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数据又不动啦,大佬们来点免费数据啊!

    哭求!!!

    ……

    “老陈!老陈!”

    后厨门口,伴随着焦急的脚步声,响起了李副厂长急切的喊声。

    陈天启连忙迎了上去。

    自从接到有领导会来视察的通知,陈天启就知道肯定会有领导过来打招呼。

    他这个后勤主任,可不得好好候着。

    所以,一大早他就来后厨蹲着了。

    “老陈,我问你,厨房还有谁会小炒啊?”

    “老杨!”陈天启不假思索的答道。

    后厨统共就那么两个人会小炒,如今傻柱不在,可不就只剩一个老杨。

    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

    “我不行。”老杨也听着,连连拒绝:“做点大锅饭还行,做这样精致的席面,我这手艺还够不上。”

    老杨原来是隔壁机修厂的厨师,因为年龄大了,才托了关系调到轧钢厂养老。

    正如他自己所说,做大锅饭还行,做招待餐,就不够看了。

    这样贸然应下,最后做不出来,或者搞砸了,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只图个安稳,不敢硬顶。

    陈天启讪讪赔笑,“李副厂长,后厨的情况您也知道,就傻柱一个人能拿得出手...”

    “你这个主任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早点培养其他大厨。今天这顿招待餐要是做不好,大领导不满意,你等着被撤职吧。”

    李副厂怒斥。

    后厨的情况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当然知道。

    但这并不妨碍他发火做样子。

    这下陈天启急了。

    后勤主任可是个肥缺,油水丰厚。

    吃香的喝辣,自不在话下。

    这要是被撤了...哎哟,光想想都心疼。

    “李副厂长,要不您出面,先把傻柱要回来?”陈天启试探道。

    刚到后厨门口的何雨水闻言,大喜。

    这下傻哥有救了。

    大领导的车一到轧钢厂门口,何雨水就听从傻柱的吩咐,去找了一大爷易中海。

    原想着,到后厨来等消息的。

    没想到,刚到就听见了这个好消息。

    当真是太好了。

    何雨水喜笑颜开。

    “你脑子缺根弦吧!傻柱那是犯法,懂吗?犯法!你让我怎么去把他弄出来。”

    李副厂长继续呵斥道。

    这想法,他一早就有了。

    但不能从他这里表现出来。

    陈天启眼睛一转,福至心灵,“是啊,别人肯定没戏。但李副厂长您见多识广,人脉深厚,自然是比别人强的。何况,这么做,可不是徇私,是为了工作。

    没错,就是为了全厂一万多人的饭碗。李副厂长您这样做,是无私奉献。”

    陈天启一脸谄媚的递上了梯子。

    李副厂长满意点头,心里舒坦极了。

    他刚来轧钢厂不到两年,又是靠关系空降过来的,人望远远及不上以业务出身的杨厂长。

    所以他很想做几件大事立立威。

    陈天启的这一番话,不仅拍了他的马屁,还给他递上了顺势而为的梯子,并且将事情的紧迫性上升到了一定的程度。

    这可是搔到了他的痒处。

    不过,这做法到底打的是擦边球,沾上了难免惹腥,李副厂长还略有些犹豫。

    便在此时,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香味。

    “哪来的香味?”李副厂长深吸一口气,面上露出了一股沉醉的笑容。

    随后,他耸动着鼻子开始寻找。

    人群后面,周学剑微微一笑,又将饭盒盖子推了推,让缝儿变得更大些,溢出更多的香味。

    有着四合院那些禽兽的表现,周学剑便知道这些饭菜有多香。

    这样的香味,是瞒不过饕餮的鼻子的。

    而李副厂长,正是真正的饕餮。

    他最喜欢请吃请喝拉关系,对这些菜肴,可谓是如数家珍,了如指掌。

    所以,他一下子就闻出来是菜香。

    但又是从未闻过的菜香,很奇特。

    勾人味觉,醒人馋虫。

    李副厂长只觉得腹中空空,恨不得现在就能吃上两口。

    要知道,他早上可是吃了早饭的。

    虽说迎接大领导,耗费了些体力,但就那么会儿功夫,也不至于饿成这样。

    李副厂长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即使是偶尔陪着岳父去国宴,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

    这菜,绝对在国宴大厨的级别之上。

    正因为这样,他才深感疑惑,这样的菜香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