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有什么证据。”小李不悦的撇撇嘴。

    她心里是认定周学剑了。

    周学剑并不将她的话放在信心上,一个无关紧要的警察,一会儿自有她打脸的时刻。

    他看着张所长,“还请张所长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简单,控制傻柱,随我一起进屋。我自然将证据呈现给各位看。”周学剑笑眯眯道。

    “周学剑,你这个混球到现在还想抓着傻柱不放。

    你就是不安好心。”

    “张所长都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怎么?一大爷到现在还护着?”

    周学剑嗤了一声,

    “我把话撂这儿,现在自己坦白还有机会,一会儿让我摆出证据,可就没机会了。”

    易中海气结。

    他这时候也实在不好再说话,再说倒显得心虚不已。

    傻柱咬着牙目露凶光盯着周学剑,最终一言不发。

    他自认为,纽扣就是自己最大的破绽。

    他不信,周学剑这种不学无数的混混还能拿出别的证据来。

    不止他不信,四合院其他人都不信。

    探究的看着周学剑,看他还能胡闹出什么来。

    “那么,张所长,请。”

    周学剑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率先走进了屋子。

    “所长,我们都搜查过了,不可能还有证据。”小李皱着眉头。

    张所长摇摇头,他总觉得周学剑有所仰仗。

    “带上傻柱。进去一看不就知道了。”

    等人齐,周学剑大方站在床头边,指着脚下杂乱的痕迹道,“张所长,证据在这里。”

    众人随着他的手看去,只有破碎的玻璃瓶和干涸的水印。

    “周学剑,你还真是拿张所长当猴耍呢。

    张所长,这小子,简直目中无人,就该弄回去吃花生米。”

    傻柱一看,腰杆又直了。

    心也完全放进了肚子里。

    果然如他所想,周学剑没任何证据。

    “稍等。”

    周学剑拿出系统奖励的斐林试剂喷在水印上,又拿了搪瓷盆子倒上开水,将盆坐在水印上。

    “等两分钟,证据就出来了。”

    “就这?这能得到什么证据。”

    “简直胡闹,果然还是那个混混。”

    小李翻了个白眼,扯了小王的袖子嘀咕道:“这就是个二百五,所长竟然跟他浪费时间。”

    “所长这么做自有道理。”小王面无表情道。

    小李碰了软钉子,悻悻不再说话。

    很快,两分种后。

    周学剑端开印着牡丹花的搪瓷盆子。

    地上一片砖红色痕迹,一只足迹清晰映在其中。

    周学剑自信一笑,伸手对着足迹一卡,“张所长,你看这足迹。

    长约26厘米,宽大概12厘米,

    鞋底纹路较平,一看就是双布鞋,还得是较新的布鞋。

    但是这人的内侧又磨损严重,说明他经常左侧用力。

    不出意外,这人是个厨子。”

    “胡说八道,你为了栽赃我,才故意说是厨子。”傻柱连忙辩驳,却是有些无力。

    额头都沁出了虚汗。

    张所长看了一眼,“小王,拿卷尺来。”

    小王很快取了卷尺,张所长亲自拿了卷尺丈量地上的鞋印和傻柱的左脚,顺便又将磨损都对比了一番。

    全部对上。

    “傻柱,你入室行凶,贼喊抓贼,现在证据确凿,正式将你逮捕归案。

    你可以选择沉默,但你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张所长亲自给傻柱带上了银镯子。

    小王将人控制在一旁。

    反转来的太快,四合院的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事儿,竟然真的是傻柱。”

    “瘟神耶,我还一直觉得傻柱心软善良,竟也是个黑心肝的。”

    “...”

    易中海脸黑如炭,怨恨不已。

    傻柱这要是进了局子,后半辈子可就毁了,他还指望傻柱养老。

    这该死的周学剑。

    有人怨恨,自然有人欢喜。

    许大茂就喜笑颜开。

    “周学剑,真没瞧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佩服佩服!”许大茂竖着大拇指。

    小李脸色绯红,嗫嚅半天,憋出了声对不起。

    “什么?”

    周学剑以手扶耳。

    小李又羞又愧,两手搅弄一番,眼一闭,大声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没关系。反正一开始就知道你不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