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天黑的早, 如果只诸伏景光一个人出去买药,大概率是发现不了身后的跟踪者的。

    但巧就巧在,他们六个当中观察最细致的萩原也跟着一起去了。

    “我们只看到个背影, 还挺魁梧的。”萩原吃了口烤肉, 又将身上外套脱下来,“不知道有没有同伙,也不知道......”

    他看了眼白山, 省略掉的话不言而喻。

    他们当中最有价值被跟踪, 不就是这个白山公司的小少爷嘛。

    “我倒不觉得那个人想跟踪的是我。”白山抬手闻了闻手背,顿时一股药味直冲大脑。

    他皱出一张痛苦面具,嫌弃的吐了吐舌头, “好难闻。”

    “谁让你非要闻的。”诸伏景光无奈压下白山的手腕, 说归正题,“你刚才说那个人不是想跟踪你的?”

    可他们六个人里,也就白山跟座行走的银行似的, 不跟他跟谁啊?

    “不是我自恋,想绑架我,至少也得一个犯罪团伙起步, 不然他们根——嗷!QAQ景光你居然打我?”

    白山捂着被打的脑袋, 眼神又委屈又不可置信。

    打他就算了,还打得那么疼。

    打得那么疼就算了,居然还是景光打的。

    诸伏景光收回手,“该打当然得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

    白山嘟囔着辩驳一句,眼见诸伏景光又要抬起手, 顿时一缩脖子窜到降谷零身后, 搭着对方的肩膀, 挡在自己和诸伏中间。

    “我这么显眼,肯定不存在认错的可能,那人既然想绑架我,又为什么要跟踪你们呢?”

    “可能有团伙,分一个人出来跟踪他们,剩下的人继续监视烤肉店呢?”

    降谷零一边向后伸手护住白山,跟鸡妈妈张开翅膀似的,一边猜测说,“这样不就符合你的犯罪团伙定位了嘛。”

    “但如果是犯罪团伙,肯定会更谨慎,绝对不会选在一个即将要开烟花大会、人多眼杂的地方绑架一群高中生嘛。”

    “......说得也是。”降谷零被说动了。

    其实如果白山和他们一样普普通通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把跟踪目标单一的放到一个人身上。

    但对方不普通,大集团董事长独子,之前又经历过很多次绑架,所以一提到跟踪,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白山。

    但如果把白山刨除掉,剩下的人里,也就只有......

    “跟踪我?”诸伏景光紧皱着眉。

    他记起当时白山说过的,假设杀人犯发现了藏在柜子中昏倒的孩子,却没有对那孩子痛下杀手。

    第一个可能性是那杀人犯是单纯的自大和变态。

    第二个可能性是那孩子对杀人犯来说还有用。

    所以那个人很可能是杀害父母的凶手!

    诸伏睁大双眼,在意识到这点后,立刻就要起身再冲出去。

    “景!”

    “小诸伏,冷静点!”

    降谷和萩原一左一右把诸伏抓住,拦住他要冲出包厢的动作。

    诸伏景光像是突然从梦魇中惊醒,额头渗出了细密的冷汗,捂脸懊恼的坐回原位。

    “...没事,我知道现在肯定找不到他了。”

    “我们回来的路上看过了,这附近没有监控。”萩原研二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如果想找到他,只能等他下次露出马脚了。”

    “该死,这不就完全被动了嘛。”松田气得咬牙。

    伊达航拍了拍手,调动气氛,“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在这聊这些没什么用,先吃饭,吃饱了才能有力气追查凶手。”

    “没错,大家先吃饭吧。”诸伏深吸口气,脸上重新扬起笑容,主动拿着桌上的烤肉夹给白山和降谷夹肉。

    “景光......”白山也不躲到降谷身后了,看着和平时无异的温柔好友,伸手轻轻拽了拽诸伏的袖子,心中有一个念头悄然出现。

    “放心吧,我真的没事。”诸伏景光揉了揉白山的头,催促道:“先吃饭,不是早就说饿了嘛。”

    白山拉下诸伏的手握在自己手里,对方之前出去一趟,回来这一会儿功夫,手指还是凉的。

    他把自己掌心的热度传递过去。

    “我在想,如果...我是说如果和我们住同一家旅店的人真是工藤优作,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他问一下。”

    作为世界有名的推理小说家,工藤优作的推理能力很厉害,还经常因为帮助日本警方侦破案件而登上各种报纸、电视。

    在游戏里,和这样世界出名的人物相遇都是有用处的。

    *

    吃完饭后,六人走回旅店。

    旅店前台仍是那位给他们纸箱子的中年妇人,对方显然也记得他们,“阿拉,欢 我在柯学世界当五人组幼驯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