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学剑,你凭什么骂人呀,你个街溜子,大混蛋。”

    何雨水嘟着嘴,一脸怒气。

    周学剑不仅骂人,还骂她祖宗,这搁谁都受不了?

    “啊,没有。”周学剑抑制不住的笑,“天地为证,我真的是在感谢你。”

    周学剑还真没想骂她。

    如果不是何雨水透露这个消息,那事情可能就会节外生枝。

    傻柱一旦出来了,许大茂去举报,派出所也不一定会管。

    但如果傻柱还在里面,有自己作证,他就有把握让傻柱出不来。

    所以,何雨水的这一消息非常的重要。

    他是真的真的想感谢何雨水。

    只是这句话,可能带了一点歧义。

    八辈子祖宗!

    至少在何雨水听来,就是纯纯的骂人。

    “呸,还天地为证。

    你都骂我祖宗了。

    哪有这样感谢人的?

    我看你就是缺少教养,父母不教,还整天和那些街溜子混一起。

    根本就不是好人。”

    何雨水激动的骂道。

    周学剑闻言,脸色阴沉了下来。

    骂他可以,骂父母不行。

    虽然何雨水的这几个字骂的程度上并不是很深,周学剑依然很生气。

    说不得,得让她见识一下人间险恶。

    “何雨水,本来看你是个小丫头,平时又傻乎乎的,懒得和你计较。

    却不想,你傻哥倒是把你教的好。

    口口声声说着别人,自己骂人却带父母。”

    “不许污蔑我哥,那是你先骂我的!”

    “我都告诉你那不是骂你了,你偏不信,一心就觉得是我害你哥是吧?

    你知道你傻哥做了什么事儿吗?

    半夜打我闷棍。

    冒充我入室打小龙女和杨囡。

    杨囡才5岁,你哥也下得去手。

    你在脑子里估计就和你名字一样,全是水,所以才是非不分,和那帮禽兽一样,觉得这是在帮小龙女和杨囡,好把我赶走是吧?”

    “你撒谎!”何雨水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诧,“一大爷明明告诉我,是你打了小龙女和杨囡。

    你还想栽赃嫁祸给我哥,我哥才打你的。要不是因为这个,我哥能关进去?”

    “呵!易中海的话,最不可信。何雨水,我告诉你,易中海就是个魔鬼。今天我再告诉你两件事,希望你不要被吓哭了。”

    周学剑沉着脸,脸色阴沉,显得异常严肃。

    何雨水到底还小,是个学生。

    一见到周学剑阴沉的样子,就紧张得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

    生怕周学剑给她来一下子。

    “你...你要干什么?你休想骗我。我不是小孩子,不会你说什么就信什么的。

    再说...你...你就是个街溜子,你说的话我才不信。”

    “我对骗小丫头没兴趣。你爱信别信。你也不小了,都是个高中生了,不是傻柱那个文盲。

    我希望你能带点脑子,别浪费了,你读的这么多书,好好去求证一下。

    第一,你爸当初不是因为白寡妇抛弃你们的,他是被人陷害了。

    第二,你爸每个月都给你哥汇款,至于钱去了哪儿,自己慢慢去查吧。”

    说完,周学剑头也不回的走了。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凭借着何雨水自己的脑子,怎么也能查出个端倪。

    他还有正事,当然不能在这里多耽误。

    何雨水此刻大脑一片空白,脑瓜子嗡嗡的,一时间,都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周学剑的话对她来说冲击太大,尤其是第一个。

    她记得,

    她去上学,别人都有爸爸接送,她没有。

    于是她就问傻哥,爸爸去哪儿了.

    她想要爸爸。

    傻哥只说跑了。

    后来,再长大一些,她被同学嘲讽,戏弄,说她没有爸爸,是个被抛弃的野孩子。

    她只能偷偷躲在被子里哭。

    一哭就是好久,哭的眼睛肿了,嗓子嘶哑。

    再长大一些,对爸爸,留下的也就只有恨。

    恨他为什么要抛弃他们兄妹俩。

    恨他为什么能为了一个寡妇,连骨肉都不要了。

    也恨他,在不负责任的情况下,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受苦受累。

    从小到大,她都接受着易中海和傻柱所说的,她爸自私,不配为人父,跟着一个寡妇私奔,丢下他们孤苦无依的说法,

    可如今,周学剑却告诉她,他爸爸是被人陷害的,是被逼走的。

    这和她一贯的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