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第二天要上班,当天麻将打到十二点结束,秦峰赢了一万多,输的最惨的自然是彭伟。【清静阅读】

    彭伟送秦峰上车,秦峰坐在驾驶位上,把彭伟留在麻将桌里的钱拿了出来递给了彭伟。

    “秘书长,这……”

    “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跟我没必要来这一套,搞好跟林兴志的关系就行。该做的我都替你做了,以后路走的怎么样就靠你自己努力了。”.

    秦峰开着车回家,他已经困得上眼皮打下眼皮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秦峰跟着周启明来到了市委的小会议室里。

    虽然是小会议室,但是越小反而越重要,不管是常委会还是五人小组会议,都是在这个会议室里举行。

    五人小组会议不算是个正式的会议,他更像是常委会之前几个主要市委领导之间的一个意见交流会,五人小组会议主要研究的是人事任免方面的问题,一般重要的人事提名会先由五人小组会议讨论后进行决定,在五人小组会议决定了提名人选之后再交到常委会上通过。

    秦峰跟着周启明走进了会议室,马宏宇和罗楚、章东宇和刘洪昌互相对坐在会议桌的两边,把最上方中间的位置留给了周启明。

    秦峰把周启明的茶杯和需要的文件放在周启明面前,然后就准备离开了。

    这么重要、规格如此之高的会议他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秦峰正准备离开时,周启明叫住了秦峰:“秦峰,你留下做一下会议记录吧。”

    秦峰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这时旁边被许仁贵安排坐在那做会议记录的委办工作人员连忙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这个会议是由许仁贵组织的,但是他也没有与会的资格,许仁贵站在旁边看了眼秦峰,然后也与这位工作人员一起离开了会议室,并且关上了门。

    秦峰坐在了旁边记录员的位置上,拿起笔准备记录。

    “好了,我们开会吧。”周启明喝了一口茶后开始说道。

    “今天我们主要讨论一个话题,那就是黄龙县相关的人事任命问题。范程自杀,黄龙县出现腐败窝案,由此空出了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副县长和一个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三个重要位置。黄龙县目前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加之又马上过年了,要保证过年之前的稳定,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把相关岗位的人员给补齐。”

    “县委书记这个职位是由省里任命的,我们只负责提出推荐人选,大家都谈谈各自的意见吧,东宇同志,你是组织部长,你先说。”周启明开口道。

    县委书记是省管干部,东阳市并没有任免权,只有推荐权。其不在东阳市组织部管辖范围之内,所以也就不像其它市管干部那样先由组织部推选出几个候选人出来进行讨论。

    “我这边倒是没有想到特别合适的推荐人选,不过我认为就黄龙县目前的局势来看,我认为我们的推荐人选首先应该要对黄龙县的情况十分了解,并且能够稳定黄龙县局势。”章东宇接过话说着。

    “黄龙县目前的情况十分复杂……”章东宇就他提出的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诉说。

    “东宇同志说的有道理,熟悉黄龙县情况这点很重要,黄龙县形势危急,没那么多时间让新的县委书记去慢慢了解情况,必须一上任就能迅速地开展工作,稳定局面。”

    “洪昌同志,你有推荐的人选没有?”周启明又问着刘洪昌。

    “我是纪委书记,我提一点我对推荐的黄龙县县委书记候选人选的建议,黄龙县发生如此重大的腐败窝案,虽然范程已经自杀,其他调查出来的人员也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但是,这次黄龙县的腐败案牵涉如此之大、程度如此之深,让人痛心疾首,也非常的震惊。”

    “我认为,黄龙县的问题不在哪一个人,黄龙县的腐败问题也绝不可能在这次一次的行动中就被一扫而尽了。黄龙县的问题是出在了所有干部的意识里,这才是黄龙县这次闹出这么大问题的根源所在。”

    “要想彻底解决黄龙县的问题,反腐倡廉的高压政策必须常态化的长期进行下去,而且也要从党员干部的思想觉悟上进行教育,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黄龙县存在的问题。”

    “所以呢,我个人建议,基于黄龙县这次从腐败窝案里反映出来的问题,我认为应该任命一位在纪检战线上工作或者是有着纪检工作经历的同志去黄龙县担任县委书记,只有这样,才能继续保持反腐高压态势、彻底根治黄龙县党员干部的思想作风。”刘洪昌说道。

    刘洪昌说完,秦峰敏锐地察觉到了马宏宇皱了皱眉头。 宦海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