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一听何小满说陈玺可能是被某种邪祟之物操控,江丽心急的不行。

“带我去那个人的家。”

“不行,三岁以前你别想随便离开老宅。”何小满一口否决。

江丽并没有因为何小满后面的话怒不可遏,反而露出了从医院直到现在才有的第一个笑容。

听到孩子们是安全的,她的一颗心无限循环的都是这个消息,完全没在意何小满后面都说了什么。

鬼王一只小手指扒了一下自己的下眼睑,嘴巴发出极致鄙夷的“卟卟卟”的声音,何小满顿时理解了这句婴语的意思。

江丽越想越怕,一想到自己的一对宝贝疙瘩现在正落到黄玉萍那个贱人的手里,两个孩子还一点防备都没有,她就怕得浑身哆嗦,没有一点力气。

而此刻的何小满,于江丽来说和神明无异。

“没有人比我更能收伏

一个陌生的宝宝可能会无缘无故对你笑,但是他若是无缘无故非管你叫妈,这绝对不是因为黄玉萍是江丽的表姐的关系。

喻生欢翻了个萌死人的白眼,逗得喻敏哈哈大笑把自己的手机解锁递给他。

送江丽回去自己的房间,何小满又跑去撒娇卖萌的跟外婆腻歪了好一阵,哄得老太太眼泪都笑出来了才又去了喻敏那。

手机上准确无误的打出了这五个字。

何小满秒懂:“就是所谓的养小诡?”

她忽然对“临时抱佛脚”这句话有了很深的感悟。

何小满依稀在她脸上竟找到了类似张彩华的笑容。

事出反常必有妖。

当有了自己无论如何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出现时,很多人都会把希望寄托给神明。

何小满给江丽分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让这个只知道养娃养男人养鸡的初中同学相信,别人或许无辜,黄玉萍绝对山里红烂腚——不是个好栆。

如今时过境迁,江丽的那场出轨已经无迹可寻,何小满可操作空间只有陈玺认妈这件事。

江丽两次想要爬起来给何小满磕头,都被何小满给阻止了。

何小满想着如果不是那一双儿女,可能江丽也已经是一抔黄土掩余生了。

“鸡?鸡成精了?”何小满愕然。

又到了小黑出马的时候了。

何小满微卷着小指在江丽的茶里悄悄滴了一滴灵泉水,这个才三十不到的女人看着竟有了五十岁人的迟暮之态。

喻生欢点头。

“有人请婴神。”

但是江丽死活不同意这一点结论。

喻生欢的一指禅功夫和表达能力简直浪到飞起,可以预见未来王者农药大军中必定要新增一员猛将,不但手速奇快还是个嘴炮王者。

任谁一门心思扑到整个家庭里,儿女双全,生活富裕,夫妻又是自幼青梅竹马的缘分,忽然之间什么都没了都会崩溃。

“你不要慌,你不是说黄玉萍四天以后在锦水渔港举办订婚宴吗?看这样子以后还会有盛大的结婚宴,我猜黄玉萍肯定是个极好面子十分虚荣的人,起码在他们结婚之前,你的两个孩子肯定都会无比安全,因为他们俩还需要出席订婚宴和结婚宴呢,这才能证明黄玉萍的好人品,才能把作为对照组的你踩进泥坑里去。”

把江丽的事情简略说一遍,侧重说了自己的怀疑,喻生欢只说了一个字:“鸡。”

那是天底下母亲都会有的笑容。

江丽急得直搓手:“小满,你说她会不会还要害我的大囡?哎呀,我本来是想留着大囡在家里能照顾弟弟,可没成想他们会用这种污糟玩意儿祸害人啊,复不复婚都好说,小满,你帮我救救大囡跟小宝,小满,小满……”

手机上喻生欢再次打出一行字来。

江丽听何小满说的头头是道,眸光渐渐明亮,就连身上那股颓丧的郁气也消散不少。

她舍不得自己的男人,舍不得自己的家,舍不得倾尽了小半辈子的养鸡场和自己千万的家业,可是这一切在儿子的安危面前都需要靠边去。

“小满,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看了太多宫斗宅斗小说,也经历了不少节界里面的人心险恶,何小满甚至阴谋论觉得陈朝晖也参与了这次谋算。

否则他为什么不认自己亲妈一奶同胞的亲小姨江眀?

那是她自己在笑别人看了却想哭的一种笑容。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