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丑。”周学剑在心中腹诽。

    这帮禽兽还真够恶毒,如今人证,伤痕,都指向周学剑。

    这些人摆明了就是要将他送进牢里去,往死里逼。

    要不是自己穿越过来,就前身那点脑子,肯定被这帮禽兽给玩儿死。

    “周学剑,现在这么多人证指认你,虽然你的说辞有一定可信度,但也不妨碍你自己打自己,再躺下去的可能。

    所以,只能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了。”

    张所长斟酌着用词。

    案子存疑,但周学剑的嫌疑确实最大,只是这中间还有不少不合理之处,也只能将他作为犯罪嫌疑人提审。

    “来吧。”小李拿了镣铐出来,就准备铐。

    “小李,是协助调查,不是罪犯。”张所长制止了小李的行为。

    “所长...”

    “证据都这么明显了,你说一个人冤枉他就算了,可这院子这么多人难不成都约好了一起冤枉他?”

    小李据理力争。

    她也是个姑娘,从小看到的家暴不计其数,这才立志要做警察。

    势要把这些只会在窝里横,打女人和小孩的男人全都抓进去。

    “好了,我自有决断。”张所长打断,作势要走。

    傻柱笑眼兮兮的凑上前:“张所长,我送送您。”

    这真是兜兜转转,最终还是糊在了周学剑的身上。

    傻柱高兴的很。

    “等一下!”

    周学剑叫住了张所长。

    “我还有证据,可以证明有一人跟此事有关。”

    “哦?”张所长停下脚步。

    傻柱一看,心中咯噔一声,急了。

    在小王小李两个警察进去勘察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报警了。

    这一不小心要是把自己折进去,那可就亏大了。

    “张所长,周学剑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他能有什么证据。

    我看他就是在拖延时间,拿你寻开心呢。”

    “傻柱,你这是怕了?连话都不让我说了?

    我倒是要劝你一句。

    懂我国的法律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要是你做的,你就赶紧交代,说不定看在你主动的份上,还能少判你两年。”

    傻柱一听,脸色一白。

    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

    他的右手不自觉摸上了自己的衣襟。

    色厉内荏道:“周学剑,你胡说什么。别跟个疯狗一样到处拉扯。”

    “张所长,你也看见了,这小子肚子里就憋着坏,就是个搅屎棍。”

    张所长虽然刑侦能力不算很出众,但也是见多识广。

    他一看,就知道这情形不对。

    “傻柱,你不会真的有事瞒着我们吧?隐瞒不报,可也要担罪责的。”

    傻柱:……

    易中海一看要糟,赶紧插嘴:“张所长,傻柱这人就是嘴笨,不会讲话。

    但人是好的,你不信问问大院里的人,哪一个不夸他一句急公好义、乐善好施。

    他肯定不能瞒您事儿。”

    “一大爷说的是。”周学剑在旁边点头附和,“只要秦淮茹家出事,傻柱肯定第一个跳出来。

    傻柱每天还从厂里带饭盒给秦淮茹,也确实是乐善好施。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大院里,可还有谁家被傻柱接济过呀?”

    还有谁?

    众人互相看看,一时间,还真没找出第二个人来。

    “对,张所长,周学剑说的没错。

    傻柱可不是啥好人,贾东旭还没死,他就盯上了秦淮茹,现在成天像绿头苍蝇似的,围着秦淮茹转。

    我还真没发现这小子还接济过谁。”许大茂跳了出来,赞同道。

    许大茂和傻柱可是死对头。

    两人打小就不和,从小干到大。

    许大茂看不起傻柱,但奈何手无二两肉,打架打不过傻柱,经常挨揍。

    想举报,又被聋老太太和易中海压着,扬言,他要是敢举报就将他赶出大院。

    这些年他憋屈的很。

    现在有机会落井下石,看傻柱倒大霉,他当然不会放过。

    一直没说话的贾张氏闻言,脸是又黑又长,对着秦淮茹骂道:

    “贱人,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家东旭,我就让老贾把你带到地狱去。

    好好收拾你。”

    “妈,你瞎说什么呢。”秦淮茹伤心控诉。

    这可把傻柱给心疼得,当即就上了火,冲过去要揍许大茂。

    易中海冷眼看着,没再阻拦。

    他也感觉到了傻柱的异样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