒:“您说的,是那圣子?”

    “嗯。”赫尔墨斯点头道,“这圣子是唯一一个得到完整传承的人,所以神明们才放下了时光魔殿,助力其实力增长。而你们之所以能够进入时光魔殿,是因为沾了他的光!”

    毒蝎脸色有些难看。

    他们竟然还是沾了仇人的光才能进去。

    也就意味着,他能成为这所谓的天王,有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那圣子。

    这让毒蝎颇为难受。

    “你们实力不如他,也很正常。”赫尔墨斯道,“我若猜的不错,他领悟的道......应该是时

    筆趣庫

    光道吧?”

    毒蝎点了点头。

    江辰能够延缓时间流速,必然是参悟了关于时间一类的道。

    而时光魔殿显示出来的石柱林上,也刻画着关于时光道的一些法门。

    “果然。”赫尔墨斯叹息道,“神明们现在估计已经注意到了他,而我们则是被彻彻底底放弃了!”

    毒蝎呼吸一窒。

    他们信仰的伟大神明.....到最后竟然放弃了他们?

    这让毒蝎不能接受。

    “主教大人!那现在怎么办?”毒蝎道,“我已经叛出圣教,您也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倘若那该死的圣子要秋后算账,您.......”

    “不必担心。”赫尔墨斯道,“神明们虽然已经注意到了那圣子,可那圣子始终只是一个天王,没有办法穿梭虚空,也没有办法去往神明所在的宗门。”

    “主教大人,您的意思是?”

    “如果可以的话,在第六扇魔域之门打开之前,击杀这圣子!”赫尔墨斯道,“只要红花死了,剩下的绿叶之中必然会出现一朵新的红花!”

    “毒蝎,你觉得这红花......为什么不可以是我,或者是你?”

    毒蝎深吸一口气。

    他明白赫尔墨斯的意思了。

    “可若是要对圣子动手,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够啊!”毒蝎苦涩道,“那圣子恐怕已经的到了中等天王境界!他一旦出手,初等天王们根本没有还手机会!”

    “我估计就连华夏那两位至强者联手,恐怕都斗不过一个圣子!”

    毒蝎说的华夏至强者,自然就是蓝王和血衣战神了。

    那血衣战神的实力他是领教过的,所以他才觉得会不如圣子。

    想必蓝王,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原本是没有可能,但我们有那个!”

    赫尔墨斯的目光,看向了毒蝎。

    毒蝎一怔,他陡然反应过来,从怀里取出了一块黑色石板。筆趣庫

    正是,灭世之书!

    “主教大人,您说的东西........是这个?”

    毒蝎道:“可这个东西只能

    进行传送和恢复实力,无法短期内提升我们的实力啊!”

    赫尔墨斯皱眉道:“你在时光魔殿里,没有发现这灭世之书的异样吗?”

    毒蝎茫然摇头:“没有.......”

    “不可能!”赫尔墨斯一愣,“按照石碑上记载的文字,这灭世之书,其实就是时光魔殿的钥匙!”

    “什么?!”毒蝎听到这话之后,不由为 此刻,重铸华夏荣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