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墙上被砸出一个坑,傅七连忙安慰道:“家主,您冷静一些,别为了这种人着急上火……”

    “你让老子怎么冷静!”傅宏气笑了,“老子竟然在自己的家里被一个小辈五花大绑了,传出去老子的脸还要不要了?”

    傅七说道:“没想到几年不见,薄寒舟身边多了这么多高阶武者。www.moweiwenxuan.com”

    “他不就是用钱收买人心么,什么高阶武者,要不是他搞突袭,老子怎么可能被他弄得这么狼狈?”傅宏恨得咬牙切齿,“老子要找更厉害的武者过来,他今天别想活着走出傅家大门!”

    “家主!”傅七急忙道:“薄寒舟能公然上门挑衅,肯定是做足准备的。”

    “那你说怎么办?”傅宏一脸漆黑。

    傅七想了想,说道:“霸主曾经说过,禁止世家在北州豢养多名武者,就是避免再现当年罪恶之州的惨景,一个世家,高阶武者的数量是不允许超过百个的。”

    “可他今天带来的人,肯定超过百个了!”

    “如果我们将这件事上报霸主,以霸主雷厉风行的手段,薄寒舟肯定要受罪,不死也脱层皮!”

    傅宏听了他的分析,慢慢的冷静下来,“你说的对,霸主是不允许世家豢养很多高手的,薄寒舟早就离开北州多年,他从华夏带了这么多高手过来,肯定没有经过霸主的审核,霸主如果知道了……”

    “他一定完了!”

    想到这,傅宏满脸狠毒,吩咐傅七,“你快去主上府邸通报霸主一声!”

    “我想办法拖住这小子,不会让他离开傅家。”

    傅七点头:“好,属下快去快回!”

    傅宏阴狠的望向窗外,结果看见薄寒舟带来的人正在花园里燃烧纸钱元宝,还放起了鞭炮。

    他脸色一沉,黑得不行!

    祭祀法事一直持续到傍晚,薄寒舟在姜慈的指引下完成了对爷爷的祭祀。

    傅宏以为薄寒舟祭祀完就要走了,赶紧出现阻拦,“侄子!”

    薄寒舟转身,似笑非笑道:“你在叫我?”

    “是啊侄子。”傅宏笑眯眯地走过来,那和蔼可亲的样子好像白天被五花大绑的是别人似的。

    “今天的事完全是个误会。其实老爷子的忌日我一早就安排傅七去办了,谁知道他是个没用的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

    “寒舟啊,你放心,叔叔我已经惩治过傅七了。”

    “说到底,咱俩才是一家人,何必闹的这么难看呢,你说是吧?”

    薄寒舟心中冷笑,要不是知道叔叔是个阴狠毒辣的笑面虎,他说不定会被他糊弄过去。

    可惜,他已经不是小时候的他了!

    “叔叔,有话直说吧。”

    傅宏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你我数年没见,你今天留下来吧,咱们叔侄吃顿团圆饭。”

    薄寒舟:“……”

    傅宏还真是不怕自己掀桌啊。

    “好啊。”他一笑,欣然答应。

    傅宏求之不得。

    两人真像不计前嫌似的,笑着去餐厅用餐了。

    姜慈也被受邀去吃饭。

    在饭桌上,看着叔侄俩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姜慈笑而不语,默默吃饭中。

    酒过三巡后,傅宏醉醺醺地问他:“侄子啊,你从哪整的这些高阶武者?”

    薄寒舟笑道:“叔叔看错了,他们只是一般的保镖,不是什么高阶武者。”

    “哎呀,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这样瞒着就没意思了啊。”傅宏感叹道:“你真是长大了啊,连自己亲叔叔都瞒着。”

    薄寒舟心中冷笑,既然知道还问个球。

    不过,他倒是注意到姜姜的饭量没有以前多了。

    肯定是傅家的饭菜难吃,才会让姜姜吃的少。

    他真想掀翻桌子,拉着姜姜出去吃好吃的啊。

    姜慈埋头吃饭时频频感受到薄寒舟在盯着自己,一抬头,却见他压根没看自己。

    几次下来后,她放下碗筷,刚要说点什么。

    忽然,她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来了,而且不止一个,四面八方都有!

    “哦豁,好戏上演了。”姜慈端起高脚杯悠闲的抿了口红酒,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家主。”傅七走进餐厅,朝傅宏使了个眼色。

    傅宏心领神会,瞬间拍桌而起,“薄寒舟,你好大的胆子!”

    “叔叔?”薄寒舟故作不解。

    “你竟然私自养兵!”傅宏边说,边退到安全范围里。

    他话音落下,数十个北州执法员冲进餐厅,把薄寒舟团团围住。

    “哪个不长眼的敢私自豢养高手?”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走进来,他身形高大,显得气势更加威猛霸道。

  从地狱回来后,真千金她杀疯了最新章节!