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的热火朝天。

    但那内容却是越说越偏,傻柱的脸挂不住了,恼羞成怒,对着所有人吼道:“胡说八道什么。”

    “周学剑,你特么想陷害我!我告诉你没门。

    我傻柱可不是吓大的。”

    “张所长,周学剑这是打击报复。”易中海趁机插话,“肯定是因为傻柱举报了他,他心中有怨气,拖傻柱下水…”

    “行了!”张所长摆手,止住了易中海的话头。

    “你们都别嚷嚷了,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坚决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让周学剑把话说完!

    所谓人正不怕影子斜,他要是没证据,我到时候治他一个污蔑的罪。”

    易中海顿时无话可说。

    张所长连治污蔑罪的话都放出来了,他还有什么理由阻止周学剑?

    傻柱脸色煞白,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做何反应。

    “周学剑,你有什么证据,赶紧拿出来吧!”张所长道。

    “这个。”

    周学剑摊开了自己的右手,一枚黑色四孔的纽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纽扣上还带着线头。

    傻柱一见,心道完了,下意识攥着自己外套第三颗扣子的地方,往后退了退,躲在了一大爷的身后。

    他不想坐牢。

    但现在纽扣攥在周学剑的手里,他害怕极了,上牙紧紧咬着下牙,不敢动弹。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凭着一枚纽扣就能找出罪犯?”

    “那怎么能,咱们谁身上没有纽扣啊。”

    “除非这纽扣能说话,直接告诉咱们,它看见了啥!”

    “纽扣咋能说话,难不成还成了精啊?瞎胡闹嘛这不是!”

    “……”

    这要是搁后世的人,即便平头百姓都能想到点什么。

    但那时候的人不要说平头百姓了,就连张所长他们,都是半路出家的。

    对证据学都是半瓶水。

    张所长将周学剑手里的纽扣拿过来,仔细看了看,面露狐疑:“这纽扣?”

    “张所长,这纽扣是在我家柜子脚下捡的。”周学剑不紧不慢道,“这纽扣就是昨晚潜入我家行凶之人留下的。

    他虽然戴着面罩,又把人给蒙了面,但小龙女在过程中一直和歹人有抓扯。

    这纽扣,就是在抓扯的过程中留下的。”

    周学剑说这些话时,特意盯了傻柱一眼,傻柱心中一慌,又往后躲了躲。

    “原来如此。”张所长闻言大喜,“好小的,真有你的。也不早说。”

    “大家伙快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枚纽扣的。”

    张所长将纽扣递给了小王,小王拿着给众人一一展示。

    易中海探头一瞅,傻在了当场。

    他对傻柱太熟悉了,毕竟是他选中的未来养老人,平时没事儿,那心思基本都在傻柱身上。

    傻柱衣服破了烂了,纽扣掉了什么的,都是一大妈帮忙缝补。

    而小王同志手里那枚,就是傻柱衣服上的,这傻瓜,办事也忒不靠谱了。

    秦淮如一扫,也看出来了。

    她每天和傻柱近距离暧昧,虽然讨厌傻柱,但他身上的东西,那是再清楚不过。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小龙女这么柔弱,都能从他身上扯下东西来,真是个废物。”

    秦淮茹暗暗吐槽着。

    一大妈也看出来了,

    她想上前进一步再看看,被易中海给拉住了。

    一大妈回眼看了一眼易中海,心里一沉,震惊不已。

    这事儿难道真的是傻柱干的?

    他怎么能这么干?

    这可是犯罪啊!

    一大妈这人并不坏,易中海他们干坏事时都会背着她,因此她并不知道内情。

    而且,因为自己不能生育,她心里一直非常愧疚,觉得对不起一大爷,所以凡事,她也不管。

    再加上,一大爷从没有因为她不能生育就要和她离婚,一大妈非常感激。

    所以,一大爷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如今,一大爷不让她上前,她自然闭嘴,站在原地。

    小王走了一圈,并没有人指认纽扣。

    “我看,肯定是周学剑拿出来糊弄人的,没准就是他自己衣服的纽扣。”

    二大爷谄媚的对张所长道:“这小子,满肚子歪心思。”

    “对!”

    傻柱被二大爷这句话提醒了,连忙跳道:“张所长,这纽扣,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看,就是这小子为了给自己开脱,把家里的一个扣子给拿出来,糊弄我们。

    他前面怎么不说,有这证据呢?”

    “就是污蔑。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