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茹相信,小龙女会选择说是。

    毕竟这几年,周学剑没少欺负她们两个,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该如何选。

    小龙女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但并不妨碍她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是。”

    “怎么能不是呢?”秦淮茹有些震惊,连忙补救道:“妹子,你说实话。

    周学剑是不是又威胁你了?

    你别怕,有张所长给你们做主,周学剑不敢再伤害你们的。”

    秦淮茹继续诱导道。

    她可不会放过如此好机会。

    只要将周学剑送进了牢里,她便能出一出心里那口恶气。

    随后再诓了小龙女嫁出去,后院这两套房子,自然就到了自己手里。

    周学剑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冷笑不已。

    秦淮茹这杯茶还真够恶心的。

    昨天还试图勾引前身,今天就毫不犹豫的赶尽杀绝。

    也幸亏周学剑将这些人看的透彻,不会被秦淮茹随时随地摆出来的柔弱模样骗了。

    “那人把我们的头蒙住了,我没看到人。

    但我敢肯定,不是周学剑。

    学剑不打女人和孩子。”小龙女坚定道。

    “分明就是包庇。张所长,他们是一家人,肯定是包庇。”傻柱急道。

    “真的不是周学剑。要是他,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怎么可能包庇他。”小龙女也有些急了。

    她生怕张所长就听了其他人的说辞,给周学剑定了罪。

    傻柱一听,心中大喜,心思也活泛开来。

    既然小龙女这样说,他只要将周学剑给送进去,敲死了这次就是周学剑动的手,那得到小龙女,不就指日可待了。

    他今年已经二十九了,还没有娶上媳妇。

    急得不行。

    聋老太太帮着说了几次都不成功,他也着急。

    而且,周学剑有什么好的。

    一个小混混,没有工作,还胡作非为,凭什么能得到小龙女的青睐。

    傻柱自信自己能将他比到泥地里去。

    “张所长,您可以在大院里打听打听。

    周学剑这个龟儿子可经常不干人事儿,

    平时在院子里对着我们混账也就算了,可他打小龙女和杨囡就不对了。

    我们在院儿里,经常都能听到小龙女和杨囡的哭声。

    不止如此,周学剑还抢她们的生活费,小龙女不给,他就威胁卖了她们两。

    这样无法无天的事情,也只有这畜生能干的出来。”

    傻柱跟打了鸡血一般,一条条数落道,连肚子也不觉得疼了。

    傻柱还是有点小聪明在里面的。

    这话真真假假的,周学剑自己都快信了。

    这会儿他一句话也不说,倒想看看四合院这群人还能演出什么聊斋来。

    张所长的为人,前身是知道的。

    他是军队里下来的,一身浩然正气,正直不阿,值得信赖。

    “张所长,你赶紧将周学剑这样的混账东西抓走吧。

    我们这个四合院风气一直很好,容不下他这样殴打女人孩子的畜生。”

    易中海义愤填膺道。

    他的脸色因为激动而泛起了些许潮红。

    “这事儿,必须得证据确凿才行。”张所长摆了摆手,“咱们警察办案,讲求的便是证据确凿。”

    “张所长,我能证明,我就住在后院。”二大爷刘海中连忙站出来说道:

    “我经常听到小龙女哭,

    听到他骂周学剑没良心的,

    隔三差五的,就能听见两人的争执声,

    每次争执完,小龙女都有些不良于行的样子。

    肯定是挨了打。”

    小龙女连呼没有。

    只不过她的话被一大爷易中海给驳了:“你是周学剑的老婆,你现在说的话没用。”

    “如此说,倒是人证物证都齐了。”张所长道。

    小龙女一听,咔哒一声,整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

    这张所长不会真的就这样给周学剑定了罪吧。

    她正欲开口,张所长又继续道:“虽然如此,但还是不能直接定案。

    为了保证公平公正,程序还是得走完。

    周学剑,我问你,你说小龙女和杨囡被打的时候你不在场,可有不在场证明?”

    “有。”周学剑胸有陈竹道:“张所长,请跟我来。”

    “这里就是我遇袭以后趴的地方,还有我这后脑勺的伤,你是专业的,肯定能看出这伤的严重程度来。”

    张所长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了几眼,虽然痕迹被一些看热闹的人给踏了些,但他还是看出那痕迹来。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