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具体的推荐人选?”周启明问道。

    “我推荐纪委副书记胡佳芸同志。胡佳芸同志长期在纪检战线工作,非常优秀,而且这次针对黄龙县的腐败窝案是由胡佳芸同志一手抓办的,她对黄龙县存在的各种问题十分的清楚……”刘洪昌开始详细地诉说着推荐胡佳芸的理由。

    刘洪昌说完之后周启明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市委副书记罗楚:“罗楚同志,你呢?”

    “我们这次是向市委推荐,所以我认为在推荐人选的确定上,我们不仅要考虑黄龙县目前存在的问题,还要考虑一下我们推荐的人选是否能在省里通过。”

    “我的意见是要么不推荐,要推荐就一定要确保在省里能通过。所以我们在考虑推荐人选的时候还要多站在省里的角度上来看待一下问题。”

    罗楚也并没有提出具体的人选,也没有发表任何有指向性的意见,秦峰感觉罗楚有点和稀泥的感觉。

    周启明最后看着马宏宇问道:“宏宇同志,你说说意见吧。”

    “刚刚大家提的意见我认为都很有道理,不过我认为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大家都没有提,这就是稳定。”

    “我们在考虑推荐人选的时候,一定要结合黄龙县目前的实际情况进行考虑。黄龙县现在千疮百孔,人心惶惶。人心不稳才是最大的隐患,而稳定也是大局中的大局。”

    “我们在考虑推荐人选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能不能保证黄龙县的稳定大局。”

    “黄龙县在扫黑除恶和腐败案发生之后,整个县委县政府几乎都处于瘫痪状态,特别是黄龙县公安局,总计二十多名干部被带走调查,整个黄龙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而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贺新平同志站了出来,主持黄龙县的全面工作,逐渐地稳定了局面。从这能看得出来,贺新平同志是有稳定住黄龙县局面的能力的,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调派一个同志下去担任黄龙县县委书记,这不利于黄龙县的稳定,很可能把现在刚刚稳定下来的局面给打破,重新闹出大的风波来。”

    “贺新平同志在黄龙县工作多年,对黄龙县的情况非常清楚,更能准确地把握黄龙县存在的问题。另外,这次扫黑除恶和反腐行动力度如此之大,而贺新平同志没有牵涉其中,这就足以说明贺新平同志的政治觉悟和党性是经得住考验的。”.

    “所以我认为,无论从黄龙县稳定的大局还是以后对黄龙县发展来考虑,贺新平同志都是黄龙县县委书记的不二人选。”

    “同志们,黄龙县现在很脆弱,不能再出任何问题,如果黄龙县再出任何问题,我们都将是罪人。”马宏宇声情并茂地道。

    马宏宇这话其实是说给周启明听的,在马宏宇看来,黄龙县如今这个局面不就是周启明给弄出来的吗?如果黄龙县要是再出问题,这个责任谁来负?这个罪人谁来当?自然指的就是周启明。

    当然,马宏宇这话其实就是在威胁周启明,如果周启明不让贺新平当这个县委书记,马宏宇一定会让黄龙县不稳定。

    “宏宇同志,贺新平同志的确很适合,但是这里有个情况我得给大家说一声,这个周末我去拜访了省委胡书记,向省委胡书记汇报了工作,主要是就黄龙县的相关问题请示一下省委的意见。”

    “我当时也谈了贺新平同志,胡书记让我不要考虑贺新平同志,省委对贺新平另有任用,相关手续应该会在最近下来。所以,贺新平同志就不在我们的考虑之列了,不仅不考虑,我们还应该讨论一下贺新平同志调离之后的人事安排,一并向省委进行推荐。”周启明微笑地说着。

    周启明说完这番话之后马宏宇脸都绿了,这么重大的人事调整,作为市长他却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当然,马宏宇不会怀疑周启明这话的真实性,这是五人小组会议,说的每句话都会被记录在册的,没有人敢在这个会议上乱说话。

    像这么重要的消息,周启明按理说应该提前与马宏宇通气,但是周启明却并没有,这就让马宏宇现在十分的被动,显然,这就是周启明想要达到的目的。

    在五人小组会议之前,周启明见了罗楚、章东宇和刘洪昌,就是没有与马宏宇之间进行会谈。

    从这个细节秦峰也感受到了周启明对待马宏宇等人态度的改变。 宦海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