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静候少倾,顾缪身着护心镜铠甲戎装与子顾赫炎同来,皇上见他甲胄在身,免了父子二人的跪拜礼。

    慕之明目光落在顾赫炎身上,见他着竹青色淡雅劲装、束三指宽月牙白腰带,如此素净的衣裳衬托着他腰间那块朱红玛瑙玉格外惹眼。

    想来自己落水被救后,直接卧病在床榻,还未好好答谢过顾赫炎的救命之恩,方才得的皇恩赏赐野山猪,又是顾赫炎所猎,此情此义,春猎祭祀后不登门拜访感谢,当真说不过去。

    “顾将军,近来身体可安?”皇上素来善待贤良,关切寒暄。

    “谢皇上眷注,臣身体硬朗。”顾缪抱拳行礼。

    皇上又看向立于顾缪身后的顾赫炎:“顾家小儿气宇轩昂、品貌非凡,颇有将军当年英姿风采啊,孩子,这野猪是你猎的?”

    “回皇上,正是。”顾赫炎平静答道,不卑不亢。

    “年方几何?”皇上笑问。

    “年前束发,已十六。”顾赫炎回答。

    皇上抚掌感慨:“这野猪可是一箭穿眼毙命,年仅十六,弓术如此精湛?来人,拿我的玉麒麟犀角雕弓来!朕要考考他!”

    慕之明低头忍笑。

    是文是武都逃不过皇上的考试啊。

    宦者速速取来皇上的宝弓,俯首奉给顾赫炎,顾赫炎双手接过,挽弓拉弦试了试。

    皇上兴趣盎然地问他:“这天上飞禽,体型多大的能有十足把握射落的?”

    顾赫炎未有犹豫,答道:“铜钱大小。”

    话音刚落,四下哗然。

    “铜钱?可不能说大话了,你爹在这,若是丢人,他也会拂了面子的。”皇上半调侃半认真地提醒道。

    “没有开玩笑。”顾赫炎语气坚定。

    “好,好,好。”皇上大笑,命宦者取三枚铜钱来,又怕顾赫炎是年少意气,多少有些自傲,低声嘱咐拿大些的铜钱。

    宦者取来三枚约两指宽,中间有方孔的铜钱,顾赫炎试了试,见宝弓所配的箭镞偏细小,虽然勉强但使力依旧能穿过铜币,于是朝宦者点点头,宦者退后数步,大力将铜钱往天上掷去。

    顾赫炎当即开弓如满月,三箭呼啸着直直刺向长空,还未等人看清,两箭钉入不远处的树干上,一箭扎在地上。

    有机灵的宦官立刻上前,将三支箭取回,呈递给皇上,只见那三支箭皆准准地穿过了铜钱中间的方孔,当是时,众人皆发出惊叹之声。

    慕之明前世就时常听闻顾赫炎的箭术登峰造极,可百步穿杨,如今亲眼见识到,赞叹之情溢满胸膛,敬畏之意留存三分,他如众人那般,忍不住看向那名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两人目光在空中撞上,皆一愣。

    慕之明万万没想到顾赫炎此刻会看向自己,连忙友善弯起眸朝他笑,谁知顾赫炎眉头一蹙,仓促地收回目光。

    慕之明当然没看见他眼底的慌乱,燕国公小世子在窘迫和无措中,头一次怀疑起自己的长相。

    “好箭术啊!”皇上大笑,誉不绝口,目光在慕之明和顾赫炎身上来回转悠,“我朝幸哉!后辈人才济济,雏凤声清,待到修文偃武、朗朗乾坤时,定能许下百年国泰民安,天下盛世!”

    群臣见皇上兴致如此之高,纷纷应和赞叹。

    顾赫炎被皇上这般称赞,没露出任何得意神情,宠辱不惊地双手将宝弓奉还给皇上。

    “不不不,这宝弓赏赐于你!好弓当予少年英才,才不枉它存世!”皇上乐呵呵的。

    顾赫炎反应极快,立刻跪下谢恩:“谢皇上!”

    “起来吧,此事毕,还有一事莫要忘了,顾家小儿,你所猎野猪,燕国公世子欲讨要,朕问你,可舍得给吗?”皇上笑道。

    顾赫炎微微怔愣,片刻无言。

    见他沉默,慕之明越发汗颜,心想顾赫炎这般犹豫,自己是不是夺人之美了。

    “舍得。”顾赫炎回过神来,连忙道。

    “好。”皇上连连颔首,当下命人把野山猪用冰封存,快马送往燕国公府邸。

    此事告一段落,皇上继续和众臣谈笑风生,论功行赏。

    忙碌至落日熔金时,春猎祭祀大典毕,一干人等准备启程回京城。

    贵妃娘娘在外头站了整整一日,一回到自己营帐就喊脚酸,仗着四下无旁人,毫无仪态地盘腿坐在软褥上磕瓜子。

    随她一起回营帐的慕之明哭笑不得。

    “离朱,来,过来。”贵妃娘娘朝慕之明招手。

    慕之明知她何意,几步走过去伸出手掌,贵妃娘娘笑眯眯地分他一半瓜子,让他坐一旁:“外头在收拾物件清点人数备马备轿,返程回京还需等会儿,我俩聊聊天罢,打发打发呆闷。”

    “悉听娘娘所言。”慕之明笑道。

    “对了。”贵妃娘娘‘咔吧咔吧’利落地磕着瓜子,“虽然你爹自恃满心的清高,但此次你择猎物,原是顾将军府邸的,那野山猪又不是弱小禽兽,其中还有皇恩浩荡,应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