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老花落,已经笑呵呵,跟着小年的身影,离开了钢琴房。m.qiweishuwu.com

    原地。

    孙缈缈不由得望着他老人家的背影愣神了几秒钟,随着她回过神来,她微笑起来:“许久没见,老师脾气依旧。”

    不再久留,孙缈缈跟上了老人家的背影。

    “许老师,我们该回去了。”韩雨柔眨眨眼,上前,拉了一下许菲菲的衣袖:“学校还有表演,再迟一些,就赶不上了。”

    回过神的许菲菲勉强露出笑容,她点头:“好。”

    一直到许菲菲带着韩雨柔离开。

    许菲菲都没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一个还在念幼儿园的孩子,竟然能够做到,听一遍后,就能完整复刻整个曲子。

    这种天赋,真的强的有些可怕了。

    这一瞬间。

    许菲菲才理解,孙缈缈为什么会如此自信了。

    京城。

    幼儿园。

    六一表演十分成功。

    尤其是小年同学的钢琴独奏,更是在今天的表演中大获好评。

    小年向着台下的所有观众鞠躬致谢,她笑眯眯冲着台下的小傅礼笑了笑,然后目光又看向其他的好朋友。

    听着大家发自内心的鼓掌,小年恋恋不舍地走下舞台。

    她望着舞台出入口,已经等待她的爹地还有哥哥们,她知道,他们该走了。

    走下舞台之前。

    小年又忍不住回头,朝着自己亲爱的同学们看了一眼。

    她冲着大家挥手,仿佛在做最后的告别。

    几分钟后。

    一辆黑色加长款保姆车,缓缓驶离京城幼儿园,然后,朝着京城国际机场而去。

    车上,小年正伤感,回过神,她才注意到,妈咪,好像不在车上?

    咦,妈咪呢?

    京城。

    位于郊区的一座墓园中。

    蒋翩枝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裙。

    她的身材与生宝宝之前无异,仿佛岁月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改变。

    如果非要说什么改变。

    比起去年回国时,她冷漠的眼睛里,倒是多了几分烟火气,没以前那么生冷了。

    她站在那座刻有许白焰三字的石碑前,站了很久。

    她早就想来看一看。

    没想到,一眨眼,就过了这么久了。

    许白焰的石碑很干净,像是经常有人来打扫。

    站了不知道多久,来之前,蒋翩枝想要在墓碑前说的那些话,此刻却都说不出来了。

    她回过神,上前,将怀里的白色雏菊放在墓碑前。

    做好这些。

    她不再停留。

    转身。

    离开了墓园。

    墓园重新恢复了安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欧洲。

    机场。

    一架私人飞机抵达欧洲机舱时,蒋家的人,早就已经派了车队在机场等着了。

    随着舱门打开。

    蒋家老三蒋行舟,已经笑眯眯站在底下恭候多时了,他身上又换上了往日华丽的西式服装,双手抄进口袋,斜斜靠在车门上,微风一吹,他的长发在风中飞扬。

    舱门打开,第一个下来的人是蒋老爷子,他没好气地瞪了蒋行舟一眼:“还在那边摆什么ose!赶紧过来,接你外甥!”

    听着熟悉的骂骂咧咧,蒋行舟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他站起身,上前,乖乖按照老爷子的话,将三个小外甥牵了过来。

    蒋翩枝走在后面。

    她怀里的小团子被包成了一只小粽子,已经在她的怀里乖乖睡着了。

    蒋家老大蒋封行,此刻也上前,他的目光落在翩枝怀里的小团子身上。

    看到自家血脉的延续,稳重如蒋封行,也不由得红了眼眶,他将孩子接过抱在怀里:“小妹,路途劳顿,你辛苦了。”

    “不辛苦。”蒋翩枝摇摇头,她疑惑看向人群:“二哥呢?二哥还在忙?”

    从她离开欧洲后。

    二哥就仿佛失去了音信一般。

    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她都没有再听到二哥的消息。

    此刻。

    提起二哥。

    老爷子也怒了:“千均那臭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他在哪?为什么不来接我!”

    蒋家老大蒋封行停顿了一瞬,表情不自然开口:“......母亲苏醒后,罚千均去了金三角历练,到现在他还没有回来。”

    这句话一出。

    蒋翩枝也愣了一下。

    她还是刚知道,二哥被母亲罚去历练了。

    与此同时。

    金三角区域内 三个缩小版大佬带百亿资产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