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朱,你信前世今生吗?”

    一言犹如密麻毛绒鼅鼄脚寸寸爬上脊背,慕之明只觉得毛骨悚然,阵阵恶寒在五脏六腑中游荡。

    他怎么会没想到,如果他能重生,那这世上,定有其他人也可能是重生!

    那傅诣会是其中之一吗?!

    慕之明虽心脏震荡,但两世磨砺使他能将思绪藏得极深,所以傅诣只见慕之明面露困惑,似在不解为何自己会这般发问,随后回答道:“听闻前朝有一位奇人,曾身负重伤,但并未身亡,醒来后说自己曾悟过奈何桥上孟娘忠言,参透六道轮回,因果昭彰,至此一路西去日日行善,后再无人见到,乍听玄乎,但细想却有一番意思,所以我不知有无前世今生,但善恶终有报,应当是存在的吧。”

    傅诣浅笑,表面气定神闲,看着的慕之明的目光深处却隐着极锐的刀刃,似想将慕之明扒皮劈骨,令其真正所想无处可藏,沉默半晌,傅诣笑道:“确实有些意思,你好好休息,可不能错过吉时,我先告辞了。”

    “恭送殿下。”慕之明俯身作揖,等傅诣的身影消失在营帐外,慕之明憋在胸膛的那口气总算能消,他缓缓放松肩膀这才发现背脊起了层薄薄冷汗。

    为什么傅诣要如此发问?

    他是在试探?还只是随口提及?

    如果傅诣也是重生,定会很快察觉自己和他之间突兀的隔阂,那前世的那些计谋,心思缜密的傅诣说不定会全盘推翻,改用其他手段扳倒太子和贤王,自己原本设想的所有防备,将无所用之。

    思前想后,慕之明头疼不已,无奈自嘲,暗道人心算计可真累,一言一语都如悬颈利剑,不得不步步为营。

    -

    未时,日跌,春光浓似酒,高台祭祀毕,圣上视兽,襃赏有功群臣。

    慕之明跟在父亲身后,立于外戚宗室队列内,正百无聊赖时,忽有宦者来报,召燕国公和其世子觐见圣上。

    慕博仁忙携慕之明去队伍首端龙撵所在处叩首。

    只见皇后和贵妃娘娘立于皇上身旁,皇上正执贵妃娘娘手,同她耳语谈笑。

    慕之明早就听闻贵妃娘娘三千宠爱在一身,如今所见果然如此,但贵妃娘娘并不恃宠而骄,她在这种场合素来少言谦和,就算皇上唤其随行,也只是乖巧跟在皇后娘娘后侧,从不僭越。

    平身后,皇上唤慕之明到跟前,问了两句落水后身体是否有恙,听闻无事又考他四书五经。

    慕之明边一一回答,边心想难怪傅济安一听要给皇上请安就面如土色。

    这天天考学识,谁不怕啊!

    皇上听完慕之明所答,称赞不已,拉着贵妃娘娘的手:“果然如爱妃所言,聪慧机智,学识过人。”

    贵妃娘娘弯眸浅笑,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美人一笑,君心甚悦,皇上对慕之明道:“数日所猎的山兽皆在此,择一做赏赐。”

    慕之明谢主隆恩后,目光扫过摆在祭祀台下的珍禽异兽。

    前世,慕之明特意选了傅诣狩猎的野兔,而今时……

    去他娘的兔子!老子要选大的!肉能吃三顿的!

    “嗯?”慕之明忽然注意到什么。

    一只獠牙锋利的野山猪躺在其中,极其吸睛。

    慕之明觉得眼熟得很,十分像那日冲撞御马害他摔进山涧深潭的那只野猪。

    野猪兄,我俩竟如此有缘吗!

    “皇上,可否将这只野猪赐予我?”慕之明跪拜请求。

    皇上大笑:“好眼光,这只山猪,多少人一瞧就惦记上了,连我都馋着呢,平身吧,虽是忍痛割爱,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赐你便是!不过这猎猪之人,你还得亲自谢一番。”说罢,皇上转身询问:“这野猪是何人所猎?可是朕的儿么?”

    询问一圈,竟皆沉默,还是皇上身旁常年侍奉的老宦官处事伶俐,立刻对皇上道:“回陛下,这野猪,应当是顾将军之子所猎。”

    皇上问道:“顾缪之子?”

    老宦官回:“正是。”

    皇上颔首:“召他父子俩觐见。”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