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所长也被这一群人给震惊了,脸色非常难看。

    这么多人来为许大茂作证,控诉傻柱。

    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傻柱人品不好,在大院里人缘极差。

    这样的人,自己上次还放了他一马,这不是赤果果打自己的脸吗?

    张所长狠狠的盯着傻柱,怒不可遏。

    傻柱只觉得身上一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张所长。

    对上张所长凌厉的目光,吓得一个哆嗦,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张所长毕竟是战场上下来的,真生起气来,浑身都是杀气,确实吓人。

    轧钢厂,招待室。

    看到走进来的聋老太,大领导放下筷子,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上一次,见这个老太太,办了一件违心事。

    这一次,自己来轧钢厂巡查,又遇见了这个老太太。

    天下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所以他断定,老太太又是来找他办事的。

    原本,他对这个老太太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以前那么艰苦,她都节衣缩食的帮助部队。

    人看起来也是慈眉善目,说话也中听。

    只是,上一次的交集,让他发现这个老太太的三观有点问题。

    傻柱做的事儿是违法犯罪,这是事实。

    不管他曾经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更改不了这一点。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才是。

    古人亦常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怎么到了傻柱身上,就特殊了?

    不过,看在老太太曾经帮过部队的份上,又孤苦无依,这才网开一面。

    即便如此,大领导也为这件事内心煎熬了很久。

    他已经让秘书小白去打听周家的情况了,想着找机会弥补一番,为自己赎罪。

    可没想到,这个老太太竟然又来了,还是在这样的公共场合。

    实在让人心中难生欢喜。

    不过到底顾念着往昔的那些情分,大领导笑着打了声招呼。

    聋老太是个人精,一眼就看出了大领导的不高兴。

    但如今,她也没有了退路,只能破釜沉舟。

    就算是拼着断了这层关系,也得先把傻柱救出来。

    “大领导,又来打扰了。还是上次那件事情。本来已经敲定好了,没想到派出所那边突然变卦了,要加刑。”

    聋老太直接略过了许大茂的事情。

    玩了一手欺上瞒下。

    大领导眉头紧皱。

    他是个直爽的人,从未想过这些禽兽善于玩弄的小伎俩。

    也根本想不到聋老太敢在他面前撒谎。

    因此,大领导感觉小张不给自己面子,很不科学。

    “大领导,不然再麻烦您写张手信,我们送过去?”

    聋老太不想节外生枝,免得大领导细究起来发现猫腻,赶紧说道。

    大领导想了想,“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说着,就站起了身。

    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杨厂长连忙劝道:“大领导,这菜刚上,饭都没吃完。要不,你把饭吃了再去吧。”

    大领导扫了一眼满桌的菜,很是遗憾,“这是我吃过的所有谭家菜里面,做得最地道的,也是最好吃的。的确很可惜,没那个口福啊。”

    大领导叹了一声,“对了,这是哪位师傅做的,我倒是想去见一下。”

    “哪能让您去见她,我把人直接叫过来就行。”

    李副厂长赶紧说道,那半边腿都准备往迈了。

    毕竟,能讨好大领导的机会不多,他可得好好抓紧。

    “话不能这么说!”

    大领导拦住李副厂长,大声道:“术业有专攻,行行出状元。你可别瞧不起厨师,在这方面,她是专家,理应我去拜见专家才对。”

    “大领导说的是。”李副厂长连忙谄媚道:“您这是深入基层,关心民众。受教了!”

    大领导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不再接话,杨厂长连忙带着大领导往后厨走。

    李副厂长跟上。

    大领导一行人来到后厨正看到忙碌的小龙女。

    曼妙的身姿在灶台与案板之间穿梭,菜品在她手里宛若翻花。

    看的人目不暇接。

    而她身边,好些人正努力的学习着。

    “大领导,那位便是今天的掌勺厨师龙瑶雪,龙同志。”李副厂长介绍道。

    小龙女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被叫到了大领导跟前。

    只一眼,大领导便被他的美貌给震惊住了。

    他看过不少从海外或港岛传进来的电影,里面的那些明星,和眼前 四合院:诬我家暴,反手曝光全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